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n2010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hn2010

博文

闲说推导公式 精选

已有 12398 次阅读 2017-9-18 09:59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读大学那会儿,闲得无聊的时候就喜欢去推导书本上的公式。晚自修时,跑到三教、四教或五教的随便一个没课的教室里,找一个后排阴暗的角落,把老师讲过的书上的那些公式一个个地推导出来,总感觉这样才学得牢,学得扎实。而且,在推导公式的过程中,其实也能够有一点点的成就感,填补一下内心的空虚。话说,后来才知道,我以前经常去自修的地方——三教和五教,都是传说中发生校园鬼故事的地方。特别是三教,听说以前是万人坑,戾气重得很,所以三教的布置都和别的楼不一样——三教是四合院布置,说是因为鬼不会转弯,三教后面的小树林也很讲究,说小树林其实是一个八卦图,这样才镇得住万人坑下的厉鬼。五教呢,传说文革时候一位老教授不堪忍受屈辱,上吊死在了教室的电风扇上,他的冤魂一直留在五教里没有散去,传闻说多年前的学长在自修到很晚时遇到了老教授的冤魂。各种鬼怪的传闻说得是有鼻子有眼。不过三教后来也不用来上课了,成了商学院的办公楼。

那个时候,因为喜欢推导公式,所以就特别希望考试的时候老师能够出些难的题目,那样一来别人都做不来而我自己会做,我就有机会脱颖而出啦。然而,实际上大学里的考试都非常简单。考试前老师通常会把重点划一划,考试题目全是平时的习题。所以,大学里的考试并不需要什么智商,只要考试前把老师画的重点好好学习一下就行了。通常在临考前两三周,同学们都开始泡自习室自习,我倒不慌不张地看起闲书来。成绩一出来,往往我就傻眼了,那些平日里不怎么学的同学都可以考得比我好啊。我郁闷啊,刻苦学习一学期,还不如人家考前突击两礼拜。

那个时候,我常常幻想着有那么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一个干干净净的姑娘宛若春风的到我面前,崇拜地对我说:“你好厉害啊,这么复杂的公式你都推导得出来!做我男盆友好不好!”现在看来,能够有这样的幻想,就说明我其实是一个情商极低而且又以自我为中心的家伙。姑娘们早已不是初中高中时候那样,因为你会解几道数学题几道物理题就崇拜你。大学里的姑娘们喜欢的白王马子,或是在篮球场上指点江山,或是在学生会活动中挥斥方遒,或是在各种酒桌饭局上侃侃而谈。要么儒雅风趣,阳光自信,要么血性十足,要么孔武有力,虽然各不相同,但是很明显不会有人注意到我这样的除了推导公式一无所长的。我空有一身推导公式的好本领无处施展,空有一身推导公式的才华无人知道。好惆怅啊,有一次,我曾在流体力学的书末页郁郁不得志地写道:“推导完整本书的所有公式,也不能帮助我找到个女朋友。”

回头看看,当年花费了那么多时间推导公式,给我带来了什么呢?仔细一想,还真的是啥也没有带来。当年那些上课睡觉下课玩游戏就是不听课的同学们,现在也都混得不错。我这个把近十本书的公示都推导完的怪人,也只是勉强养家糊口。有人说,多推导公式能够让人思维敏捷,数学就是用来练习人的思维能力的。实际上,这个观点挺扯蛋的。人的时间和精力是有限的,与其把那有限的时间用来推导些不能给自己带来好处的公式,还不如把那时间用来干点既能提高自己能力、又能给自己带来实际利益的事情。哪怕是玩玩网络游戏,不仅锻炼团队合作,还能和同学们交流交流感情,而推导公式只会让自己看起来很孤立很离群。要是我那个时候把推导公式的精力好好用在钻研女生心理上,也许我已经妻妾成群了,哪儿还会像现在这样为了成个家而苦恼呢。

如果非要说推导公式给我带来了什么,那大概就是大四时候的保研考试吧。那个时候获得了推免名额,不过推免过程中还有个笔试环节,题目基本都不难,只是试卷最后一个大题是推导流体力学里的“纳维-斯托克斯方程”。貌似全专业只有我推导出来了,所以我获得了保送中科院的资格。其实推导不出来也没有什么,因为我本来就可以保送华理,再不行还可以自己考到中科院的。再说了,现在回过头来看看,其实保送到中科院未必就比在华理好多少吧。很多人都问,你已经在华理了,怎么还跑到我们中科院来(言下之意就是,我的选择并不明智)。

说到保研,大学的那个时候,有一次跟陈昊子说过自己喜欢推导公式,她就说我应该去做科研。我也就一心想要当科学家,甚至觉得工程师都入不了自己的眼,只有当科学家才算是不辜负自己的才华(是不是喜欢推导数学、物理公式的人都有点我这样的自大狂?)。其实,科学家是最难当的,中国的科学家更是难当。“一将终成万骨枯”确非危言耸听!确实,饶毅、施一公、颜宁这些大科学家是光鲜,但是全国那么多大学教授,能够载入史册的能有几个?更多的是,苦逼的年轻大学老师们为了二十来万的科研经费而“为伊消得人憔悴”,为了“中级”、“高级”的职称而斯文扫地。

时光飞逝,一转眼走上工作岗位已经二载有余。但是,如今我的看清了,现实社会并不需要推导什么公式,更需要的是为人处世的哲学。这时我才懊恼,当初要是把用来推导公式的时间用来钻研厚黑学,说不定我的位置也许能够扶摇直上九万里,而不是现如今……要是我把推导公式的时间用来钻研麻将,也许我都可以在麻将桌上挥斥方遒了,而不是现在每次都上不了台面。话说,我现在所住的教工小区里,为啥每天从早到晚都有麻将声?

如今我也找了个普普通通的工作,在一个二本末流高校里教大学生们推导公式,也算是干着自己的老本行。在讲台上给学生们推导公式的时候,说实话,我内心是激动的。这些奇妙的数字让我心潮澎湃,所以我在讲台上讲得热血沸腾,唾沫横飞。是的,我看到了讲台下的同学们的厌倦,也看到了大批同学在专心致志地玩手机。我不想去制止他们,因为我自己都在怀疑自己在讲台上推导的这些公式对他们有什么价值——推导这些公式所消耗的时间与精力,并不能够给他们带来什么实际的利益。考试不会要求大家去推导公式,因为太难了怕他们都挂;工作后也不需要推导公式:假如他留在了本行业搞设计,有专门的标准去供他们查找,并不需要去推导这些公式;假如他毕业转行了,比如说搞销售或者考了公务员或者事业编制,更不会用到书本上的这些公式。我甚至很同情那些在我推导公式时候认真听讲的同学,因为他们正在努力学习一项让他们失败的无用技能,对他们的将来与人生,毫无价值,甚至会让他们因为学会了推导公式而骄傲自大,走上失败之路。

其实,虽然在黑板上推导了那么多高深的公式,考试的时候我们对学生的要求,却低到甚至不需要记住推导结果。因为不学的学生太多了,而罚不责众啊,我不敢让这门课挂科的人数太多,否则就是给自己找麻烦了。领导们在学院例会上也都讲了要对同学们如春风般温暖,我怎么好对学生像冬天般严寒呢?所以,考前给学生答案去背一背,然后顺利及格,然后顺利毕业,然后他们顺利地考个公务员事业编制啥的,然后过上幸福的生活,这样最好,皆大欢喜了。

所以,我觉得学校里的学生们,与其拿那时间和精力来推导公式,不如去搞点兼职赚点钱,或者呼唤一帮同学们去喝喝酒,打打麻将。其实,打麻将、喝酒、溜须拍马,这些才是中国社会必须的社交技能啊。大学生们应该在大学里多练练这些社会技能,才能在将来激烈的社会竞争中处于不败之地,或者谈几场小恋爱,不辜负大好青春年华。

总之,推导公式是一个奢侈的爱好,和赌博、吸毒、玩网游差不多。它不会给你带来什么实际的东西,只会让你浪费时间,消磨精力,获得一点点微不足道的成就感。所以呢,奉劝将来人,不要沉迷其中不能自拔啊。

中国社会目前还不需要推导公式这项技能。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98457-1076404.html

上一篇:淑世主义:(1)宇宙的演化方向
下一篇:淑世主义(2):欲望与人类文明进步

37 王振亭 孟佳 王安良 郭战胜 王立新 杨文海 张启峰 邹德虎 康建 李颖业 柳林涛 张学文 马志超 袁有录 叶涛 刘全慧 褚昭明 赖龙泉 耿聰 段法兵 武夷山 张明武 韦玉程 文克玲 王林平 贺鹏 王福昌 于伟伟 严晓文 陈楷翰 xlsd sunjian1016 zhongmiaozhimen lrx zjzhaokeqin antc yangb919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9-18 13:5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