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lvip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clvip

博文

教育神经科学的原则和实践(评论鲍尔斯)

已有 2092 次阅读 2017-1-15 09:42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教育神经科学的原则和实践(评论鲍尔斯)

  鲍尔斯认为在教育实践中神经科学没有任何的作用,教育神经科学的信息是微不足道的或者是轻微错误的,低估了这个新的研究范围和跨科学研究的复杂性。在这篇论为中我们认为鲍尔斯的断言扭曲了这一新领域工作的本质和目标。

   教育神经科学认为脑功能的研究有助于理解基本的学习过程,以及理解基本学习过程的有关教育,并改善教育与学习。

在本文中,作者尝试消除对教育神经范围的混乱,关注了一般神经科学,心理学和教育之间的关系,通过教育神经科学的例子说明这种关系。强调教育者在教育中运用神经科学和心理科学的重要作用,同时纠正了鲍尔斯的一个错误,定义了当前理解的教育神经科学的目标和范围。

解释水平

1.鲍尔斯对行为证据不加批判,认为许多行为的测量是可靠的和合理的,心理测量不存在行为变化并意味着行为没有发生变化。鲍尔斯误解如果行为没有变化,神经影像也没有什么。如果行为不改变,鲍尔斯做一个经典的误解 - 无效结果。教育神经学的目的就是用大量的解释水平来更好地了解学生是怎么学习的。

2.神经科学与心理的关系是收敛和约束,而不是竞争。

在认知神经科学中,脑的信号活动只有与行为数据中导出来的数据联系在一起才会有解释意义。没有人在教育神经科学的工作领域中倡导二元论或知识层次。相反,这个领域多水平的解释共同增强我们理解学习与发展。

下面作者从5个方面说明教育神经科学方法的示例和潜力

1.神经科学发现约束心理学

在神经成像技术出现之前,在人类中的学习几乎完全拴在行为数据。科学依据神经基质与基于心理的模型相关联数据,这进一步约束模型。简单地说,如果一个心理过程已经确定存在心理机制,然后我们的理论认识如果受到行为数据和生物数据的约束,理论过程有更大的预测能力。我们认为,这个方法已经被科学家广泛在探索人类行为中广泛的接受。

2.教育神经学的目的旨在通过神经和行为数据的模型来激励教育思维和实践

鲍尔斯认为神经科学与设计和评估教学策略是无关的,判断教学有效的唯一标准是行为,即孩子是否学习,反映在行为。这是一个没有创造性的看法,成像研究揭示了复杂认知能力不能从行为数据单独预测,这些都导致新型教学研究。

这种细微的研究序列,在神经科学中,通过心理调节,并应用与教育,更准确的代表教育神经科学的研究。

教育神经科学科学在数学方面的贡献是也被挑出来批评,特别是Butterworth等人。2011)。这些作者特别考虑了计算障碍的情况,他们认为这是数字意义上的不足,并提出关于这种条件下的教学理论的补救。他们的论点是片面化的,结合教育神经科学定义的目标与教学原则能帮助患有计算机障碍的孩子啊,教育神经科学研究的特征是在解释水平上与教育神经科学家、心理学家、教育学家的合作。

3.教育神经科学可以有助于早期识别

鲍尔斯认为早期神经科学评估旨在识别有语言或数学困难风险的儿童在头几年是多余的,因为干预措施不能在孩子上学前开始,这个说法,歪曲了早期识别和干预的价值。神经标记可以识别有阅读问题的儿童,在他们行为能力之前采取语音识别测试,一旦这些儿童被识别,他们将获得额外的教学支持。在入学的第一天,而不是在最终失败前挣扎几个月。

4.教育神经科学有助于更深入的了解策略(包括补偿)

鲍尔斯建议,教育神经科学的目标应该是补救基本的不足而不是推动补偿战略。干预可能是最好的,目的是补偿方法而不是恢复原则。然而教育神经科学推进了一个方法和补偿框架,因为两者都可以通过基本的生理机制有更深的的了解。更好地了解有障碍的学生干预后的脑区的功能,连同心理学和教育学的洞察力,有助于进一步加强这些途经的干预措施和增强结果。

5.教育参与

教育神经科学研究人员知道两个不同种类的观众(科学家和教育家)正在听他们的消息,科学家谨慎的考虑科学和教育的问题,然后阐明与实践的联系。如果问题是复杂,那么理解和传达它们对教育者的影响任务更是如此。即,它要求专业知识,但也要了解教育。因此确保科学家和教育家之间的教育神经问题是重要的,两者在教育神经科学领域发挥不可或缺的作用。

教育神经科学研究人员认为,教师理解和教师实践可以受益于教师培训和发展,包括什么是科学已知的可靠的知识。

澄清数据

正如前面论证所述,教育神经科学没有声明只有神经科学会改善教育,或教育成就应该使用脑成像技术评估。

鲍尔斯对教育神经科学的目的有所误解,例如,教育神经科学研究人员认为神经科学提供的论据是一种更直接衡量学习影响行为本身的的方式Bowers2016,第5页)是由这个明显的支持引自Goswami2004a)。Goswami从来没有说过神经科学比行为本身提供了更多直接的方法来衡量对学习的影响。仔细审查她的在教育神经科学论文揭示了Goswami认为揭示教育神经科学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很少能直接回报课堂教师。

结论

评论Bowers是一个宝贵的机会,以反思教育神经科学的新兴性质。我们总结一下我们在这里反思的关键点:
教育神经科学是是试图在认知神经科学,认知心理学和教育实践之间建立桥梁。

所有三个领域都在不同的描述水平上学习和收集数据理论,这是可以相互贯通的。
行为和神经数据可以帮助我们理解学习等,反过来,教育实践中和教育背景设计的选择,可以帮助测试和为认知神经科学和心理学的理论提供信息。教育神经科学不支持直接从神经测量到课堂实践。
教育者对学习的想法,可以在科学理解所涉及的过程和科学观点和教育专家对教育的意见所收益。

编译自http://psycnet.apa.org/?&fa=main.doiLanding&doi=10.1037/rev0000036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8335-1027678.html

上一篇:教育神经科学的原则和实践(评论鲍尔斯)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3 12: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