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科学交流团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sc70 武大

博文

巨型期刊生命周期 精选

已有 4128 次阅读 2020-8-15 23:38 |个人分类:科学交流|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引用本文请注明出处

作者:Christos Petrou;   译者:左涛;   校译:宁莎莎;

来源:https://scholarlykitchen.sspnet.org/2020/05/07/guest-post-the-megajournal-lifecycle/


在过去的15年,巨型期刊一直是开放存取(OA)出版模式的核心,引领着它的增长。其中,《PLOS ONE》和《Scientific Reports》等刊物具有巨大的影响力,在商业上也取得了成功。巨型期刊因能产生低但可持续的增长而对投资者具有特别的吸引力,但它无法在商业上保证成功,长期表现有时也并不可靠,这为这个行业带来了不确定性。

巨型期刊,指“通过对被接受文章进行低选择性的筛选,从而设计得比传统期刊大得多的期刊”,这意味着它们不会因为缺乏新颖性或重要性而拒绝文章,只要这些文章是原创的、科学可靠的。此外,它们接受来自多个学科的文章,并是开放访问的,通常仅收取文章处理费用(APCs)。

符合这一定义并取得了商业成功的期刊有三种,《PLOS ONE》、《Scientific Reports》和《IEEE Access》,表1显示了它们与两家巨型OA期刊(《Nature Communications》和《eLife》)的概况。至少就引用量而言,后两家期刊发表了更有影响力的研究,因此将其作为本分析的对照组。这三种巨型期刊每年发表约53万篇论文,合计占全球期刊产量的2%以上。

表1 期刊概况

图1.png

注释:论文数量来自官方网站,包括PLOS ONE、Scientific Reports、IEEE Access和Nature Communications

的所有论文类型,但不包括eLife的“杂志”文章

如图1所示,《PLOS ONE》和《Scientific Reports》的论文分科分布情况相似,接受的文章2/3都属于生物科学、医学和健康科学领域,彼此都可以作为对方的替代品。相反,它们与IEEE Access几乎没有重叠和竞争,后者侧重于工程附属学科。 图2.png

图1 各期刊的论文学科分布情况

注释:分类为2020年的内容,数据来自Dimensions;只显示至少有一种期刊的内容超过5%的学科

2和图3显示了五种期刊自成立以来的月出版量,图2为三种巨型期刊,图3为对照组期刊。从图2可以看出,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快速增长之后,巨型期刊的出版量可能会出现动荡甚至下降。相反,对照组的两种期刊的增长速度较慢但很稳定,这说明商业表现的不可预测性并不是巨型OA期刊的普遍属性。图3.png

图2 各期刊从成立到2020年3月的月出版量(平均3个月滚动一次)

注释:数据来自官方网站,包括所有类型的论文图4.png

图3 对照组从成立到2020年3月的月出版量(平均3个月滚动一次)

注释:数据来自官方网站,包括《Nature Communications》所有类型的论文,不包括《eLife》的“杂志”文章

——约占《eLife》全部内容的20%

4显示了各期刊的年度APC收入,以20203月的APC价格为基准并不打折扣。值得注意的是,《Nature Communications》成立之初并不属于OA期刊,2014年才转为了这种模式,因此转变前的APC收入计算仅仅是理论上的。图5.png

图4 各期刊预计年度收入(USD,m)

注释:假设2020年3月APC价格以USD计算且不打折扣

三种巨型期刊如过山车般的商业表现

将期刊业绩按时间顺序排列(如图2所示),并不是比较业绩和确定增长模式最合适的方法。反过来,可以将各期刊按共同的重要节点排列,如发行日期或期刊影响因子高的日期。如图5,它显示了巨型期刊的四个不同成长时期:积累,快速成长,动荡和缓慢下降。其中,《PLOS ONE》和《Scientific Reports》都可以观察到第三个阶段,最后一个阶段只有《PLOS ONE》达到。图6.png

图5 各期刊月出版量(平均3个月滚动一次)

注释:月数在每个阶段开始时重置,并截止于6月——6月是JIF发布的时间,此时整个稿件市场有效重置

第一阶段,积累,大概持续3-4年,是这些期刊首次获得值得关注的JIF之前的时期。关于各期刊的首个高JIF,《PLOS ONE》(2006年首次发布)为4.4,《Scientific Reports》为5.12011年第二次发布),《IEEE Access》为3.22013年第二次发布)。在此期间,期刊发展良好,但不引人注目;《PLOS ONE》和《Scientific Reports》的出版量以约每月10篇的速度增长。

JIF的发布触发了第二阶段,快速增长。这一阶段,期刊的规模几乎翻了四倍,每月出版量增长45-60篇文章,暂时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学术期刊。《PLOS ONE》在其巅峰时期每年发表3万多篇文章,几乎占全球期刊产量的2%。目前,《IEEE Access》仍处于快速增长时期,但是《PLOS ONE》和《Scientific Reports》已经步入了下一阶段。

第三阶段,动荡,特点是商业表现不稳定,很难评价期刊表现究竟如何。《PLOS ONE》的JIF4.42013年的3.5,连续三年下降,这也与《Scientific Reports》的增长相符。2017年夏天,《Scientific Reports》的JIF又急剧下降到4.3。随后的2-3年对两种期刊而言都是动荡的。这一阶段,《PLOS ONE》的月出版量下降了约18%,《Scientific Reports》的降幅约为7%,但两者的降幅都不是线性的。论文出版量并不稳定,《PLOS ONE》的高峰是3600篇左右,低谷是700篇左右;《Scientific Reports》的高峰在3300篇左右,低谷在500篇左右。这可能是由于管理上的困难和随后而来的瓶颈。

第四阶段,缓慢下降,这是《PLOS ONE》现在所处的阶段。在过去的四年里,《PLOS ONE》每年流失约15%的文章,尽管其JIF稳定在2.8。虽然《PLOS ONE》的论文出版量有所下降,但它仍然是一本极具创新性和商业成功的期刊。

进退维谷之间

大多数巨型期刊在商业上并不会像《PLOS ONE》或《Scientific Reports》那样成功。例如,爱思唯尔的《Heliyon》(2015年推出)Springer Nature现已不存在的《Springer Plus》)(2012年推出)和《PeerJ》(2013年推出),后者现已增长到每年约出版2000篇论文,但仍不具备真正有竞争力的品牌认知,这可能会促使它们进入快速增长阶段。尽管如此,就算期刊进入了快速增长阶段,最终仍很可能会出现缓慢衰退。

如果能够达到高JIF,巨型期刊很可能会吸引和发表科学的、但不太容易从高JIF期刊中受益的作者的文章。这又将导致JIF的下降,使该期刊对追求JIF的作者的吸引力降低,进而导致文章减少和收入下降。如果期刊选择更严格的编辑标准(从“原创”作品转移到“重要”作品),它们将不得不拒绝更多的稿件,此外还会引入其他可能混淆市场的变化(如定价、运营、营销),这也将导致文章和收入减少。殊途同归。

当然,也可能有一个折中的办法,即通过积极的市场营销来弥补口碑的损失。有能力的营销团队或专业的营销工具,如TrendMD,可能会带来不同的结果。问题是,为了保持高销量和整体利润/盈余,出版商是否应该加强市场营销力度,从而放弃每篇文章的利润率呢?

下一步

IEEE Access》会继续快速增长,还是会面临最终挑战?《Scientific Reports》会沿着《PLOS ONE》的路走还是会不顾一切地保持增长?问题的答案在于最近2-3年期刊所出版论文的可引用性。

很难准确预测新内容在未来的可引用性。文章访问,下载和共享次数可以作为指标。另一个指标可以是即时索引,记录了每篇文章在同一年内被引用的次数。如根据Dimensions data2017年《PLOS ONE》发表的文章在同一年中平均被引用0.49次(见图6)。

这种方法以准确性换取即时性和易用性。即时性指数(根据年度文章量)在五种期刊的13个案例中,正确预测了10JIF的同比方向(增加或下降)。另外,即时性指数还可以准确反映了期刊之间的引用差异。例如,它表明《Nature Communications》比《PLOS ONE》的可引用性要高4倍,这反映了两份期刊JIF的实际差异。这种精确度对于许多应用来说还不够好,但在这里可以谨慎使用。

连续两年的加权即时性指数对应了两年后夏季公布的JIF。例如,《自然通讯》在2015年和2016年的表现将会被输入到2018年发布的JIF中。根据图6的结果,在经历了四年的下降之后,今年夏天《eLife》的JIF可能会增加;《Nature Communications》的JIF可能会在2020年出现小幅下降,然后在2021年夏季出现更高的增长。

关于巨型期刊,数据表明《Scientific Reports》的可引用性有所下降,这可能最终会反映在其JIF上。《IEEE Access》的JIF可能会在2020年夏季得到进一步增加,但最终将在2021年下降,可能会进入动荡和缓慢下降阶段。这种情况是否会发生,以及何时发生,还取决于同一学科和JIF范围内竞争期刊的可引用性。虽然《Scientific Reports》的增加加速了《PLOS ONE》的衰落,但《IEEE Access》可能并不存在类似的替代品。图7.png

 各期刊的即时索引演进

注释:该索引捕获了每篇文章的同年被引用次数;数据来源于Dimensions2014年和2015年的《Scientific Reports

没有准确的官方数据,故省略其结果

值得说明的是,2019年的引用网络可能是不完整的(或者说不如前几年完整)。这可以解释《IEEE Access》隐含的可引用性损失。然而,2019年的数据似乎都在其他所有期刊的预期范围内,说明可能《IEEE Access》的数据也是准确的。

从广义上讲,目前预测期刊的未来表现尤其具有挑战性。COVID-19可能会影响中期的研究产出以及APC研究人员的预算,从而影响到OA期刊的盈利。中国新的研究评估政策也是如此。拥有大量中国作者的期刊可能会失去内容,而与JIF的表现无关。

对出版商、投资者和研究评估的启示

PLOS ONE》和《Scientific Reports》都是非常成功的期刊,任何出版商都将感激他们。但它们不稳定的商业表现也应作为一个警告。在下降幅度最大的一年里,每家期刊缩减了约7000篇文章,这相当于每年亏损1000多万美元。这在任何出版商的资产负债表上都会反映不佳。

给出版商的启示很简单:

不要得意忘形;巨型期刊的收入可能不稳定,所以要避免向投资者过度推销,避免鲁莽的投资;

大力投资市场营销;如果《华尔街日报》的引用率每年下降10%,市场营销部门应该尽可能地堵住这个漏洞;

以现有的成功为基础;推出具有更高影响力的附属期刊,这些期刊将吸收部分最终损失的内容;

不要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选择风险较低、投资范围较广的投资组合,而不是规模较小、专注巨型期刊的投资组合;

学术交流领域的投资者也应该评估巨型期刊的表现,作为他们工作的一部分。他们需要寻找快速增长的巨型期刊,了解推动其增长的因素,评估其发展轨迹是否会被打乱,并评估更广泛投资组合的风险。

最后,巨型期刊的不稳定行为对研究或参与其中的任何利益相关者(包括出版商)都是不利的。它是由以下因素共同推动的:(a)部分依赖于JIFs的研究评估和激励措施;(b)期刊表现和JIF发布之间的滞后。如果一份期刊在2020年夏季获得较高的JIF,出版商和作者将会“利用”近三年时间,直到该期刊在2023年夏季发布的JIF中的表现(可引用性)出现明显变化。目前的评估系统为出版商和研究人员的诸多行为留下了一个窗口。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21339-1246514.html

上一篇:寻求可持续性:开放存取时代的出版模式
下一篇:前进两步,退后一步——新冠疫情对开放获取进度的影响

2 黄永义 李升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2 06:2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