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捷登官方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djaden

博文

后COVID-19时代科学研究何去何从?

已有 610 次阅读 2020-6-30 08:49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COVID-19危机已给全世界学术研究带来一系列问题与挑战,但也为科学机构提供了前所未有的重新调整的机会。夯实学术科学的基础将需要资助机构、大学和公众之间的共同努力,重新思考我们如何支持科学家,特别是对职业生涯早期科学家的支持,因为这也是在为COVID-19后科学时代重启做准备。

                                               

image.png

图1. 疫情在中国基本得到控制后,中国的研究人员很快恢复开展实验室的研究工作。图片来自(https://www.weforum.org/agenda/2020/03/speed-science-coronavirus-covid19-research-academic)

 

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已经将科学置于每一次对话的中心,让人们重新认识到科学研究对经济稳定、卫生保健基础设施和防灾准备的重要性。在学术科学方面,从当前的COVID-19危机中恢复需要院系、大学、私人基金会、联邦机构和公众全面共同努力。复苏的目标不仅仅是恢复正常,而是重新设定。在这里,我们认为,复苏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机会,来解决困扰21世纪研究开展的三个系统性问题,重点是支持最脆弱的职业生涯早期的研究人员。为确保COVID-19后早期职业科学家的稳定和成功所需要的策略可以用于消除影响科研机构的系统性问题。

 

image.png

图2. COVID-19危机放大了困扰学术研究的系统性问题。其中包括在论文发表、职称晋升和研究基金申请过程中经常令人窒息的超额要求;在职业生涯早期,立足维稳的青年人员迫于生活的压力,加上女性和少数族裔的流失,学术研究群体的多样性也在逐渐流失。(图片来自Cell 2020 June 9 https://doi.org/10.1016/j.cell.2020.05.045)1

 

“多”并不等于“好”

在过去的50年里,科学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越多越好:每篇论文有更多的实验结果,每年有越来越多的论文,研究机构和研究人员对拨款和终身职位有更多的期望和要求,来自审稿人的意见也越来越多。似乎科学界看重的是数量而不是质量。其实,大多数科学家都能轻易说出一篇重要论文的名字;其中很多都是在21世纪前很久出版的,很多论文最多只有几个数据。如今,论文发表的时候经常会附带过多的补充数据,而这些补充数据很大程度上没有人去读,也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这些阻碍了创造力,鼓励了低质量论文和期刊的泛滥。

 

image.png

图3. 高水平期刊论文发表数与高引用率之间存在巨大鸿沟。两份期刊(蓝色的Nature和橙色的PLoS One)分别代表了高被引期刊和低被引期刊。请注意,Nature的高被引率影响来自于极少量的高被引论文。(图片来自Callaway, E. (2016). "Beat it, impact factor! Publishing elite turns against controversial metric". Nature. 535 (7611): 210–211.)2

 

科研人员的流失

这一危机加剧了对学术科学的歧视3。在最好的时期,女性、家长和被认为是少数种族或民族的个人,在他们科学职业生涯早期离开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STEM)领域,无疑将会因现在的实验室关闭而遭受更多的损失。家庭生活的责任对妇女的影响特别大。试图在家教育孩子、管理家务和工作的父母将没有多少时间来推进他们自己的科学议程。必须支持有家庭责任的教师,尤其是女性。COVID-19危机只会凸显困扰科学机构的研究群体多样性问题,其中许多问题始于职业早期阶段的青年人员,女性和少数族裔的流失,并可能导致弱势群体进一步被剥夺公民权4

 

重新思考研究基金的基本原则

目前的学术研究资助模式严重依赖政府资金,随着科学研究的成本急剧增加,政府的资助能力显著下降。2019年美国国防预算为6850亿美元,而2019年NIH预算为390亿美元。COVID-19危机清楚地放大了美国人生命的最大风险不是战争,而是疾病。各级都需要资金;但是,应该特别支持早期职业研究人员,因为资金从年轻研究人员那里转移的趋势在短期内不会结束5

image.png

图4 第一波COVID-19大流行对学院和大学人员和资金的削减百分比(图片来自https://bryanalexander.org/higher-education/the-first-wave-of-pandemic-cuts-to-colleges-and-universities)

 

COVID-19后科学时代的持久发展

要从当前的COVID-19危机中恢复过来,就必须采取包括财政和非财政策略在内的多重措施来帮助研究生、博士后、以及早期职业研究人员。这次的疫情尤其影响了寻求学术教职的高级博士后研究员和寻求成为独立PI的从业早期的青年教师。对这些早期职业研究人员的特殊照顾是克服危机和加强学术科学基础的关键。由于经济状况的恶化和大多数医学院临床操作收入的巨大损失,资金支持将是有限的。尽管近期目标是为来自资助机构、大学、院系的科学家和关注COVID-19的公众提供支持,但这种支持将为应对三大挑战提供解决方案。解决上述三大系统性问题的方法必须考虑在未来重构学术的结构中,使得能够在各个层次上全面解决这些问题。从COVID-19大流行中恢复的计划必须尽可能确保研究的连续性,同时改进现有的基础设施,以便为下一代独立科学家提供一个更加包容、团结和有效的未来。

image.png

图5. COVID-19大流行已经对人们的生活和工作产生了诸多影响,后COVID-19时代,需要新的想法来处理它所造成的问题。(图片来自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opinions/2020/03/20/coronavirus-is-upending-society-here-are-ideas-mitigate-its-impact/?arc404=true)

 

总结

COVID-19危机暴露了一些潜在的弱点和问题,并渗透到当前科学事业。所有部分、资助机构、研究机构和科学界成员都应该公开和诚实地谈论当前形势所面临的困难。早期职业研究人员应尽可能参与决策过程,因为他们代表着科学和学术领导的未来。COVID-19危机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独特的机会来反思当前的科学范式,并通过财政和非财政策略来实施变革。我们希望,这次COVID-19疫情使我们能够在学术和社会两方面为科学开辟新的道路,并开始应对研究的核心挑战,特别注重支持下一代独立科学家。

 

参考文献

1 Erin M.Gibson F. Chris Bennett, Shawn, M.Gillespie, Ali DenizGüler et al. (2020) How Support of Early Career Researchers Can Reset Science in the Post-COVID19 World. Cell, https://doi.org/10.1016/j.cell.2020.05.045

2 Callaway, E. (2016). "Beat it, impact factor! Publishing elite turns against controversial metric". Nature. 535 (7611): 210–211.

3 K. Monroe, S. Ozyurt, T. Wrigley, A. Alexander (2008), Gender Equality in Academia: Bad News from the Trenches, and Some Possible Solutions Perspectives on Politics, 6: 215-233.

4 J.L. Malisch, B.N. Harris, S.M. Sherrer, K.A. Lewis, S.L. Shepherd, P.C., et al. (2020) In the wake of COVID-19, academia needs new solutions to ensure gender equity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 10.1073/pnas.2010636117。

5 R.J. Daniels(2015)A generation at risk: young investigators and the future of the biomedical workforce. Proc. Natl. Acad. Sci. USA, 112: 313-318.


本文作者:美捷登学术部 Daniel  如需转载请联系www.medjaden.com

关注美捷登微信公众号(扫描下方二维码)

图片1.pn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75824-1239885.html

上一篇:真实经验!医学内科方向部分杂志一审时间
下一篇:美捷登精彩点评2020年JCR报告SCI期刊影响因子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4 14: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