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qi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ianqing

博文

从累垮掉的星期六看中国女性的几份专兼职工作

已有 2759 次阅读 2015-12-6 15:32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近日不良生活方式再次袭来,记录以下流水帐,从中可以瞥见中国妇女的几份专兼职工作,这到底是中国妇女的解放,还是...?

中午起床,去买早饭,我是卖包子商家的老主顾,尽管人比较多,包子西施还是多和我聊了几句,并问:“买这些包子,就这么对付全家人的午餐了?”我笑一笑告诉她:“是早餐。”她仔细又疑惑地再打量了我一下,可能,在她眼里,我一贯还不算是个懒人。我说:“全家都刚起床不久。” 在相视一笑后,不知她又嘟囔了什么,我反正已经走了to feed my family.

回家饭前洗手时,又看到镜子里的容颜:好在,脸面从出去买包子前洗脸时看到有点“下拉菜单式”的中老年妇女的容颜,又回到有点活力的中青年妇女的容颜了。看来,人是需要不时地参与外出如买包子般的体力运动的。

孩子中午吃早饭前感慨:终于算是睡上了一个懒觉!

是啊,快节奏的生活方式,使能休息的周六日时光,似乎在日益减少。

一、全职专职有薪酬的单位工作

昨天周六,单位早晨开了一上午研讨会,请来的北京市10所非常著名的中小学校长的即兴研讨发言,振聋发聩,没有矫情、没有官腔,真真切切情深意重如一家人般的肺腑之言,掏心窝子的话,理论、实践与现实性兼备,字字玑珠。研究生们其实应该都带来一起开会,这种交流,来自一线中小学校校长的点拨和见解,对年轻人会有胜读十年书的启发。

全部结束时,已近13:30.

这是我的全职工作,单位安排到哪天,就在哪天执行。这种重要会议,若缺席是很可惜的,所以,领导明智地安排在周六,以便大家都尽可能地出席。

这种研讨会,由于有大量的干货,信息量、容量、密度和强度都比较大,对我这种还处于身体不强健状况的人来说,整个会议下来,还是非常疲劳的。本职工作么,颇有收获,又没浪费时间,累不累、疲惫不疲惫,都认了。

二、兼职的业余活动

疲惫不堪中,以在阳光下踱步晒太阳的方式,缓了不足一小时,大约可能是缓过来了,科学网网友李竞老师来访。也许是我粗心,在北师大周边没找到湘菜馆,于是找了个川菜馆“糊弄”了湖南籍非辣椒不吃的李老师,他居然能品尝出饭馆的剁椒鱼头不是鲜鱼头,不知这种生物系毕业的人舌头上的味蕾是怎么长的和怎么养成的?

李竞老师在走向饭馆的途中和走出饭馆的途中,回头率颇高、颇高的,因为他在5摄氏度的气温下身著可能是橘红色偏淡的半袖T恤衫,出饭馆路上跟路人借火抽烟时,被借火者啧啧慨叹:真zhuang(读三声)。

李老师颇能说(估计是个能言善辩的主,但他自己谦虚地称自己是个话痨),滔滔不绝。不过,对他神秘的药方或药剂,我猜测可能是他这个从西学回归到中医再走向中西结合的人,可能已经把什么仙草(不是中草药里特指的那种叫仙草的植物),要么提炼出什么药剂了,要么炼出某种仙丹了,这是我的一种比喻,我给李老师的草草们起了一个名字:还魂仙草。算是帮他再神秘化一下他的神方吧。

对这种由先期鄙视或自卑土得掉渣的中医药,到从西学回归中医,而后走向中西医结合受过系统化科学教育训练且曾接受过传统文化熏陶的人士,我个人一贯是崇尚和尊敬的。我自己身边就不乏这样的良师益友,好奇心、兴趣和机缘使我在多种这样的机会中增长了见识,本身跨学科的专业领域发展也趋使我有专业机缘在科学和传统文化领域更宽泛地体会一些有趣的中西结合的思考。不禁突然又想到我的一位国外同行,他读过中国的四大名著、孙子兵法等,还有一些古籍,去年之前,每年有几次见面时,都不断地跟我聊他新读典籍里的人物、思想,他自己的观点等等,几年前,在日本时,我们几个来自不同国家的同行一起参观了日本神道教的建筑物,一路上我们从中国的道教、日本的神道教到当代的环境伦理讨论了一下午,其中的一位日本同行还在歇息的竹林中即兴作画一部,回想起来,恍如昨日。

见到李竞老师,还是我生病一年多来第一次开始与外界聊天,也是有生以来,第一次与网友见面。好在这个被自找的聊天差事是业余兼职,李老师自己就够能说的了,虽然聊了一下午,但也不觉得很累,尤其是比早晨的研讨会要轻松了很多,身体还算吃得消。

送走李竞老师,全职工作又来了。

三、全职无薪酬的家政/家务工作

孩子说:“自从学校要求我们周六免费来学校补课以来,没有一周能放松休息上,我们能不能出去到****吃个饭,聊聊天,让我觉得放松放松?”好吧,这是孩子的权力,社会和学校不给孩子喘息的机会,家长就一定得想办法让孩子在一周7天时间里,哪怕找到些许的时间,让孩子得到放松,毕竟:张弛有道,才是根本。等孩子吃过饭聊得意犹未尽,已经快21:00了。头一天周五晚上被处理数据时出了点问题,于是与朋友和几个同学弃工作而去咖啡厅兴致盎然地就谈到了近午夜,晚上回家睡觉时已近半夜两点,周六又专兼职单位事、家事、天下闲事折腾一天,从早上8:30开会——21:00准备回家时,身体开始提出彻底疲惫不堪的抗议。

回家后,我爱人从他雷打不动的周六排球场累得像狗一样地回来,于是全家人在午夜0点前倒头就睡了,一觉醒来,已近中午,孩子中午吃过早饭匆忙写完作业后,下午又被活动给弄回了学校,我只好在还没恢复这几天疲惫的状态中,写下流水帐,记录下这个疲惫不堪的周六日琐事。

一个家庭,只有家庭妇女们作为连接丈夫、孩子、单位、朋友的纽带,才能把这种现代化集约而紧凑的生活方式下的片段和琐碎,完整地勾连起它的全貌。

全职在单位供职的家庭主妇们用自己有薪酬和无薪酬的专兼职工作,记录下的这种现代生活方式,到底说明:工业革命以来,现代性质的妇女解放,究竟是解放了妇女,还是...?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7786-941411.html

上一篇:中国知识分子正在雾霾中消亡...
下一篇:是是非非的记忆——致我们已经逝去的青春

4 李竞 黄仁勇 虞左俊 田云川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9-16 22: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