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科学交流团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sc70 武大

博文

当学术记录突破传统论文的范畴时,出版商还能保持有力控制吗?

已有 2467 次阅读 2021-2-15 11:22 |个人分类:STM出版|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引用本文请注明出处

作者:DANIELLE COOPER, OYA Y. RIEGER, ROGER C. SCHONFELD        译者:何倩       校译:罗婷

来源:https://scholarlykitchen.sspnet.org/2021/01/06/can-publishers-control-scholarly-record/

 

期刊品牌是学术出版商的重要无形资产,它向作者和读者传递着信任和权威。因此,即使图书馆开始从订阅零散文章转而接受捆绑销售,用户也开始通过平台发现和访问内容,但出版商仍在努力捍卫与延展其期刊品牌,例如,组合多本期刊,整合作者工作流程。受出版商独家控制的终版论文一直也是他们践行此想法的工具。只是随着人们对预注册、数据集、预印本、源代码和协议的兴趣日渐增长,相比于学术记录中的其他元素,终版论文的相对重要性正在下降。展望未来,我们可以预见在学术记录的系统构建以及由谁占有、控制的问题上会出现冲突。

当出版商试图通过支持终版论文以外的研究材料,以扩大期刊品牌的覆盖范围和价值时,将面临哪些机遇和挑战?深入探寻预印本和研究数据的演化过程应能提供有价值的线索。

 

预印本

预印本天然既不对学术交流领域有益,也不会威胁到已建立的出版网络。正如Oya所分析的,在激烈竞争的信息环境中,预印服务正面临着有关创建信任与可持续商业模式的系列政策问题。

预印本的分支之一以及这种格式的初始动机是源于研究团体之间的非正式共享网络。arXiv就是该模式的一个著名例子,其始于高能物理领域,后扩展至物理和数学中多个邻近领域。社会科学研究网Social Science Research NetworkSSRN聚焦于商业和法律领域,以相似的方法崛起。诸如此类的服务迅速成为它们所涵盖领域的学术交流社区基础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最初,出版商同这些预印本社区进入了不太稳定的休战期,他们认识到,这些社区可能会成为潜在竞争来源,是与否取决于社区如何发展。

正如OyaRoger在春季所分析的,最近预印本的另一种构想出现了,且备受所有的主要商业出版商追捧。在这种新模式中,出版商推广预印本,同时试图将之内化,整合入文章提交工作流程中,并以某种方式在预印本和终版论文间建立链接,从而达到逐步削弱预印本对终版论文的破坏力的目的。出版商希望,通过重组、降低预印本身为(如,针对高能物理学领域)全球研究社区一部分的地位,以及直接将其与期刊品牌联系起来,能够强化现有的价值主张。诸如arXivbioRxiv一类的基于社区的预印本服务有权提供无关于出版商的平台,将研究的早期共享从正式发表阶段脱离,使作者能避免将研究成果只与特定期刊相关联。而前述构想将如何与之契合或是可能随着时间推移,对其产生阻碍,这有待于观察。

 

研究数据

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研究数据的形势要比预印本更为复杂。它已经包括专业领域出版模式、跨机构通用出版模式以及日益壮大的机构投资模式。还有一些有趣的新模式正在被开发,以用于在有关研究者身份的记录中发现和捕捉数据集。

研究数据领域目前的特点是拥有大量针对专业领域的存储库。其中许多是从Danielle所说的学者主导的数据社区的工作发展起来的,这些社区共享特定类型的数据,通常跨学科和机构。有些数据社区存在了几十年,而有一些可能会随着特定的研究方向和社会需求的变化而快速兴衰,我们已经在Ithaka S + R上概述了众多地位稳固的数据社区和新兴的数据社区。考虑到维系数据与数据使用者之间密切关系的重要性,对于研究人员而言,通常最好的做法是尽可能使用专业领域的存储库。

尽管机构数据存储库尚未成为学者存储数据的主要方法,但个别大学的投资不断增长,以满足单位对管理和研究数据的数据安全与兼容存储需求,以及一系列其他的机构研究数据服务的需求。机构模式对预印本的影响要小得多。还有一种趋势是通过信息科学家的专业知识和领导力跨机构提供数据监管服务,比如借助美国的Data Curation Network和加拿大的Portage的工作。

许多出版商都敏锐地意识到共享研究数据的重要性正与日俱增——毕竟,2020年是数据之年——但他们难以判断研究数据是否会成为业务中有意义的一部分。研究数据领域包括许多知名的通用存储库,其中一些归出版商所有。鉴于出版商规模化基础设施的跨机构、跨学科性质,以及接入出版商工作流程的前景,与通用存储库紧密合作是有意义的。然而,到目前为止,似乎很少有人追求将研究数据整合至特定出版商的服务和工作流程中的模式,就像他们对预印本或能从中获取价值的其他机制所做的那样。也许这是因为认识到研究数据集的巨大复杂性,从隐私和其他伦理因素到元数据描述和标准化,种种尽在其中,这比长期遭受嘲笑但依然长存的PDF要困难得多。

对出版商来说,一个新兴的战略方向是专注于确保数据共享的合规性。DataSeerAI是个很有前景的示范,展示了如何创建一个工具以供出版商在这个领域提供更好的服务。另一种方法是在数据共享政策方面施加更为严格的控制,一些出版商参与倡导指定存储库的选择标准也证明了这一点。COAR对这一举措提出了批评,认为这将使得出版商可以就数据存储库的合规性设置一个障碍,即把那些只有他们自己商业的、通用导向的产品才能满足的标准置于优先级。

相比之下,很少有出版商已经同数据社区建立了牢固的合作伙伴关系,找到赋能、支持数据社区甚至为之提供服务的模式的出版商更是少之又少。较于其他类型的出版商,学术团体可能在做好数据社区、其他相关研究记录与其出版物的关联上更具优势。有些出版商偏好通用存储库并试图以更加严格的存储库选择标准来发挥控制,科研社区则难以率先定义与界定对他们有用的数据共享方式,因此这将无法促进数据社区更广泛地发展,甚至可能阻碍其发展。Brian Nosek也提醒我们,更宽广的数据共享方法鼓励研究人员共享数据,不要顾忌结果,而将数据共享与出版商的利益过于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则恰与此相对,会有加剧出版偏见的风险。

 

展望未来

正如预印本和研究数据集这两个例子展示的一样,论文、专著以外的其他学术记录正在断裂。出版商努力将预印本整合到他们的工作流程和价值主张中,但能否成功还有待观察。他们似乎不太确定如何以类似的方式来整合研究数据,这也可以理解,毕竟和预印本相比,数据集与已发表文章的对应关系要小得多。

为了从工作流的视角真正触及其他的科研产出,出版商不仅需要投资于与终版论文的双边联系,还需要与研究人员、实验室或其他研究团队,甚至更宽泛点,科研社区间建立网络。似乎只有少数几家主要出版商拥有承担此类项目的能力或在该专业领域的深度。也许白标服务是需要的。

对于出版业来说,学术记录的断裂性似乎带来了挑战。那些关注出版业的整合和利润率的各方或可在这些挑战中看到机会。尽管可能不切实际,但作为一种思考练习,我们想知道如果在促进学术记录断裂上进行大规模的资本投资,那会是什么样子?学术团体或其他有兴趣管理研究社区的人能否找到一种方法来促进重构的学术记录?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21339-1272261.html

上一篇:聚光灯下的预印本:创建最佳实践,建立信任
下一篇:Covid-19大流行下,预印本激增或为同行评议带来新变局?

1 姚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8 11: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