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科学交流团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sc70 武大

博文

后疫情时代的学术交流:开放、高效

已有 877 次阅读 2021-8-15 10:46 |个人分类:科学交流|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引用本文请注明出处

作者:Liz Bal          译者:冯凌          校译:贺琳

来源:https://scholarlykitchen.sspnet.org/2021/06/23/guest-post-open-and-faster-scholarly-communication-in-a-post-covid-world/

 

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的持续影响下,人们迫切需要有效的科研成果为决策提供信息这一特殊背景使得学术交流的速度和开放性得以彰显。一方面,研究人员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预印本服务器(preprint server)和机构知识库(institutional repository,又名机构仓储、机构典藏库等)上分享他们的初步研究结果,激发了各种预印本同行评审倡议。另一方面,期刊出版商在创纪录的时间内处理了稿件,减少了稿件从提交到出版的时间消耗。可以说,我们对Covid-19的大部分了解是通过使用关键数据共享基础设施实现的国际层面的数据共享与合作而获得的

虽然学术界以非凡的开放性、速度和协作水平对Covid-19带来的冲击做出了回应,但我们在向开放研究过渡的过程中仍然面临着一些关键挑战及其展现的机遇。

 

1 开放对学术论文的访问权

许多主要的学术出版商采取了可喜的举措——取消了Covid-19相关研究的付费墙,让所有人都可以免费访问。然而,这也凸显了加速向所有研究完全且即时开放获取过渡的必要性,以便我们在未来能够更好地应对其他全球性的挑战。当我们反思从Covid-19中吸取的教训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的是,须注意到我们应当以可持续、低成本高效益和对所有人公平的方式实现向开放获取的全面过渡——支持各种开放获取模式并照顾到学术界的需求。


2 开放与论文相关的科学数据

对已发表文章的开放获取虽然至关重要,但仅凭这一点还不足以充分受益于研究结果的开放和快速传播。如果无法获得研究发现所依据的数据,就无法验证学术论文中得出的结论。作为开放研究的一个关键原则,科学数据共享带来了许多好处,包括增加科学数据的再利用、提高研究的可重复操作性以及促进同行评审这一过程本身。

最近一项调查对COVID-19疫情期间发表的5905篇研究COVID-19本身的论文进行了分析,发现只有13.6%的作者分享了他们的研究数据。反过来,对透明度和科学数据共享的缺乏可以说导致了一定数量引人瞩目的撤稿事件。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出版的论文“应要求提供数据”的传统还将持续多久,以及需要采取什么措施来促进基本数据集的共享。针对这一挑战,出现了“SHARE”(由来自牛津大学、香港大学和海德堡大学等机构的专家所共同发起的科学数据共享项目,可译为“加强卫生系统复原力的卫生数据获取和应对COVID-19的循证式政策”)和“OpenSAFELY”(由牛津大学团队设计的医疗大数据研究平台)等具体举措,并呼吁制定更严格的数据共享政策,如议的“普遍资助者政策(Universal Funders Policy”,以授权和奖励公开存放与出版物相关的所有记录。 


3 加快同行评审和出版流程的运作速度

虽然快报类学术文章在科学出版系统中并不新奇或罕见,但学术期刊及其出版商为应对COVID-19这一全球性流行病作出了重大努力,以惊人的速度使内容通过出版流程传播。在研究人员快速进行同行评审工作和编辑迅速进行评估的帮助下,这些努力被证明是非常有效的。例如,与COVID-19相关的期刊文章稿件的样本中,从提交到被接受的时间中位数仅为6天。

虽然期刊似乎不太可能一直以这种速度运作,也不可能在所有研究的发表上都能拥有如此高的效率,但它已经推动了各种可能带来持久变化的快速评审倡议。值得注意的是,在COVID-19刚爆发时,由Hindawi公共科学图书馆Public Library of Science PLOS)、疫情科学快速预印平台(Outbreak Science Rapid PREreview)等出版商和学术交流组织构成的团体发起了一项合作倡议,为 COVID-19相关研究论文创建一个共享的“快速审稿人”(rapid reviewers名单。

在传统的期刊出版模式之外,研究人员已经采用了预印本服务器和开放出版平台,作为尽快分享研究成果的一种手段。这一做法导致预印本数量激增,为预印本在生命科学和医学其他领域被更广泛地采用铺平了道路。在预印本日益流行的同时,学术界也做出了各种努力对其进行同行评审,如:(1)先于期刊同行评审的便携式平台Review Commons;(2)由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社(MIT Press)创建的开放获取期刊Rapid Reviews: COVID-19(RR:C19其特点在于使用人工智能工具快速处理稿件,并进行公开审稿;(3)众包预印本评审平台“疫情科学快速预印平台”(Outbreak Science Rapid PREreview;(4)开放获取期刊eLife采取的“先发表,再评审”(Publish then Review)模式并将其所有同行评审报告公开

这描绘了期刊和预印本服务器之间复杂且不断发展的相互作用。此外,传统的学术论文的角度来看,它还提出了一个问题,即通过提高整个研究生命周期的透明度(而不仅仅是在研究完成后),是否可以获得更高的效率和社会效益。从像“Octopus”这样的创新出版模式(Octopus上的出版物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论文,而是科学问题、方法、数据等子链)到像“注册报告”(Registered Reports这样的另类文章形式(注册报告实质上是一份研究计划,审稿人在研究开始之前,通过这份报告来评定研究是否可以发表),可以预见,人们对新的学术交流形式的接受意愿可能会更强烈。

 

4 化解科学交流和学术出版中的信任危机

根据定义,预印本包含尚未经过期刊同行评审的研究成果。虽然在COVID-19疫情期间预印本数量的增加可以被视为朝着开放研究迈出的积极一步,但一些COVID-19预印本过早地受到了媒体关注,从而导致一些新闻媒体滥用了未经同行评审的论文。这导致包括生命科学预印本平台bioRxiv和医学预印本平台 medRxiv在内的预印本服务器改进了他们一贯的筛选过程——这或许也强调了与科学记者进行密切互动的必要性。

当然,期刊同行评审并非没有局限性,不一定能保证研究结果的可靠性和可重复性。事实上,期刊应对COVID-19而采取的快速审稿举措使一些人对同行评审过程的严谨性抱有担忧。有人主张以开放同行评审作为一种解决方案;而另一些人则建议采用新的期刊编辑标准,以在公共卫生紧急事件期间保持同行评审的质量。

 

5 满足读者的需求

最后,COVID-19疫情期间越来越多的科学研究在广泛传播,这无疑使读者的需求成为焦点。这使得有效发现和利用科学研究所需的基础设施成为关注的重点,从确保文献数据库和搜索引擎得到维护和优化,到投资于诸如“世界卫生组织关于冠状病毒疾病的COVID-19全球文献数据库(WHO COVID-19 Global Literature on Coronavirus Disease Database)等专题数据库。随着Sciety(一个使预印本得以被公开评审互动的新平台)的发展,人们呼吁更多高质量的系统性综述以及预印本和评审之间更好的联系。

  

总体而言,开放获取、开放数据、预印本、快速同行评审和下一代搜索技术都在科学研究传播中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但这经验是否有助于加速开放研究运动?它将如何塑造未来的学术交流?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21339-1299859.html

上一篇:规模化内容——第三次浪潮
下一篇:学术出版中的志愿者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1-28 10: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