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xuetaoxp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uxuetaoxp

博文

余志伟老师的点滴追忆 精选

已有 3441 次阅读 2011-12-15 20:58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追忆, 等值线, 余志伟

第一次听说余老师,可以从我研究等值线的插值算法说起。那是我在研一的时候,由于项目的需要,需要加入根据雨量站统计的雨量值绘制研究区等值线的功能,那时候,我把国内所有关于等值线的文章几乎都大致看了一遍,有些收获也有些感触,那时候我看到矿大学报1987年发表的一篇关于等值线绘制的文章,署名作者是余志伟,单位也是中国矿业大学,当时自己也感叹认为此人物应该说是在地学界应用等值线比较先驱的人物了。所以这个名字也就在自己的脑海里有了一个根。

有次我跟我硕士导师奚砚涛奚老师聊天,说到了我正在研究的等值线。当时几乎我的脑海里几乎就是这个算法的实现。正巧,那天奚老师跟我说:“你可以看看余志伟余老师的文章,他是我们系研究等值线比较早的,而且首次提出了曲面样条插值算法,而且他认为那是他的最得意之作”。奚老师还说到,“余老师人非常好,他跟谭老师(谭海樵,我硕士导师的导师,即我师爷)关系非常好,那年我留在矿大任教就是余老师让我留下来的,而且芮老师(芮小平)就是他很早的硕士学生”。奚老师还说,余老师这几年身体不大好,他01年去北京后04年还来过矿大,后面就再没有来过了,如果下次去北京,一定要去看望看望他。奚老师这么一说,让我跟余老师的距离几乎从万米缩小到了几米的距离。

就这样,我也慢慢了解到了余老师的一点点的个人信息。到10年我硕士将要毕业准备考博的时候,机缘巧合,芮老师通过余老师将我推荐到了中国气象局程明虎老师那边,由于他们考数字信号处理、概率论和随机过程等课程,其中的数字信号处理和随机过程两门课程我都没有学过,很遗憾最终没有录取。由于我知道考得很糟,而其他院校的考博报名时间即将截止,最后我选择了考取余老师这边的博士。

那天第一次见余老师,是一天的上午,因为那天余老师一二节有课,故我在十点后才去余老师的办公室综合楼520室。跟余老师虽从未谋过面,但是一直感觉跟余老师没有任何的距离,就像非常要好的朋友虽久未谋面,但还是那样的肝胆相照一样。那天跟余老师聊得很嗨,说了一些我的个人情况,包括我写过什么论文和做过什么项目什么的。最后余老师请我吃饭时还聊到了当前GIS发展的瓶颈,我说当前GIS在煤矿上根本用不上,比如说算储量吧,顶多算算后就再没GIS的什么事了。余老师马上反驳我说,目前GIS的应用情况为什么是这样,那是因为我们没有把GIS做成动态或者时态的,如果随着煤矿的开采,我们能够实时地观测到地下地质条件和水文状况,那将是目前煤矿上所亟需的,而不是我们随便画画等值线和做个储量计算所能解决问题的。听余老师的这番话,让我感觉GIS的发展前景还是蛮大的,只是我们目前做得还不够完善。

就这样,点点滴滴,让我渐渐地清晰地了解余老师,而且我也顺利考上了余老师的博士。在我硕士答辩的时候,在答辩的前几天我听说了余老师要来,心中暗想,余老师这次来矿大,我觉得其中的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我要读他的博士。在我们的硕士论文答辩中,我还记得还有一个小插曲,我的一个同学做论文做得不是很好,被余老师批了。那个同学的论文题目是基于全球尺度的碳通量的计算,而实际中他只采用了加拿大的数据,故余老师的意思是让他把题目改小点,题目太大,而那个同学根本不识趣,拿他的论文指导老师陈报章老师来压所有的答辩评委老师,结果被余老师的一句你是让他答辩还是让我们答辩给顶了回去。从这件事中也印证了我的一个对余老师的看法,即对做学问追求一丝不苟。那天我的答辩比较顺利,老师问的问题我也基本都答上来了,毕竟我做这块做了三年,有了很好的基础,对整个行业也比较了解。我的论文也顺利地被评为了校级优秀硕士论文。那天我的答辩感言是“余老师身体一直都不太好,而他能够从北京过来参与我的硕士论文答辩,一定与我将要读他的博士有一定的关系,故我非常感激余老师能够过来参与我的硕士论文答辩。”虽然余老师只是笑着抽了口烟说:“不是这么回事,跟你没关系”。可我知道余老师一向就是一个比较倔脾气比较怪的人,口上虽不说,但是心里有这层的意思。

到后来我来了北京,余老师也经常找我谈话,说说目前的研究进度。我也经常找他谈论我的一些想法,一些研究的idea。偶尔也会向他请教问题。我一直说我要写一篇大作,发一篇超级牛的文章,余老师也默默地支持着我的想法。就在余老师离开我们的前几天,我还向他请教关于立方体插值的算法,他把他认为我会用到的文章全部毫无保留地拷给了我,让我多看。目前我已经想到了一个新的插值算法,可我想再向你请教时,你已离我们而去了。

最后一次见余老师,是在2011128日的晚上,那天我注册参加的一个会议要有两个人去,我想问问余老师会安排谁陪我去,我说了杜晓敏师兄,余老师说“杜师兄应该没时间,我陪你去吧。我还没有去过哈尔滨呢,1月份的话哈尔滨还是比较冷的。行了,到时候我陪你去,你不用操心了。”就这几句,竟成了余老师留给我的最终遗言,您说的一起去哈尔滨的愿望也只能有我去带您实现了。

余老师虽离我们远去了,但是您探索科学的精神一直在激励着我,您也一定在天堂看着您的学生成长,成为您的衣钵传人。愿余老师在天堂安好,愿余老师家人能够从痛苦中走出来,能够去实现余老师的遗愿,让余老师安息、安眠。

 

 

您的博11级学生:于雪涛



导师与学生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19498-518839.html


4 赵明 李志俊 赵凤光 oxygen201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5 19: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