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科学“叛徒”的世界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qhuang 脚踏实地的土鳖,仰望星空的猴子

博文

中国科学院需要六个反思

已有 10183 次阅读 2011-5-26 13:06 |个人分类:科人网事|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我心中的中国科学院,征文| 征文, 我心中的中国科学院

    首先感谢赵彦先生的邀请,并授权于我对神圣的中国科学院说三道四。昨天给曹广福大侠留言:任务挺艰巨的,还没有完成,是送花还是开炮?曹大侠回复:兼而有之或许更好!经过一夜的敲打,不知道这篇博文是“花”还是“炮”,希望是一颗曹大侠说的“花炮”!

中国科学院需要六个反思
 
      与共和国并肩前行的中国科学院即将迎来六十二华诞,在这大喜的日子里,院内院外齐欢唱共庆贺,有人敲锣打鼓,也有人鸣放鞭炮,我就不凑那份热闹了。不是说六十而耳顺吗?刚过耳顺之年的中科院应该能听一些不耳顺的话,咱就来篇煞风景的说三道四吧。
 
      我心中的中国科学院是什么?小时候,我心中的中国科学院是中国文学院,因为院长是大文豪郭沫若先生。上大学后,我心中的中国科学院是《中国科学》,听老师说能在上面发表一篇文章,就基本奠定了自己在中国学术界的王者地位。而现在,我心中的中国科学院是“官院”,院内供养着近千名被称为“院士”、相当于副部长级别的学官。若问未来,我心中的中国科学院是中国原始创新的发源地,是一群有着孩子般天真的科学人实现科学梦的天堂,本土第一位诺贝尔科学奖得主、第一位菲尔茨奖得主将在那里诞生。
 
      虽然是中科院的院外人士 ,幸运地与中科院的一位“亲生子”(中科院沈阳金属研究所)有过长达半年的零距离接触,所以,时常会自作多情地要与中科院攀亲戚。有了这层特殊关系,我就开门见山吧!
 
      大家都知道钱学森之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钱老是问吗?不,钱老是打,是鞭打!这鞭子看似打在中国高校身上,其实是抽在中国科学院的心头上。建院六十多年,虽然有两弹一星这样的辉煌,可作为中国科学研究的“国家队”和“王牌军”,在经费一年比一年多、设备一年比一年先进、人才引进力度一年比一年大的情况下,中科院又培养了多少杰出人才?大师有木有?科学院难道不应该好好反思吗?
 
反思一:科学舞台为什么被占领?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迎来了“科学的春天”,中科院充分发挥了科学“播种机”和“火车头”的作用,在“向科学进军”的号召鼓舞下,多少青年探索科学的热情被激发!多少青春在科学舞台上飞扬!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不到二十年时间,科学舞台就被娱乐舞台完全占领、彻底替代,共和国的新生代终日沉迷于娱乐世界。是大众远离了科学,还是科学远离了大众?不管答案是什么,也不论造成今天这样局面的原因有哪些,科学院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反思二:院士为什么会成为中国科学的毒瘤?
      曾几何时,院士不仅仅是学术荣誉,更是崇高学术品德的象征。随着院士队伍的大扩容和泛滥,“院士”已开始与学术不端、学术腐败联系在一起,成为学霸的代名词,成为中国科学的毒瘤。两年一次的院士大选,更像是娱乐界选秀和全国荒诞剧大赛,各路演员使出了浑身解数,跑的跑跳的跳、包的包装的装、骗的骗抢的枪、哭的哭闹的闹,丑态百出,真是叫人大跌眼镜。更令人称奇的是,不少已过古稀之年的老先生都赤膊上阵,为了院士我还想再奋斗500年!他们追求院士头衔是为了科学吗?显然不是,他们更多的是为了能终生享受副部长级特权待遇。在“院士”巨大好处的诱惑下,多少有为的中青年科学家早早地放弃了科学追求改追“院士”?劳民伤“才”的院士制度是改革还是废除?
 
反思三:引进的人才为什么被平庸化?
      近年,中科院在引进人才方面已经做了不少工作,人才引进的规模和质量都在不断升级,从“杰青”、“百人”到“千人”,但效果却总是差强人意。来了“百人”跑了“杰青”,来了“千人”跑了“百人”,领导不爽“千人”滚蛋等怪现象时有发生。为什么美好的“引人”工程,却演化为“引敌”或“引狼”工程?设想中的科研合作、强强结合与互补,成为你死我活的争斗,这背后的深层原因是什么?人才引进和人才队伍建设是不是被当作政绩工程来完成?
 
反思四:为什么《中国科学》的魅力不在?
      中国科学院主办的《中国科学》,被认为是中国自然科学基础理论研究领域最具权威性的学术刊物,就像现在大家追逐Nature和Science一样,老一辈学人曾把在《中国科学》上发表论文当成毕生的奋斗目标。今非昔比,作为世界科技论文大国的第一牛刊几乎沦落为垃圾期刊,对于发表在《中国科学》的论文,国内名牌大学在进行学术评估时基本不算,国内一流学者更是不投、不看,出现这种尴尬局面有多方面的主客观原因,在我看来,最主要的是管理落后、思想僵化。业内人士都知道《中国科学》不仅审稿、出版周期长,还存在“以貌取人”“重友轻文”发关系文的现象,国内学术期刊界诸多怪现状已引起有识之士的关注,杜绝论文腐败、净化学术空气能不能从《中国科学》开始?
 
反思五:为什么六十二年培养不出科学大师?
      谈及科学大师,必然会引发一场口水战,什么是科学大师?谁来确认?诺贝尔科学奖和菲尔兹奖获得者,应该是大师的国际通行标准吧?虽然这个标准并非绝对客观准确,我们甚至可以吃不到葡萄式地表示不屑,但作为世界人口第一大国,无论我们是否承认,诺贝尔科学奖零国就是一种耻辱。每年发布诺贝尔奖得主之时,都会引起国人周期性的意淫和阵痛,总有人习惯性地喊出“擦肩而过”“失之交臂”,可我至今不清楚国人哪项科研成果能真正算与诺贝尔奖失之交臂?人工合成牛胰岛素,高温超导,还有吗?一个大师和诺贝尔奖的诞生,是前辈上百次与理想和目标的擦肩才能换来的,先别急着谈如何拿诺贝尔奖,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再得到与诺奖擦肩的机会?大国无大师的窘境不难从“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中窥见,该奖自2000年设立以来共有20位科学家获奖,其中就有15位是解放前大学毕业的,靠八九十岁老先生撑门面的日子还能过多久?
 
反思六:为什么民族科学虚无主义盛行?
      一百多年来,在如何提升人类对自然界的认知方面,包括中科院在内的中国科学家毫无作为,这极大地打击了中国人的自信心、敲断了中国科学家的脊梁。这在中国学术界表现为对洋权威的奴颜婢膝,对洋教条的全盘盲目接受,对于国内的原始创新思想,只要与洋理论有矛盾和冲突,一律打成“伪科学”,谁敢出来挑战洋教条、掀开皇帝的新衣,不问青红皂白地全面封杀,并被戴上“非主流”、“民科”等高帽。科学也是有国界的,国外主流学者打压国人的创新科研成果,这可以理解,因为他们不愿意失去话语权,令人费解的是我们的一些所谓“权威”往往出拳更狠,有一种置之死地而后快的心理。民族科学虚无主义不除,中华科学将永无腾飞之日!堂堂中华五千年的文明,地球上人口最多、最富智慧的民族,难道真的就不能产生可以超越西方的科学思想?
 
      六十二年的中科院有过辉煌,但再多的光环也无法掩盖大师缺失的尴尬。科学院的伯乐们,当你们的眼光穿越太平洋去寻找千里马大师时,是否想过千里马就在眼皮下、大师就在脚下,十三亿人口的大中华,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人才宝库。为中国科学院新时期的整体跨越发展献计献策,显然不是我辈所能妄论的,不过对中国科学院“创新2020”工程,笔者想说上几句,谈不上建言,就算是一声卑微的呐喊吧。创新是产生大师的基础,科学院(乃至中国)要出大师必须:(1). 不拘一格降人才,抛弃唯学历、唯洋学历、唯论文的选才标准;(2). 鼓励科学质疑精神,搭建创新网络平台,通过论坛、博客、在线论文等多种方式,营造全民谈科学、论创新的学术氛围;(3). 建立创新思想评估和筛选机制,对论坛、博客和在线论文出现的“闪光点”,组织相关专家进行科学评估和筛选,通过现场答辩争鸣、网络电视直播等方式进行宣传;(4). 开放中国科学院,让优秀的中学生、普通高校教师、甚至民科,能共享中科院的先进仪器设备。以上四点如果能够实现,大师一定会像雨后春笋一样出现在中华大地的各个角落。我曾经说过:不要迷信爱因斯坦,他只是一个传说!相信有那么一天,他会走下科学神坛,即使爱因斯坦复活,他到中国也只能是二流科学家。
 
      我梦想的中国科学院:开明的领导,开放的设备、开拓的研究者和开心的科学乐园!


科网博主建言中科院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80705-448163.html

上一篇:最让人敬佩的院士候选人
下一篇:危机时刻,老鼠是如何逃生的?

85 许培扬 武京治 刘立 肖重发 王随继 罗教明 付碧宏 杨秀海 陈辉 武夷山 刘洋 汪梦雅 唐小卿 温景嵩 刘庆丰 张树风 毛培宏 曾泳春 张骥 丛远新 刘颖彪 唐常杰 印大中 赵帅飞 陈国文 葛肖虹 徐耀 侯成亚 周可真 姜咏江 杨易 吕喆 朱教君 蒋继平 朱志敏 曾宇怀 张天翼 程丝 许优华 赵国求 刘全慧 刘俊明 张芳 黄兴滨 葛兆斌 李志俊 邝翡婷 曾新林 蔣勁松 何金洋 吴飞鹏 丁甜 方晓汾 李广磊 朱伯靖 杨月琴 王秀章 齐伟 潘显光 王文明 杨正瓴 李宇斌 马志超 彭真明 xiaxiaoxue86 yinglu TheoChem tanzhjin xilihutu Imperfectionist dreamworld gw1314 menghonghu vigorous Majorite zqotwo atuwater flyear mbb zhulihong luxiaobing12 ttzxyuanhu DXY1234 neargray sijin20120

发表评论 评论 (12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0-17 20:4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