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son--20110308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t52dj Discovery out of Scientific Research

博文

《人民的名义》:利益至上

已有 2730 次阅读 2017-4-17 10:42 |个人分类:影评随想|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利益,权力,政治资源,政治生态,改革,盗版,| 权力, 改革, 利益, 政治生态, 政治资源

近期,湖南卫视热播的反腐剧——《人民的名义》被广大媒体及社会层面热议,而讨论的焦点集中于反腐倡廉。然而,我认为与其说是反腐,而不如说是利益权衡和制约。其实,我们不难从该剧中发现,一条线索贯穿始终(当然,目前还没有播完,但网络上盛传盗版剧集[1])——利益。如何获得利益以及最大程度的获得利益,这是一门学问:黑厚学。不仅是奸商,又或者是贪官,而且就连普通的下岗工人(大风厂员工)也一直在思考。正如剧中所言“没有永远的朋友或者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为了利益,一个副教授(汉东大学基建处林处长)不从事专业研究而改为基建管理,不断向相亲对象——反腐局陆处长大肆谈当处长的各种好处,甚至炫耀自己价值30万RMB的劳力士名表,他殊不知这是在作死。这位痴情女、工作狂以及被岁月磨砺的老姑娘——陆亦可处长,竟然打算让林华华科长调查那位由她介绍的林处长。诚然,我们知道这是陆处长使得诡计,一方面可以搪塞其母——一心想嫁女的吴法官,而另一方面可以震慑其下属兼闺蜜——林华华。然而,这位林处长最后一语道破天机,他不是为了这位女强人而来,而是为了她的背景而来。毕竟,他深谙其道,且早已做好了功课,知晓陆处长有位当省委常委兼政法委书记的姨父——高育良书记。其实,这是现实社会的一个缩影:不搞学术,谋权术;有权自然就有职称。


为了利益,一个位居厅级干部的公安厅长——祁同伟,当年可以当着汉东大学N多学弟学妹的面:一跪求功名,真可谓忍辱负重、卧薪尝胆。 然而,其岳父死后,他已然变得肆无忌惮,不仅将当年的校花及老师——梁家小姐(梁璐)打入冷宫,在家中毫无顾忌地操纵公安系统为其远方亲戚洗脱罪名,甚至公然跟山水集团的高总(高小琴)保持暧昧关系。当然,他与高总的微妙关系,这不仅是一种精神寄托和对当年纯真爱情的追思,也是一种知音难觅的惺惺相惜,更是利益交往的结果。为了利益,公然干涉司法公正:第一时间准备捞嫖娼的陈清泉;为了利益,公然挑战司法权威:操作涉嫌贪污受贿的丁义珍副市长逃出国门、做掉(制造车祸)接近真相的反贪局长陈海;为了利益,公然践踏司法底线:向反贪局长侯亮平摊牌——要么入伙、要么……。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就是他的信念:胜天半子。


为了利益,老谋深算的政治家——省委常委兼政法委书记高育良及如今的副国级领导赵立春,竟然可以做政治交易,调走一心只为GDP而想做改革先锋却不识趣的李达康,而操纵高育良进入省委常委。当然,作为回报,高书记批了两个有问题的政绩工程:吕州名片——月牙湖畔的美食城和房地产项目。为了利益,明知弟子祁同伟有问题,却一再推荐其接自己的班——当副省长;因为在他看来,推荐后不上就不会下,而不推荐则可能失去原来的职位——公安厅长;更是为了自己的长远考虑,假如不推荐亲信,那么以后没有人愿意再跟随自己。这就是他所谓的政治立场。


或许,这就是利益驱使下,由政治资源引起政治生态崩塌式的腐败和恶性循环。然而,正如该剧编剧周梅森所言:反腐倡廉正能量。毕竟,在该剧中,我们至少看到了不为腐败所动但不作为的孙连城区长,看到了兢兢业业的28年县处级干部——易学习,看到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正义凛然的两任反贪局长——陈海和侯亮平,看到了敢为人先、冲锋在前但过于爱惜自己政治羽翼的李达康,亦看到了洞察秋毫、实事求是的空降领导——省委书记沙瑞金,更看到了老一辈伟大无产者代表、心系于民的退休干部——陈岩石。这就是希望,这就是冲破黎明前的丝丝曙光。


最后,说说现实,为了利益,不法分子——盗版者公然在网络平台上提供该剧全集的链接,让湖南卫视陷入被动(已向司法部门提出诉讼[2])以及失去自己部分的利益[3]。对此,我不仅要说此等行径实乃无耻之极;更要倡议:对于盗版者,我们应当坚决打击,要为知识产权的维护抗争到底。




[1] 澎湃新闻网(上海) ,《人民的名义》遭泄露 总发行人:内幕一定很精彩http://ent.163.com/17/0417/11/CI7J8R6T00038FO9.html

[2] 环球网,《人民的名义》遭盗版 版权市场的健康谁来守护

http://tech.huanqiu.com/original/2017-04/10476408.html

[3] 合肥网,《人民的名义》全集泄露, 芒果台2.2亿投入被打水漂

http://news.wehefei.com/system/2017/04/13/010985507.s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19196-1049410.html

上一篇:非贼,何以惶恐
下一篇:时间是什么

6 姚伯元 衡孝庆 杨正瓴 顾森 zhujt2005 xlsd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8-25 17:1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