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特居士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citeJushi

博文

旧博文中一个小巧的重要失误

已有 992 次阅读 2018-8-29 10:43 |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bug, 屏蔽, 奇异向量, 规矩, 勾股定理

博文《从邵逸夫奖经MRI笼式线圈到奇异向量之乱》(2014-06-20,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29a92140101qbuc.html)有句 

"2013至2014年,同事企图做化学位移成像的研究时,与居士神吹胡侃过此类。"

这里有了“关键”Bug!以前没发现,今晨看旧备份,一下就注意到了。

实际上,2013和2014年,居士一直在乡下老家(PRC 629207)。

当然,那个时间与前后文和标题的意味,明显不合。时间,应为2003、2004;地点,在CMU。幸好,居士已有些机会申明了,主要经历和所在地。

在科学网,2017年下,博文被屏蔽了,这让人一看就知。上传不了图片,甚至,试插入图片后,在图片后的原已正常的文字,也随之不见了,这种问题绕不过去,容易被发现。过去,曾在博文中贴程序源代码,结果有时在显示中某些字符自动变了(格式可能不兼容),甚至有些语句不全了,这也较明显,居士就可能较快处理,如试换语句,把它复制回来,重运行。

但是,类似上述的时间的失误,容易被忽略,造成某些麻烦。作为新浪网的赛特(Scite,有时键入了塞特)居士(Jushi)的博文的独立且唯一作者,也是其唯一的科技研发者,对种种缺陷,感到抱歉。如果那些博文有功绩与光荣,就把它们归于天恩地德;若有缺陷或致惩罚,则把其罪留与居士——唐白玉!假如,能赚回点儿商业收益的话,那就给新浪,算作版面费和维护费。

记得,那个同事姓名发音是“荣光弟”,人们叫他KT(台湾拼法。类似地话,可叫居士BY。方便老外发音)。他是MRI方面的诺奖得主的华裔学生。

居士在CMU的“两年”中,他常来Lab做“自愿”(似乎一直无报酬)研究,晚上还可能加班,想做针灸、CSI、RF线圈,写过MRI鸟笼线圈与经络的论文。娶个老外,离了。一儿一女,那时都还是漂亮小孩,有时会随他来Lab玩。

似乎Lab老板的意思是:他要自己申请到可行的项目,才能有正式职位。但要有个研究职位和资助项目,太不容易了。居士希望他一直还好,别因这里提到他的姓名而受伤害。

居士不确定,毕达哥拉斯自以为发现勾股定理时,为何宰牲以酬谢神的启示;没亲耳闻,商高与周公讨论规矩勾股径;更未亲眼见,大禹依靠规矩准绳治水,伏羲如何作天文测量历法。不过,文献说的准绳、女娲伏羲手执规矩图,会使居士回想起,儿时老家那些工匠常用的墨斗、弯尺;小时候,就学说“勾3股4弦5”;写博文时,脑海中常隐约现它们的古韵朴影。奇异值分解及其应用,可借它们简化理解。

奇异值分解的算法质量和应用,是重要的事情。但是,费解的是,其文献资料也有点似乎早就不该的乱。有消息说,Google有奇异值分解的并行算法。居士曾试图进入Scilab的SVD源代码,运行命令edit svd,但是被告知不可能(edit: svd is an uneditable hard coded function)。

2014年6月20的博文,之所以提到奇异值分解的问题,更因为它已经关系到居士的麻烦、困惑、模糊地受迫害狂想:

1).曾写的关于线圈设计的初稿中的图片的生成程序,不能重现用了奇异值分解的旧图,但都可能合理(不宜想“学术端不端”,因为几页在CMU之前虽已写好,但只有自己个人看过,连老板和同事都该没见过,这样,为何要不端呢)。

2).极点估计的状态空间算法,只用数据矩阵的奇异向量,而抛弃了奇异值。受影响如何呢?

3).假设,某些东西,如基本工具、可重复性问题、SCI“虚荣”等,被劫持、操控、利用,那么其结果是什么呢?问一问,用的什么?做了什么?写了什么?多少多久纠缠有积极意义,或许损耗?谁获利?谁正谁邪?

4).已假设有更大麻烦,就可视CMU等的Lab是居士的“殉葬品”,这可以解释:为何离奇地非要把某些明显的混账强加给居士,而某些人反而有了功劳似的?别有用心?

5).与小波有关的麻烦已可见于博客中。不过,从居士是学生时起,一直关心的主要是最近邻分类实验尤其直流的影响,而不是离散小波序列和阈值降噪,很久未了解到小波工具箱和Wavelab那样的东西。因其分类结果看起来是最好的,故想把它整得很扎实了,包括把握好问题,那才感觉好!

6).提到奇异值分解、主分量分析、K-L坐标系逼近和降噪以及数据压缩时,把它们与小波包的主意联系起来,这似乎很早不该是困难,那么,工具箱的小波包尤其降噪,好像久陷在某个并不优良的地方,这有何益呢?

7).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居士以为随时都可能离世,遇见主动显能者、帮助者或善意的暗示、“指导”,首先假定:来者不善、别有用心,除非有明显格式正当的身份或清楚可信的解释。


这些年,其他人们耳闻目睹了什么呢?谁上前来,面对问题,登台面,沐浴阳光?

请科学网,以大局为重,解除对居士博文的屏蔽?


            新浪赛特居士SciteJushi-2018-08-29(这会儿上新浪慢,仅这里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0150-1131640.html

上一篇:[转载]临界极点模型拟合以及零难和多项式加权序列
下一篇:谢谢——这下对了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20 04: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