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 致 学 堂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kexuechuanbo .................................................................................... 科学史-科学期刊史-科学传播史-期刊传播学

博文

姚远《中国古代杰出科学家和历史文化学者李淳风-序》

已有 608 次阅读 2018-1-1 07:43 |个人分类:科学史随笔|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姚远:序,姚秉礼《中国古代杰出科学家和历史文化学者》,李淳风,唐代杰出科学家

姚远:中国古代杰出科学家和历史文化学者李淳风-序

同乡智宝兄的《大唐科技奇才李淳风》虽已出版逾六年时光,却似乎觉得仍是昨日之事,今又见年届古稀的姚秉礼先生的《中国古代杰出科学家和历史文化学者——李淳风》即将付梓。不过,智宝兄的《大唐科技奇才李淳风》(中国文化出版社,2011)是穷其力搜尽有关李淳风自古以来的各种研究文献,首次荟萃成集;秉礼先生的《中国古代杰出科学家和历史文化学者——李淳风》却是带有研究性质的著作,而且对李淳风的历史文化贡献也有涉猎。因此,二者并不重叠,而是各有所长,也各有其出版价值。令人刮目相看的是,桑梓之地如此尊重科学、重视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开发,有这么多的学者、领导者关注李淳风、研究李淳风,特别是政协岐山县委员会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的领导深明古代历史文化与当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精神文明与物质文明建设的密切关系,大力支持整理和发掘岐山历史上的优秀科技文化,适时推出李淳风研究的新成果,这尤其使人感动,敬意油然而生。同时,也对秉礼先生对家乡的那种浓情和倾注于李淳风研究的那种执著,由衷地钦佩和崇敬。

秦地的科学之才,据统计,载入史册的当在300多名以上。其中大多分布在天文学、算学、农学、医学等领域。早在远古时代,秦地就有很多关于科学的传说,如:神农尝百草,始有医药,伏羲画八卦、通神明和尝百草而制九针;黄帝使羲和占日,常仪占月,臾区占星,伶伦造音律、大挠作甲子,隶首作算术,容成综合六术而著调历,与岐伯谈医药,还有杜康造酒、后稷教民稼穑等等。

唐代岐州雍人李淳风,少壮之年首次对古代大量数学著作进行检阅总结,从中选出《周髀算经》《九章算术》《海岛算经》《孙子算经》《夏侯阳算经》《张丘建算经》《缀术》《五曹算经》《五经算术》《缉古算术》等10部算经加以注解、整理和提高,成为当时国家最高学府——国子监的教科书。其中,李淳风在注释的基础上也有进一步的发展:一是传本《周髀算经》的原文与赵爽、甄鸾的注文都有瑕疵,李淳风补其缺点,使之臻于完美;二是李淳风发现《周髀》作者以为南北相去千里,日影相差一寸的说法与实际不符,遂就此逐条加以校正,提出己解,发展刘徽的重差理论,引入二次内插算法以计算每日影长;三是他在注释《九章算术》少广章开立圆术时,引用了祖暅提出的球体积的正确计算公式,介绍了球体积公式的理论基础,即著名的“祖暅原理”,使之才得以流传至今;四是在注释《海岛算经》时,其原文、解题方法均晦涩难懂,遂详细列出演算步骤,不啻为后来者深入了解刘徽思想预制了一把钥匙。

在历史文化典籍的著述方面,他于贞观十五年(641年),受诏撰《晋书》《隋书》及《五代史》,对自魏晋至隋朝这段历史时期天文、历算成就,作了较全面的搜集和整理。其《乙巳占》,是中国古代第一部星象著作,也是一部古代气象学专著,在世界上第一次将风力划分为八级,具有重要的文化史和科学史价值。他还改进测定天体方位的重要仪器浑仪,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把浑仪分为六合仪、三辰仪、四游仪三重,在此基础上编成《麟德历》,由唐高宗下诏颁行,在中国历法史上首次废除章蔀纪元之法,重新采用定朔,其影响相当深远。

由此,唐人房玄龄称其“深明星历,善于著述,所修天文、律历、五行三志最可观采”;明人杨维贞认为“古代知天文历数者,应首推李淳风也”;英国李约瑟称其为“整个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数学著作注释家”。因此,李淳风无愧为一位卓越的科学家,是秦地古代科学家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深入地研究李淳风、研究其科学贡献、科学思想、科学方法显然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故愿为秉礼先生的远见卓识和刻苦钻研点赞,原为愿为家乡崇尚科学、传承优秀传统文化之风点赞!

一位叫C.E.M.贾德的学者说:在西方历史教科书中出现得最显著者是一些伟大的将军和士兵,而真正推动文明进步的那些人却往往名不见经传。试问,是谁首先接上了折断的腿骨?是谁,最先给田地里施肥?是谁,制造了第一艘可以航海的船只?是谁,第一个计算出一年的长度?这些,我们都不得而知。因此,这是对科学来说是极不公正的一部历史教科书。我们的很多教科书,开口希腊,闭口希腊,就是不谈中国的发明创造,不识“李时珍”为何人者,大有人在,特别是20世纪80年代的古代科技史研究热潮渐行退却之后,新的一代年轻人对中国古代科技史的了解更是越来越少。因此,秉礼先生作为一位第一线的中学高级教师和基础教育管理者,能深明轻视科学之弊,潜心于李淳风之研究,的确难能可贵。倘使所有的教育工作者都像秉礼先生一样,能把住自己的“一亩二分地”,在某一领域有所研究,崇尚科学方法、崇尚科学精神,然后再施教于人,从青少年抓起,就会多一些科学上的明白人,我们的民族复兴就有希望,我们的优秀文化就会代代相传,就会有更多的李淳风。

习近平总书记最近指出:“传承中华文化,绝不是简单复古,也不是盲目排外,而是古为今用,洋为中用,辩证取舍,推陈出新,摒弃消极因素,继承积极思想,以‘古人之规矩,开自己之生面,’实现中华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历史研究是一切社会科学的基础,承担着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的使命。世界的今天是从世界的昨天发展而来的。今天世界遇到的很多事情可以在历史上找到影子,历史上发生的很多事情也可以作为今天的镜鉴。重视历史、研究历史、借鉴历史,可以给人类带来很多了解昨天、把握今天、开创明天的智慧。

愿我的家乡畴人辈出,明天更美好!

谨遵秉礼先生之约,述此片言,权以为序。

 

西北大学科学史高等研究院特聘研究员、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  

          姚  远

                           

      2017-12-29 于西北大学桃园格致斋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15-1092453.html

上一篇:从西北大学走出的28位学部委员、院士和5位国际院士
下一篇:王沛,姚远:“传真”中文译名的由来与确立
收藏 分享 举报

4 史晓雷 刘钢 徐传胜 王淑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2 12:0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