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学时空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onbin 自我营造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学术生态系统

博文

正能量:解决能源匮乏与气候变化问题之道 精选

已有 5507 次阅读 2013-7-3 14:37 |个人分类:生态研究|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气候变化, 能源危机, 正能量

正能量,本来是一个天文学专有名词,具体表达为:真空并不是一无所有,真空也有着虚粒子的湮灭产生。如果以真空能量为0,那么能量大于真空的物质能量为正,能量低于真空的物质能量为负(百度百科中这么说,我在网上没有找到英文的确切说法)。而目前广为人们接受的,则是它的引申含义:泛指一切给予人向上,给予人希望和追求,使人行动的动力和感情。2012年,拥有“英国大众心理学传播第一教授”头衔的理查德·怀斯曼(Richard Wiseman)出版了他的新书“Rip It Up: The Radically New Approach to Changing Your Life”,同年被李磊翻译成中文版,书名为“正能量:坚持正能量,人生不畏惧”。我没有看过这本书,也不知道原书的正文中是否用了positive energy这个字眼,仅从这个书名的翻译来说,感觉还是非常到位的,也是非常利用时髦的说法。

两周前(2013-06-20),看到Nature周刊中,也有一篇以“正能量”为题的通讯文章。那天比较忙,粗粗过了一遍;今天再一仔细阅读,感觉收获颇丰,顺便介绍给大家。这篇文章的大意是要改变我们对能源匮乏与气候变化的态度,提倡以后应专注于能源转型和解决方案的研究,而不是总是强调其危险和损失。

文章开篇利用世界著名经济学家丹尼尔·尤金的想法的转变来说明问题。1979年尤金坦承自己不知道自己对能源的态度是乐观还是悲观,当他看到美国在1970年代没有为维持石油产量而付诸努力,直到后来石油产量迅速下降,所以当时就宣布自己是一个悲观主义者。他当是认为石油产量不会一直增长下去,一定存在一个“石油峰值”,然后迅速下降,美国也将陷入能源危机,而且还很难解决。其实,这个问题今天依旧存在,但尤金现在却用最响亮的声音告诉世界一个完全相反的故事:未来石油资源丰富。嗯!真的么?读到这里,我不得不继续读下去。据说2011年,他在《华尔街日报》的一篇社论中就断言:技术的进步将继续挖掘新的石油资源,而那个峰值却“仍然依然遥遥无期”。过去有关报道石油资源的信息层出不穷,也经常出现在媒体和政策圈之中,但石油产量会增长的预测一直被证明是错误的。不过,这个老生常谈的事实并不能吸引大家的注意力了。自1956年M. King Hubbert首先预言石油峰值以来,石油悲观主义者也找到了更多精确的数据来论证之,但为什么这些故事却如此缺乏吸引力呢?

文章认为,人们往往喜欢听正面的信息。通常,在对待能源问题与气候变化争议方面的危险和损失这样的问题上,科学家们苦口婆心进行解释,但对持中立和反对态度的人似乎并没有什么帮助,因为要理解这些复杂的话题,需要掌握高科技的定义与概念,而大多数人并不具备这个能力,因此只能通过一些晦涩的政策措施来缓解一些可能出现的麻烦。而讲一个乐观的故事,通过介绍解决方案、转型和恢复等方面的语言,可能更有说服力,也更可能促进有益的行动。比如,一个乡村小镇是不可能建立一个风力发电厂来应对气候变化的,但是,如果这个项目看起来可创造就业机会和改善当地经济,同时又赋予社区一定的权利而增强其自力更生的能力,则可能会受到当地的支持。

巴黎的国际能源机构(IEA)和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EIA),以及大银行和媒体其实一直在不断地在安抚我们:未来的能源供应充足的,技术的进步将使能源价格维持在可接受的范围之内。 并断言美国从页岩层获得的繁盛紧油资源将是一个“游戏规则改变者”,还称美国在2020年的石油产量将超过沙特阿拉伯而领先于世界。而在现实中,维持石油作为燃料的合理价格似乎变得越来越难。全球常规石油的产量在2004年底停止增长,而从2004年到2012年,石油行业的投资却翻了一番,达到每年6000亿美元,而石油价格几乎翻了两番。平均年产量仅增长4.3%,这抑制了全球经济的发展。据EIA未经证实的“高度不确定”估计,目前美国在技术上可开采(但经济上不一定是可行的)紧油资源为580亿桶——足够供应美国消费8.6年。还有媒体和能源产业普遍宣传的:美国有一个100年的天然气供应量。但后来证实其干气储备按照美国2012年的消费速度只能维持12.5。美国石油协会等承认:世界石油供应“一直在努力跟上不断增长的需求”。2010年,EIA回顾了自己的预测历史,发现他们严重低估了石油、天然气和煤炭的价格,落后10年之久。IEA预计中东石油供应将在2000年和2030年之间翻番,还有另外10%增量,来自加拿大的含油砂、委内瑞拉的重油和天然气液化(将天然气转化为液态燃料)。数年前,生物燃料被视为一个解决方案,但现在看来这些预测多么荒谬!乙醇是一个低品质的燃料,但生产却是昂贵的,还推高了食品的价格,引发了2007年墨西哥的“玉米饼暴乱”事件。从加拿大油砂中生产的石油产量,在2012年达到每日160万桶,仅超过2006年所预测产量的一半。重油和煤炭液化燃料(将煤炭转化为液态燃料)还必须增强其实用性。2005年曾经被吹捧的转型代表“氢经济”连墓志铭都没有留下就黯然褪去。这么多的故事,通常是基于计量经济模型随经济增长的路径图。他们不是基于实际的自然资源做出的假设,因此存在偏差。在石油和天然气公司以及能源机构有数十年工作经验的科学家和经济学家,预测全球液体燃料的供应会在2020年前开始下降。这些预测者给出了一些标志性的结果,但很少有人听说过,媒体普遍会漠视他们的结果,一些有关能源政策方面的公众争议也被扼杀。

在能源、气候变化和资源匮乏等问题上,科学家们必须学会如何像广告商或者游说者那样讲一个吸引人的故事,这个要求显然很高。对涉及某个故事的人,必须与其群体的信仰相符。我们的沟通方式必须适应一个事实,那就是大多数人的想法是自动的,并不遵循什么理性逻辑。人们相信符合他们的情感、联想和体验的故事,而不是主动评估的证据。这就是为什么石油峰值的故事2008年在新闻界获得了广泛传播,因为石油和汽油价格飙升符合人们的体验。而当价格下跌时,这个故事也就褪色了。例如,'peak oil'(石油峰值), 'oil prices' (油价)和 'gasoline prices'(汽油价格)这三个词在谷歌趋势查询上就具有非常强相关性(见图。大家也可用谷歌趋势进行验证:http://www.google.com/trends/)。同样,极端天气事件,如飓风和龙卷风,容易在短时间内吸引公众的眼球,而几十年在全球变暖方面的警告却很失败,两者显然是存在复杂的关联性的。飓风桑迪,2012年10月肆掠了美国东海岸,却鼓舞了纽约州州长Andrew Cuomo,他宣称“那些说天气形势不会发生急剧变化的说法是不肯接受现实”。

 

一个故事通过媒体放大也必须是正面的。在充斥链接诱饵(Link Bait,指网站上因为一些有趣的内容或特性,吸引用户愿意从其他网站放置链接并链接到这些有趣的内容)的新闻杂志和网站中,追求精确性已经是件很困难的事儿,编辑和记者们只想发布那些倍受欢迎的故事。如果我们想要在能源转型和应对气候变化方面采取行动,我们必须提供具体的、可行的解决方案。同时,我们应该采用一种乐观的、易处理的方式来提出解决方案,并针对特定的世界观人群进行调整。

在加州兰开斯特的莫哈韦沙漠城(Mojave Desert),许多人都在当地的一个空军基地干活,市长R. Rex Parris通过努力已采取正面的策略,使他的城市成为美国第一个净碳排放量为零的城市。Parris说:“我们不能自上而下地修复气候变化的影响,但我们却可以很容易自下而上地解决之”。他采取的策略,不是吓唬他的市民,而是利用城市建设和规划部门的权威性鼓励太阳能发电。兰开斯特也是加州人均太阳能生产最高的地区。同时,他们还要求新住宅开发商,在建造房屋的时候,必须为每一个家庭建造至少1千瓦的太阳能发电装置。这是在美国第一个城市有这种要求的城市。加州另外一个小镇Sebastopol紧随其后,要求所有的新造建筑必须安装太阳能光伏系统。这种自下而上的方法也在堪萨斯州的农业小镇Greensburg开始实施了。2007年,一次龙卷风摧毁了城市的大部分地区,居民聚集在一起,开始谈论绿色建筑的问题。他们精心打造一个新的计划,致力于“为了后代来共同作战”,这要求所有的新建筑必须通过能源与环境设计评级系统的认证,达到可持续建筑标准。镇上的新社区风力电场,通过公私合营而建造,可为周边的其他城镇输送12.5兆瓦的电力。

转型城镇(transition town)运动于2005年起源于英国托特尼斯(Totnes)镇,其宗旨是让在地居民与其所在的城镇如何共同应对石油峰值、气候破坏和经济不稳定所带来的生活剧变,并提早做好相关的准备。转型城镇运动并非以低碳或可持续为旗号,而是要恢复社区的经济韧性,这与我们平时将绿色能源与经济发展对立起来的想法有许多差异。显然,这样的举措增强了更多的恢复能力来应对威胁,比石油峰值的建模者贡献更大。这些转型城镇包括很多地区,例如亚利桑那州的图森市和荷兰格罗宁根市,大家通过创建社区花园、建筑太阳能系统和分段对河流进行清理等措施,让这些地方变得更可持续。这个网络目前已经有全球数千城镇加入了。

为什么这些地方的方法奏效了呢?人们喜欢自己是具体解决方案的一部分,而不是受制于诸如石油依赖和气候变化这样的无形问题。他们希望抓住的东西能给他们带来希望与乐观。利用这样的感觉,应该成为那些寻求可持续解决方案的共同目标。这些当地的措施定能让我们远离对化石燃料的依赖,转向可再生能源,并远离个人车辆而转向公共交通。与采用间接的惩罚性政策机制相比(比如碳税),我们更应该提倡上网电价方案,鼓励可再生能源,发展更好的铁路网络,自行车友好的街道,本地食品生产,以及对我们建筑环境效率的改进。增加铁路的使用可以减少对石油的永久需求和规模,但是我们更应该突出这种出行方式的优点:火车是一个更安全、更便宜、更轻松、更有效率的交通方式。自自2008年油价暴涨以来,几项研究都已表明上班族更喜欢使用公共交通。过去,我们对气候变化和能源危机方面的宣传经常使用”可怕“和”威胁“等字眼,似乎并没有调动多少积极的响应。因此,我们应该改变一些思路了,正如古老的销售谚语所说:“卖煎牛排的嘶嘶声而不是牛排”(Sell the sizzle, not the steak)。


参考资料
[1] 正能量。http://www.baike.com/wiki/%E6%AD%A3%E8%83%BD%E9%87%8F
[2] Communication: Positive energy. Nature 498, 293–295 (20 June 2013) doi:10.1038/498293a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02444-704896.html

上一篇:寻找属于自己的鸡尾酒
下一篇:我们对可持续发展的认识亟需更新

32 武夷山 戎可 赵建民 庄世宇 张骥 彭真明 曹建军 李宇斌 陈国文 李学宽 王远东 陈楷翰 杨正瓴 陈铁喜 赵美娣 赵纪军 王英辉 王峻晔 孟浩 董文娜 罗春元 强涛 李土荣 石东兴 苏德辰 唐常杰 孙学军 杨帅 蔡庆华 biofans qiaoaiguo7801 liyigo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3-7 09:0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