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esky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eesky

博文

批 批经 & 人体紧急救治方

已有 8799 次阅读 2015-4-30 17:05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昨夜遛科网,看李竞特聘教授直接向科编邀精请花,很有趣。再一看原因,原来写了一首词,名曰《沁园春吹》。不读不要紧,一读完就如梗在喉,不得不吐,有糙诗《批批经》为证,见附录。


在他的博文下回复他说:  “这词虽然写的和脸上的青春痘差不多,但是你老要表达的意思偶是明白了。据我的估计,你老应该没有通读内经的任何一部,即使通读,但对中医精髓的理解大概就是从赫尔辛基步行到西农的距离,尤其你老这“狂追分子找目标”暴露无遗呀  


李教似怒,连发三问,能招招致命:


“博主回复(2015-4-29 19:16):我就问您两事:1)您有无急救情况下,救活过休克的人?2)您能否治愈人家的青春痘(独立样本超过10个例子)?没有的话,对不起,我不想和您讨论了。

博主回复(2015-4-2920:59):对了,刚才急忙中,没有提到一个10个青春痘有效例子中的有效率的问题,就按照科学网文老师给我提出的30%为限度吧”


以不愿和我讨论告终。Unfortunately, he is too optimistic as he’streating acne. 我竟然恰好也sos过二个鬼佬,也算神奇,而且在地广人稀的袋鼠国,算是有一段故事要说。


关于他提的第一个问题,有心人一定知道他前2天被加精的飞机上救人的一篇博文,赢得鲜花掌声无限,实在光彩。我也欢迎他这种仪肝义胆行为,毕竟救治者要担当风险。但是通篇看下来,没找到几乎任何关于如何救助的信息,只是有一点儿关于人中按摩的记录,所以不禁叹曰:  原来是信箱里的广告纸,故不荐也不评。


在青春痘治疗方面,他宣称要保护知识产权,故不能公开,并托付二位美媚守口如瓶。这些我完全赞同!!!并期待他的草药能给更多的人带来美丽容颜!!!更不用去韩国欣受刀下之苦,正所谓“盖此身发     四大五常    恭惟鞠养  岂敢毁伤?”。


但是在紧急救人一命方面完全就没必要了吧,如果在这方面还遮遮掩掩,我就会以鲁哥之心来揣测李教了。


闲话少说,把我去年其中的一个日记copy如下:


“今天 26 nov2014, 辛日。 下午12.50左右,刚 进入tidbinbilla公园的sanctuary.一个老头儿 和 一男一女在前方行走。突然听到咚的一声,有人摔倒了。我们的前方有一对夫妻还问了一下,说是没事。我们走到面前的时候,老头儿还在地上,此时脸色已经较白,说是摔跤shock了一下。我自告奋勇的问他:我略知一点儿中医,要不要我看看?年轻人同意我看一下。 于是我看了一下脚,询问了几句,说是没事。就是脑袋开始发晕。说着说着,脑子开始下垂,floppy态势已成。我立即掐住他内关,他挣扎了一下,似乎不太愿意,我告诉他这对他有好处,年清人说这是acuppoint (真神奇鬼佬居然知道中医的穴位),他说他知道我在干什么。然后,再上极泉,少海,瞬间就清醒过来。有人路过递上一瓶水送水的时候,问他们来自哪里,他说是 jibreta (听到的发音),我愣了一下,似乎从没有听说这个地方,年轻人告诉我说这是 英国的一个殖民地,靠近西班牙。刚查了一下应该是来自 Gibraltar。“

 

 

这是我当时写下的日记,没有写之后他们的事情,显然结局是欢乐的,不然也不会放在这里。

附紧急救助protocol:

1,先死死掐住内关90秒 (练过金刚指的就不要死死掐住了:))

2,后顶住左侧极泉 2分钟

3,后再掐住少海3分钟

一般这3步后病人就好了。注意在救治同时,必须让人打救助电话,以防此方无效(人命关天 必须做多重保护性措施)。如果这三步之后,病人依然昏迷不醒,怎么办?二个办法,一, cpr defibrillator(我有救治证的喔);二,更加复杂的中医办法,这里不详述,因为没有机会用,不知效果,故不述。

 

关于他的第二,三个治疗青春痘的问题,我想还是由李教自己的团队来回答吧,不要问我,我无意于此,真要问我,我也不会说。

 

结束语:赞扬李教授救人的侠肝义胆行为,但是发表的博文却是离期望值有些距离。赞扬他大力发扬他家祖传的青春痘治疗偏方,但是我绝对不能容忍因为一些hypothetical成功就可以对中医经典说三道四。遇到了我肯定会上去理论一番。


附上粗诗一首,以应吹词,纯属娱乐,见笑就好:



注释:

神商:乃情智之商合也。心主神明,不可不察。

素灵:素问 灵枢二经

本草:这里特指李教授吹词中的本草纲目

吹词:指李教授的《沁园春吹》,但是他的博文删除了,应该可以找到。

分子:泛指生物大分子,除遗传分子外,还有一些代谢产物,比如类似屠呦呦的青蒿素。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76896-886458.html

上一篇:一部人类的迁徙史就是一部人类基因组的分馏史

3 袁贤讯 陈儒军 李世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1-29 03: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