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孤魂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wufp 真实,自由,诚挚,平等 (个人天地,纯属消遣)

博文

志不强者智不达 精选

已有 16543 次阅读 2014-2-12 06:53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2010年我国共投入R&D经费为7062.6亿元,其中国家财政科技支出为4114.4亿元,其余的应该是各省市或者企业的匹配经费。分部门来看,高校投入为597.3亿元,政府所属研究机构为1184.4亿元,这两个部分花费的科研经费为1600多亿(以上数据来自有国家统计局,科技部,财政部做的2010年全国科技经费投入统计公报)。

   假如,按照SCI是科研唯一客观标准的说法,那么,每年这1600亿~2000亿元全部用于发表文章的研究,就能保证我国科技事业的健康成长,使有才的年轻人脱颖而出。如果真是靠文章可以提升科研实力,可以培养人才,那么这点钱真的不多,翻几倍都不够多。但是,其实这些钱真的能变成科技实力吗?那么我们先看看这些钱都会变成什么。

1、  这些钱会变成进口的科研设备。仪器越新,性能越强大,价格越贵,看到的东西越新颖, 发表好论文、高端论文的可能性越大。而且,越是高端的杂志,越要求用又新又好又贵的仪器。

2、  这些钱会变成很多进口的试剂。化学试剂也罢,高纯度的标准物也罢,高性能的芯片也罢,都需要花很多钱,尤其是生命科学的试剂,你不用那几家公认的试剂,想发所谓高档次文章门都没有。看看那些知名杂志上的试剂广告就该知道,他们还真是牢不可破的战略互惠关系,你吃肉来我喝汤。

3、  变成购买的各种期刊。天经地义的事情,哪怕就是为了能看到自己发表在某个杂志上的论文,就得有这个期刊,随着写文章能力的变化,这个面会越来越广。

4、  变成版面费。尽管很多的杂志是不要版面费的,譬如在科学网有团体博客的这些博友们,可还是有很多的是需要版面费的,特别是最近出现的很多所谓开放获取的杂志。

5、  变成国际会议注册费和机票宾馆费。要想在好一点的杂志上发表论文,光有学术水平是很不够的,拜个码头,认识几位大牛,在合适的时候邀请人家来讲学和指导是必须的,当然,更必须的是去捧场,不去是不够意思的。记住,同样一篇文章稿件,用欣赏的眼光看和挑剔的眼光看,那是完全不一样的,如果能帮你修改关键一两句话的表达方式,那么结果也是完全不同的。如果你从来不打照面,也就没有啥子机会了。

6、  变成新一代造文章机器的生活费和牛人的绩效。现在大多数的科研不再是个人的劳动,而是需要劳动力的,在制造paper的过程中使用廉价劳动力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还美其名曰培养人才。的确,一代代的传承造文章能力并把自己捧成大牛,需要的只是自己活得足够长寿,只要活着,就能拿到SCI因子计算出来的绩效,就有希望成为那啥之父,实在不行就是那啥中国之父。

……

   除了第六条那一点点薄薄的浮云部分的飘给了年轻人,其余厚厚的油水都流入了各大洲,去肥沃了那些本来已经非常肥沃的土地,用于提高人家产品的竞争力,可以进一步扩大销售。

  其实,除了以上的经费用于写文章的科研,现在实际上工厂、地方事业单位也是靠文章提职称,几乎能花在文章上的科研费都已经花在文章上,甚至连中小学老师,医院,药店的药剂师都在写文章,所花的钱财远远不止这个数。当然,这些就大多与SCI没关系了,因为SCI变成了等级,而这些是等外品。却都是因为SCI,有了更多的等外品。

  从这些钱的流向可以看出,为了SCI花出去的钱与提高科技水平无关。自从1990年以来的20年里,我们一直在极力地推崇SCI,并在2000年左右在各学校和科研院所都实行了SCI以及由此衍生的各种项目经费核算作为科研评价的唯一标准,这里请记住,不管是哪类项目,没有足够的SCI论文是申请不到的。要问的是,钱花出去了,除了论文数量达到了世界第二,我们还得到了什么?国家的科技进步了吗?科技对经济发展的贡献多了吗?原创的科技成果产生了吗?各种科技奖励货真价实了吗?

   很多人反对我批判现行的科研考核和评价制度,在他们眼里,我不是反对科研评价制度,而是在割断他们向上爬的一个绳索。我还真的没想做到那么恶。不过,任何一个工业技术不够发达的国家,一定不会有足够的税收养活与产生税收无关的科技人员,更没法给足够的经费专门造纸老虎。如果你想不通这点,那就慢慢的想。

   其实,重大的科学问题是明摆着的,国家的需求也明摆着的,到处都有展示才能的机会,只是需要多学一点,除了会编文章外,还需要更多一点的心血和才华,可为什么就不愿意呢?把那些爱国之类的冠冕堂皇放一边,你总还领着一份工资吧?你还吃着这里的一口饭吧?难道你除了想投机一把让自己过得好一点外就没有别的想法?

   总是可怜巴巴的一句青椒们怎么困难,怎么没有办法,怎么全指着那几篇SCI了,难道还真是应了陈寅恪先生“崖山之后无中国,明亡之后无华夏”的论断?

   如果说文革是大灾难,SCI作为唯一标准的现有科技评价体系和那个灾难一样,不仅每年上千亿的财富白白的送给外国仪器制造商、试剂供应商和出版商,还浪费着一代代年轻人的青春,让他们越过越穷,更可恶的是让他们变得自私、目光短浅、没思路、毫无勇气和斗志。

   不管大家有多么崇拜那些整天拿文章说事儿的人,我没有看出来他们会有什么出息。在我的记忆里,从阿基米德开始,达芬奇、伽利略、祖冲之也好,后来的老牛、小爱们也好,大家都知道他们做出了什么学问,却从不知道他们的文章发表在什么地方,更不知道他们曾经会端着酒杯吹牛自己又一篇登在NSC上,同时也知道,若是发现了一张未曾发表的手稿,哪怕就是一张草稿纸,都需要送进博物馆。

   你要问我该怎么办,我已经说了好多年了,放弃现有考核体系,放弃全部现在执行的人才政策,踏踏实实从头再来,学学现成的东边三个邻居就行。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1814-766720.html

上一篇:好高的钉子,换个角度看看
下一篇:你是大学教授还是公司老板?

183 陈小润 曹聪 李伟钢 王善勇 吴国清 罗德海 陈楷翰 李学宽 戴德昌 鲍海飞 严海燕 陆俊茜 王德华 林中祥 王春艳 刘立 周可真 唐凌峰 马建敏 李志俊 刘庆彬 郭军伟 郑永军 葛兆斌 吴浩宇 柯浩 季丹 吴超 高建国 张鹏举 惠小强 刘世民 王锟 梁大成 于锋 陈儒军 张操 梁洪泽 孔梅 陈镜超 蔣勁松 徐满才 肖振亚 李小文 杨海涛 全军民 黄顺谋 杨洪强 邵艳军 廖晓琳 罗教明 陈冬生 雷蕴奇 程起群 徐晓 柳林涛 向皞月 张立伟 黄志远 汤奔阳 秦逸人 李宇斌 焦飞 张卫 王选朋 赵美娣 王野 李健 文绍 丁邦平 陈新泉 王恪铭 庄世宇 陈安 陈桂华 魏武 刘伟 彭利平 鲍博 张文增 吕洪波 张云 陈小斌 李强子 刘吉强 曹俊兴 王洪吉 王继成 陆同兴 吴睿 李宁 韦玉程 帅亮 周洲 唐常杰 王晓旭 王修慧 王涛 张坤 杨金波 贺乐 张骥 王铁超 邢宇鹏 张江敏 谢其峰 强涛 张德元 袁海涛 陈理 孟庆勋 贾伟 刘晓瑭 金拓 马磊 贾伟 姚晓 向茂乔 黄秀清 王永林 余昕 魏国 曹建军 俞立平 靳强 何士刚 刘敏 李侠 李永丹 席晓莉 侯建平 王亚娟 李培光 杨顺楷 王云才 肖青亮 陈志刚 童希立 张晖 龚谊承 王敬兰 Majorite zhngshai sandstorm ddsers ybtr3929 jimiyg wwxxmm uneyecat biofans idealist fishman936 dulizhi95 N2N2 anran123 acadsci blackrain007 flighteer wangqinling chuxiao guxun1046 silentyf JIANHUN fangfeng1979 sailboat08 liyouxi qinmingyan guoyanghuawu kaien zzjtcm Instinct yunmu brns ffwb07 chtang cmhuang h123y68 aliala Zxt2012 XuexingLu zhucele jianhuajiang wo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4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7 21:2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