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快动力学成像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henbinmse 动力学-缺陷物理与工程-半导体SiC-Si-GaAs

博文

最艰难的一次投稿经历兼血泪教训 精选

已有 34940 次阅读 2012-4-21 11:22 |个人分类:论文故事|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经验教训, PRL, JAP, APL, 文章投稿

    一篇文章的最终形成大致经过下面几个过程:(a)头脑中有个思路或点子;(b)开始做实验;(c)进行实验数据分析和讨论;(d)文章初稿形成;(e)反复修改文章至完美;(f)投稿相关过程;(g)文章接受及校正;(h)文章最后在刊物发表。投稿相关方面在整个过程中占有至关重要的一环。本文记述自己遇到的最艰难的一次投稿经历,以醒自己并给以后的成长道路上留下些经验。若能给一些朋友些许启发,则荣幸之至。

   

    初试PRL

文章写好后,根据实验的结果,我们觉得保底的期刊是APL。由于之前发过几篇APL,所以想尝试下更高档次的杂志,于是我们决定试试物理领域的牛刊PRL。文章投出去后,当时的心情是既有点兴奋又有点忐忑;兴奋的是文章投到了牛刊,而忐忑的是生怕在23天内收到编辑的直接拒稿信。

投出去后的第二天(美国那边还是同一天),我赶紧上网检查稿件状态,发现编辑已经把稿件送到了3个审稿人手中。太好了,毕竟第一个重要的关口通过了,剩下的就是等待审稿意见啦。大概过了两个星期后,还没有收到审稿意见(PRL的审稿周期好像是14天),我开始上网查状态:来了一个审稿人的意见,另外两个审稿人也回应了(not a report,然后编辑又开始找了一个审稿人。不幸的是,那两个回应的审稿人都是在最后的截至一天来的回复(not a report)。这种情况一般是因为:(1)审稿人开始接受了审稿,后来发现审不了,索性告诉编辑不审了;(2)审稿人可能和作者的关系较好,但发现文章质量确实和PRL还有一点距离,不好意思拒绝,索性就说审不了;(3)不排除审稿人和作者做的非常接近,是直接竞争者,他们故意拖延时间到最后一天拒绝,以便能给他们充分时间来重复作者的相关实验。

两个星期后,我又去检查稿件状态:新找的那个审稿人已经回复,这回又是not a report。没办法,编辑找了4个审稿人,其中3个的意见是不审稿,且清一色的都是在最后一天告诉不能审稿。无奈之中,编辑2天后就给我们发来了决定信,其中只有一个审稿人的意见。大意是:文章的实验结果很新颖,但没有提供很有说服力的解释,所以不建议在PRL上发表。由于PR系列好多成功发表的文章也是通过申诉成功的,所以我们决定申诉,并提供我们的一些证据。

申诉信送出后,编辑又送给了2个审稿人。这次还比较快,大概2个星期后,就收到了编辑的来信,并附带了2位审稿人的意见。从反馈的意见来看,编辑是把第一个人的审稿意见以及我们的申诉信都转发给了这2个审稿人。这2个审稿人基本上同意第一个审稿人的决定。所以,最后的结局可想而知:初试PRL伤痕垒垒。

 

    转道APL

    上面提到过,我们保底的是送到APL。自然而然的,PRL拒了后,我们就把稿件送到了APL。非常吃惊的是,我们都没有想到的是,稿件送到编辑手中30多秒钟后,状态马上变为decision letter being prepared。也太快了吧,其实我们都知道,肯定是悲剧。果不其然,3天后的决定信就是常见的场景:你的文章不适合该杂志,建议投到更专业的期刊。真是戏剧啊,我们认为最可能成功的期刊,反而在最短的时间内拒绝。

 

    尝试Scripta

    如此,我们的心都凉了。没办法,还得鼓足勇气,继续战斗,越挫越勇嘛。我们的实验结果是和应用物理相关的,下一个目标自然就想到了JAP。说实话,自己当时还是受到了期刊分区及影响银子的影响,建议先尝试下Scripta。文章送出去后,也是在同一天编辑就找审稿人来审。在其后的20多天中,状态一度转为with editors,然后随后又是review状态。最后审稿人意见到我们手中的时候,已经是40多天了,所以我们感觉第一个审稿人可能到截至的时候又告诉编辑不能审。不可思议的是,返回来的意见和PRL中某个审稿人的意见非常雷同,结局也是可想而知。到这里,我们可以得到如下经验教训:(i)我们认为PRLScripta关注的方面不太一样,审稿人数据库也可能不太一样,所以审稿人也可能是不一样的。然而事实不是这样,编辑认识的人可多了,不要抱有侥幸的幻想;(ii)不是说文章离高档次杂志差那么一点,送到低一些影响银子的杂志,就一定能成功;(iii)如果能知道那些审稿人有故意挑刺的嫌疑,不过错过用“排除可能的审稿人”这样一个机会。

 

    成功JAP

    最后把文章投到了JAP,很顺利,编辑也是在第一天就找审稿人来审。后来文章小修后马上就接受了。

 

    最深刻的教训

    回顾上述的曲折艰难过程,从其他好几种期刊在收到的第一天就找审稿人来审,到我们认为最可能的APL却马上被拒,不能不说其中的涵义耐人寻味。当然,我们从这次投稿过程获得了很多深刻的教训,其中我们认为最深刻的两点是:

(1)             往往认为最可能成功的某件事,却莫掉以轻心,因为有可能是最不能成的。

(2)             不要抱有侥幸的心理。杂志一般都有“排除可能的审稿人”这样一个选项,有机会的化,还是要用



投稿与审稿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04218-561970.html

上一篇:聊聊悉尼大学的世界性贡献

35 武夷山 赵纪军 吴江文 陈小斌 张宇宁 喻海良 许洪光 褚海亮 李学宽 徐迎晓 朱志敏 王磊 申建秀 苏德辰 徐索文 方跃文 赵帅飞 占礼葵 罗淼 任胜利 刘晓松 徐耀 张军波 王芳 葛素红 相启森 王扣 欧阳林寒 王安邦 肇极 Editage意得辑 zhouguanghui liguoshuai htli thubwli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3 01: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