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科学“叛徒”的世界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qhuang 脚踏实地的土鳖,仰望星空的猴子

博文

老邪、外国女郎与蕾丝内裤

已有 4436 次阅读 2014-4-24 11:04 |个人分类:乱七八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贝叶斯, 老邪, 蕾丝短裤

老邪、外国女郎与蕾丝内裤


自从老邪一“脱”走红,小邪就被娱记们盯上了,希望能披露一些关于老邪的“麻辣故事”,迫于生计,无情地把老邪出卖了。哥,算不算,您说了算!

********************************************

不久前,有好友QMe:

小邪,老邪中邪了!

还有这事?老英雄他中什么邪?

桃花!

花粉过敏?

不是,是内裤过敏!

化纤内裤?

蕾丝内裤!

哈,老邪还有这等嗜好?

告诉你吧,老邪迷上一位穿蕾丝内裤的外国女郎,她叫贝叶斯。

英雄难过美人关,更何况是洋美人。

。。。。。。

晚上偶过老邪的“办公室”,抬头望见房间的灯还亮着,隐隐约约一个“女人”的身影在窗前晃动,传说中的“贝叶斯”?去见识一下!上楼正欲敲门,屋内传来老邪低沉的声音:正等着小邪和我掐架呢。真邪门,老邪能掐会算?犹豫了一下,心里话小邪还真不惧与老邪过招,担心的是江湖险恶,若有人捕风捉影:老邪与小邪为一女人打起来了!到时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啊。

科学网朋友都知道,老邪比较“花心”,表现在兴趣广泛,这回移情“贝叶斯”,也算情理之中。关于美女贝叶斯的故事,小邪虽早有耳闻,因她不是我的菜,所以不是特别关注。贝叶斯,全名 托马斯·贝叶斯,二百多年前,他提出了被后人称为贝叶斯定理的概率关系式:

P(A|B)=P(B|A)*P(A)/P(B)

上式中,A和B代表两个随机事件,P(A)是单独发生A事件的概率;P(B)是单独发生B事件的概率;P(B|A)是A事件出现的前提下,再发生B事件的概率;P(A|B)是B事件出现的前提下,再发生A事件的概率。关于贝叶斯定理的理解与解读,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翻翻书,或放狗拜读一下。

CY说:我是大约明白贝叶斯的,以前学的时候做题带公式也没问题,只是直觉上总觉得别扭。相信与CY有类似感觉的不止她一人,小邪对“贝叶斯”也一直没啥感觉,老邪试图通过给贝叶斯穿蕾丝短裤以增加其吸引力,此举无疑是彻底失败了。

概率是对随机事件发生的可能性的度量,概率统计早已融入到现代科学的所有学科领域,也无孔不入地渗透进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马航飞到何处去?中国、美国打起来的可能性多大?房价什么时候开始跌?刚买的彩票能中奖吗?股市什么时候涨呀?今年的基金申请会中吗?研究生能找到好导师、导师能选到好学生吗?心中的女神会接受屌丝的爱吗?。。。

概率统计看上去像科学,其实就是街头八字算命,总有蒙对的时候,用“蒙”有人肯定不爽,不过这绝对是实话实说。就像迷信一样,概率统计生存的基础,是人们对概率事件发生的本质和原因不了解或不想深入了解,一旦弄清事件的本质,所谓的概率统计结果都将被破坏,例如:

1、抛一枚硬币,理论上出现正反面的可能性各为1/2。而一名专业的抛币者(或把银币变大),却能完全控制正面或反面,掷骰子也一样,它们的规律都是可以人为掌控的。

2、生男生女,以前认为是上帝安排的随机事件。到了能控制精子、卵子这个层面,随机性就被彻底破坏。

3、花2元钱买一注彩票,你就有机会中千万大奖,卖彩票的都这么忽悠,事实上,让谁中头奖,摇奖人说了算。

。。。。。。

现实生活中(科研也一样),很多人陷入概率的陷阱而不能自拔,概率统计的先验结果在宏观集体上有一定的指导和参考意义,但对判断个体的行为是毫无意义的。就比如,老邪吸没吸毒?老邪出没出轨?。。。,算出概率为99.9%或0.1%,有何差异?因为真相只能是1(有)或0(没有),99.9%可能是0,而0.1%却可能是1。事实上,老邪脑子无比清楚,99.9%仅仅代表老邪很值得怀疑,只要不是100%的铁证(比如捉奸在床),司法上就是证据链不完整,不可以骤下毒手抓人,你还得“补充侦查”。

最后讲一段老邪与蕾丝内裤的八卦故事,也算作与老邪的一架吧。

老邪做任何事情,总是全身心地投入,大冬天讲课也能汗流浃背,所以,手帕是他的随身必带品。春节刚过,陈安研究员请老邪做一场学术报告,题目是《关于国家重点实验室开放基金》,科学网博主武夷山、王德华、孤魂、老蒋、YC、CY、LL、吕秀齐、迟菲、王海辉、赵明等悉数到场捧场。

老邪是典型的人来疯,听众越多表演欲就越强,一会儿功夫就汗如雨下,他习惯性地从电脑包摸出“手帕”揩汗,突然,听众轰地一声笑开,老邪很淡定地说:“我不穿袜子,喜欢用袜子擦汗,吸汗效果好,...”老邪边说边继续擦汗,还幽默地地把“手帕”放在鼻子上闻了闻:味道真不好!此时此刻,听众已经笑倒一半。

CY终于忍不住了:老邪,看看您手里是什么?蕾丝内裤!老邪定睛一看,喊了一小声:啊!。。。老邪不愧为江湖老将,转眼就面带微笑:应LL教授之邀,后天我要到清华大学做报告,题目是《蕾丝短裤之谜》,这是道具,欢迎各位届时继续捧场!说着瞟了一眼坐在第一排、手足无措的陈安,心里说:望你安好,应急靠我!

老邪正为自己的灵机一动得意着,听众席中突然站起一年轻女子:老邪,瞧你装的,那不是你的女研究生贝叶斯的内裤吗!闲话少说,虽然陈安采取了一系列应急措施,老邪走桃花运的消息,还是第一时间传进老邪夫人的耳朵。

夫人:听说最近桃花盛开?

老邪:春天终于来了!

夫人:第二春?

老邪:春来春去,几度风雨几度春秋?

夫人:装,继续装!蕾丝短裤是怎么回事?

老邪:夫人,不要听信谣言。

夫人:谣言?你最近不是在研究贝叶斯吗,算一算你出轨的概率。

老邪:这根本就没法算。

夫人:薛宇不是算出来29.41%。

老邪:他还算出67.57%。

夫人:这不更能说明你有问题。

老邪:这只能说明,所谓的概率预测是胡说八道。

夫人:难道一定要“捉奸在床”。

老邪:当然,司法上就是证据链完整。

夫人:CY说得好,狡辩的男人总能想出千奇百怪的理由来糊弄女人。

老邪:不然你去问问你的偶像陈安。

夫人:陈安是你的死党。你不是还说过,有陈安,不平安。

老邪:陈安是研究应急的,不平安才需要应急,有应急事件必有陈安,比如昆明、马航。

夫人:算了,我还是去找你的死敌小邪。

老邪:随便,身正不怕影斜,人正还怕小邪?

***************************

师母:小邪,听说过老邪的事?

小邪:蕾丝短裤?有所耳闻。

师母:唉,想不到呀!555555...

小邪:师母勿要伤心。

师母:你说得倒很轻巧,这回我决不能饶他!有人建议我到科学网开博,也有人建议找方舟子,还有人建议直接到《中国科学院学部科学道德建设委员会》进行举报,你认为哪个效果好?

小邪:哪个效果都不好!师母请冷静!此事必有蹊跷。

师母:怎讲?老邪一直夸你能掐会算,老邪出轨的概率多少?

小邪:概率,让人不明觉厉,其实都是为了隐瞒真相!

师母:我也觉得不靠谱,玩概率就像玩暧昧。

小邪:言归正传,我认为老邪是清白的。

师母:理由?

小邪:1、老邪真出轨,有必要收藏内裤吗?2、收藏内裤,会放在电脑包里?3、那天报告会上的女子,显然是有备而来的。4、出事后,为什么有那么多人为你出谋划策?目的昭然若揭,要置老邪于死地而后快。。。

师母:听起来很有道理,是阴谋?

小邪:老邪以快人快语而闻名江湖,这难免得罪身边的某些人,。。。

师母:谢谢小邪,我懂了!

小邪:不客气,顺便转告老邪,不要再迷恋贝叶斯,那只是传说。

。。。。。。

有人把描述微观世界的物理学玩成了概率统计,认为上帝是掷骰子,借李总理的一句话:开什么玩笑!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80705-788088.html

上一篇:科学就是追求简单
下一篇:【学术打擂】什么才是简单的科学?

28 刘艳红 杨金波 曹广福 陈楷翰 赵美娣 陈小润 罗德海 罗教明 陆俊茜 马建敏 梁进 杨正瓴 刘立 王春艳 曹建军 庄世宇 武夷山 徐晓 魏青山 魏武 张鹏举 黄德民 Majorite ybtr3929 anran123 eastHL wangqinling tuner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8 02: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