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K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MK

博文

鸟的家

已有 715 次阅读 2020-5-10 17:54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我喜欢小动物,特别是鸟儿。它们或高翔,或低飞,姿态优雅,让人歆羡。我出生的时候,正是新旧政权交替之际。作为一个旧时代的新女性,母亲怀着知识分子的梦想,期待新政权给孩子带来自由翱翔的空间,所以给我起了“小鸥”这个名字,伴随我的一生。这算是我与鸟儿因缘的起始吧。

        差不多二十年前,小女儿刚上幼儿园贝贝班的时候,学念儿歌,我跟着学了一些,时间太久,大部分都记不清了,《高山上有高树》这首还能够背诵下来。十年前,我写过一篇名为《儿歌》的博文,记述了与这首儿歌有关的一次活动。文章说:       

        前几天,我们植树后,到位于大兴的北京野生动物园游览。一进动物园的大门,我发现林中的许多树杈上安置有人造的鸟窝,就指给孩子看。孩子很感兴趣。她妈妈也来了兴致,对孩子说说:你记得小时候的那首儿歌吗?孩子一时没想到妈妈所指,妈妈背诵起来: 

    高山上,长高树。 

    高树上,鸟儿住。 

    鸟的家,开窗户。 

    离月亮,差三步。

 

      这首儿歌,我因为跟孩子一起读,也背得很熟。当时只觉得适合孩子的接受水平,对它的艺术特色想不到要分析一下。这次回来后想,这首儿歌不就是一首诗吗?而且颇得太白的神韵呢。(李白《夜宿山寺》:“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 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今天想起这愉快的往事,却是因为一个令人难受的社会新闻。昨天,在朋友圈里看到一则信息,说是北京丰台区东高地梅源里小区出动绿化队的吊车,把小区树上的鸟巢都给捣毁了。原因是一只不识相的鸟儿,把鸟粪拉到了某人的汽车顶上。有图有真像,但我还是难以相信。这种行为,与时代太不合拍了。

       三十多年前,我在郑州生活。一天,《郑州晚报》刊出消息,说行政区马路两边的法桐上飞来许多鸥鹭。市民都以为是大好事,纷纷写信给编辑部,表示要爱护这些可爱的人类伙伴。鸟儿停驻,证明自己生活的空间的生态良好啊。我专门骑车跑去看,马路上落有许多鸟粪。清洁工每天冲洗,虽然辛苦,并无怨言。是动物总是要排便,鸟儿也不例外。这个拆除鸟巢的人,能够调动绿化队的吊车,想是有权势的人,但他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可难道不怕上天报应吗?



【附言:博文写好后,得知事件有了新的进展。梅源里小区又出动吊车给鸟儿安了人造的巢穴,还拉了横幅,要求人们爱护鸟儿。小区还贴出告示,让人们提供拆除鸟巢的线索。有心人在网上贴出照片来,给鸟儿搞拆迁的,前后是同一台吊车!这是哪儿跟哪儿啊。太侮辱网友的智商了吧。】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1888-1232549.html

上一篇:三遇校园刺猬
下一篇:孔子与华夏五千年文明史观

11 舒红 郑永军 武夷山 冯大诚 徐长庆 邹桂萍 许培扬 刘钢 李学宽 王汉森 刘炜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5 11: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