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esky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eesky

博文

小文在世 一定会问柴静的问题

已有 3417 次阅读 2015-3-2 19:30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污染, 柴静, 小文


1, 污染的尺度问题, 即污染的时间与空间尺度。

总是拿伦敦烟雾事件来安慰国民。 殊不知 伦敦1950年代的污染只是在单一城市发生的单一事件,仅仅几天时间,此后再未发生,可能是多种原因纠结在一起的偶然性事件。
洛杉矶光雾事件,同理可知仅在在洛杉矶严重,时间和空间跨度极为有限。
工业化到今天的中国,除了西藏 新疆 青海等少数地方除外,几乎所有大中小城市笼罩在灰霾中,时间之长,地狱之广,空前绝后!

2, 污染的进度问题。

达到污染的可见效应或者致死效应所经历的时间。
英国从18世纪蒸汽机发明到1950年代经历近200年,虽然付出了伦敦烟雾致死事件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但是却曾经是日不落帝国。
日本从明治维新到光化学事件经历至少100多年,虽然二战失败,但是曾经称霸亚洲,如今依然是世界经济的雄主。
中国从改开之后的工业化算起,仅仅花了30年就到达了前所未有的污染,所以我们的进度是及其快的!
最重要的经济账来了:  我们付出如此昂贵的代价,得到了什么?
我看只有四个字: XXXX


我个人要问的问题,污染的累积突变效应。

都知道辐射的威力,不光致死率高,还能引起基因突变。 我不知道那些 拼命2.5  到底有多厉害,会不会有化学突变效应?
实际上,这些研究早就有人做了,搜索关键词 air pollution, mutation,你会发现很多研究都做过了,答案是肯定的。


现在,苍穹之下, 每个生活在其中的个体就是 拼命2.5 的M0代,至于能否表现出突变效应,则要到下一个M1甚至M2代了。 是的, 每个都是一模一样的DNA组成的个体,即使暴露在强诱导剂中,在只要存活下来的个体中,只有少数个体才会在下一代表现出突变效应,更多的存活个体和原来没有经过诱变的个体一模一样,也因此,只要我们能存活,我们就可以不必考虑太多。
问题是,一旦突变效应出现,则几乎必然是有害的,再由hardy-weinburg扩散,这些突变会必然会在群体中累积,后果会怎样呢?

中国人不信邪,一定会去试试,所以拭目以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76896-871351.html

上一篇:重释 Brenda Hood女士的诊断
下一篇:一部人类的迁徙史就是一部人类基因组的分馏史

9 陈桂华 蔣勁松 戴德昌 陈楷翰 蔡小宁 陈熹 徐晓 汪晓军 wangqinli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1-29 05: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