BMK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MK

博文

罗大冈译《波斯人信札》中的一个编辑校对失误

已有 2417 次阅读 2020-10-8 01:09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前几天整理书架,看到《波斯人信札》一书。前一段,有人回忆文革时的读书,列有长长的书单,其中包括这本书。当时在某群,颇有人不以为然,说文革里中学生不可能读这么多书。我不同意这种推断,拿我自己的经历说明文革中通过各种方法还是可以搞到书读的,结果被群殴。现在想来,我当时的说法也不很严密。我1965年初中毕业进入一所职业学校学习(在校期间学校改称中专),1968年进纺织厂当工人,得到书的途径比下乡的人多些。另外,我说自己读过《波斯人信札》,并且马上说出是孟德斯鸠所著,罗大冈译。言之凿凿,其实不十分确切,因为架上的这本书很新,曾随便翻一翻,不能算读过。要说读过,《战争与和平》《静静的顿河》《双城记》等,当之无愧。《史记》《杜甫诗选》(冯至选注)等也可列入。无论如何,《波斯人信札》不能充数。所以这两天放在枕边抽空读一点。

    现在我可以说读过了。比如,我知道书中每封信落款的月份用波斯古历法的名目。二月写为赛法尔月(信一《郁斯贝克寄友人吕斯当》),一月写为穆哈兰月(信二《莎嬉寄吕斯贝克》),三月写为赖比尔·尼勒·安外鲁月(信五《吕斯当寄郁斯贝克》)等。译者罗大冈并说明:“这些月份的译名,一律遵照马坚教授编译的《回历纲要》(一九五五年上海中华书局第一版)”。【本博注:《回历纲要》一书原文未用书名号而用引号】更为重要的是,我发现书中有一处很微小的编校失误。

      《波斯人信札》信十题目写为《彌尔薩寄友人郁斯贝克》,而信十 一题目是《郁斯贝克寄弥尔薩》。信的正文都用"弥尔薩",全书应该统一才是。我这不是挑刺,而是说明真的读过,而且比较认真。

     顺带说一下,我读书虽然总的来说比较马虎,但有一个好习惯,就是书买回来先读前言、序跋。这可能是我说自己读过这本书的一个缘由。现在摘一点此书译本序的内容,作为纪念。 

     译本序中说,《波斯人信札》的作者孟德斯鸠在书中所表达的主要政治态度是对法王路易十四的憎恨。这位独裁者对于新教徒的迫害,使得“许许多多信奉新教的企业主、技师、熟练工人,扶老携幼,带着家财细软,纷纷迁离法国,走上流亡的道路。其中有一大部分后来定居在信奉新教的德国、瑞士等地,大大地帮助了当地的产业革新与发展。路易十四统治下的法国,损失了这一批新的生产事业的人材,后果是很严重的,使当时正在开始发展的工商业一时陷于瘫痪的状态。”(第7页)序中说,路易十四在位五十多年,不可一世,但他一死,“全国上下都松了一口气,大家公然表示高兴,表面上是‘国丧’,实际上几乎成了‘国庆’。大王虽死,小民犹有余忿,以致宫廷治丧处白天不敢把先王的灵柩抬出来,只好趁着夜色昏黑,偷偷出殡。”(第六页)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1888-1253542.html

上一篇:《新唐书·礼乐志》的开篇——读两《唐书》诸志札记之一
下一篇:《新唐书·选举志》一处标点的商榷——附抄唐代官员铨选标准

3 刘炜 尤明庆 张晓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20 00: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