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cyzm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cyzm 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博文

青椒13:坦然的做着不入流的科研? 精选

已有 18807 次阅读 2015-10-15 22:37 |个人分类:青椒|系统分类:教学心得|关键词:青椒| 青椒

   前两天屠姥姥拿了诺奖,科学网被老太太刷屏,风头正劲。

   昨天看到领域内一位青年才俊的论文发表记录。他年龄应该比我还小,但论文的数量和质量都远胜于我引用过千,Hindex15,一作好文接近10篇。虽然有如此的实力,他居然还蜗居在某3线城市非211高校里作副教授。哎,自己不仅远远的不如牛校的年轻教员,其实比起二流高校的优秀青年教师也大大逊色了。

   今天下午去医学科学院苏州系统医学研究所谈合作。说到系统医学所PI都有大概两百万的科研启动经费;另外再配一个副研究员,又相当于5100万的人员费。科研院所不需要教课纯科研。“纯科研+强大的团队和资金”vs “半科研+少的可怜的资金没有团队”。可以想象,自己的科研速度和质量根本没法和人家竞争。

   离开科研的前沿日久(也许从来没在那待过),已经越来越搞不清楚大家在做什么东东。科研慢慢的不再不可或缺。我从不讳言自己的科研策略: team实力太弱,进展太慢,根本无力和别人竞争。我只做冷门方向,只做别人不做的东西,如果领域里有大实验室进入我转身就走。

**

   据说人在30岁左右的时候要过一个坎,承认自己永远也成不了自己想要成为的那个人。人的科研生涯应该也有类似的阶段: 总有一天,大家要承认自己的科研不是自己梦想中的样子。现在的我应该已经进入了这个阶段,算不算是成长的一部分?

   好在已经没有了职称上的压力,下面只需要按部就班的做一点喜欢的东西,不再关注到底能走多远。

   坦然做些不入流的科研,也许离科研的本质更近,说不定是好事?

   这么想想也算聊以自慰。

--

往日博文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22469-928435.html

上一篇:天朝3:欲练神功,必先自宫
下一篇:蛋疼4: “生于不义,死于耻辱”的户口制度

27 陈楷翰 黄仁勇 邵鹏 沈律 黄永义 李万峰 蒋敏强 白龙亮 刘淼 蔡小宁 陈南晖 翟远征 刘晓锋 钱磊 王春艳 胡方云 曹贺贺 杜亮 陈凯敏 梁洪泽 杨正瓴 徐媛 刘克 ddsers biofans wqhwqh333 gaoshannankai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6 21:4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