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又回黄河畔 精选

已有 9091 次阅读 2016-8-17 21:19 |个人分类:野外记录|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黄河,青海| 青海, 黄河

     我第一次到黄河,是在兰州,在博文《走过天下黄河第一桥》中提到。后来又有机会去过黄河,都有故事可说。先说最近的一次,因为这是一次最特别的经历,我实在hold不住,下水在黄河中狗刨了一段,是和黄河最亲密的接触,体会一下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到底是啥感觉。

     三江源的青海,我们驻地海拔三千多米。从驻地到工作区,需要开车几十公里,一路的山地谷地,无尽的绿色草地,繁星点点的羊群、牦牛。这里是油菜花盛开的季节,比内地要晚些,绿色的草地中,点缀着一块块油菜花的明黄,很有美感。我一直都注视着车外,看着路边的景色,每天都看,天气时间不同,景色就会有变化。时不时拍点照片,一种沉沁在大自然中的醉感。和我经常跑的戈壁滩相比,这里更有一种优美,百看不厌。

     到工作区,需要从我们驻地的平台下到两千多米海拔的河谷,弯曲的山路十分险峻。这儿正在修建一座水电站,繁忙的施工工地,规模之大,令人叹为观止。黄河在这里的地段,水流落差大,地条件也不错,人口密度低,建水坝淹没的失比较少,是比较理想的清洁水电资源。这一带的山,上部有巨厚的砾石层,雨天的路上,常见泥石流和垮塌的山体,即使开车,也是行路难。几乎每天都要停车,等挖掘机清理路面。那时我会下车到山边往下看,看深谷中的黄河。远远地望过去,她看上去是很小的一条河,有细水长流的温柔,看不出她会咆哮和怒吼。距离产生了美感。

     车往下开,到了谷底。黄河深切下去的河谷中,到处都是一片安静的去处。天涯海角,也可以用来形容这深谷中的人家,我庆幸自己能走到这样的角落,那么的遥远,又是如此地相知。这里有寺庙,有僧人,或者说阿卡。藏民看我拿了个带长焦镜头的相机,就问我能不能看对面山顶上他们的羊群。夏季的那些山上,有他们的羊,但肉眼是看不见那些羊的,所以我问:山上有羊吗?他们肯定地说:当然。按他们指的方向,拍了几张照片,放大后真的可以看到上面成群的羊。藏民看到自己的羊群,很高兴,问我那个相机镜头值多少钱,我估计了一下,说了个数,但我不觉得他们会去买。买来没啥用,即使看见狼来了,也没有用。因为那山,爬上去至少要一天时间。

     这里的寺庙,修得很漂亮。在没有那些盘山公路前,人们是怎么在这里折腾出了这些东西。有时觉得费解,但人的力量很难估摸。感叹人类会在任何一个角落,把自己的文化发展起来,打造到精致,无论那个地方是多么的偏僻。这个地方的黄河,转了一个大弯,在这个局部,河水沿顺时针方向流淌,开车的师傅告诉我们,这里的阿卡告诉他,这个河湾非常吉利,所以有很多来祭拜的人。还有各种故事,反映了不同文化对这个世界的看法。我倾听、尊敬人们的故事,但更信自己的感觉。看见河边的女人、小孩、阿卡,收拾河水从上游森林带下来的树枝树干,用来烧火做饭。人们在这峡谷中,世世代代就这样守着一湾激流过日子,和我们如今守着网络过日子,到底有没有本质上的差别?

     工作区在黄河岸边,真的是岸边。每天工作时,听着水流声,闻着河水味。干活时听着黄河流淌的声音,本身就是一种难得的体验。我会被眼见的东西感动,并感激那些感动我的一切。有时我有种梦幻心情,居然在黄河岸边干活,是一种什么缘分。阴天下雨时,有些冷。大太阳天,又热得不行,而且是在水边,空气湿度大,和戈壁滩上的干热是不同感觉。这里是黄河的上游段,通常河水比较清,但我们去时,正好碰上暴雨后,岸边的土路,一脚下去都是泥,河水也浑浊了。但这样的河水,似乎更像我心目中的黄河,水太清就不是黄河了。那种时候,我会胡思乱想,想到人类世界的历史长河中,最为精彩的部分,有几段是没有携带泥沙、清清亮亮透明见底的呢?黄河就是这样的历史,她淹死过人,也孕育了一个伟大的人类文明。

     我在野外走路总是很快。有天收工时,我在大家还没有走回到车边时,脱了衣服到黄河里去感受了一下黄河水,这是我的第一次。因为远远看见几个阿卡,脱了袍子泡到水中,很潇洒自得的样子。他们能我为啥不能?黄皮肤的人,一辈子下一次黄河不算多吧?一种初心。但我没有满足仅仅下水一次。最后一天工作,午饭时我啃了几口馒头,就跟同学们说,我下去转转,你们自己先玩。我知道按学校规定,他们在野外是不能下水的。但我不受学校规定约束,死活自己负责,就决定下去游一趟。我当然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也是个怕死的人,不会随便就往黄河里跳。在这里去游泳,前提是要有安全。这是一个水流比较缓的河湾,有沙子在回水中沉淀在这一带。我下去时,一下陷到大腿根,赶紧换了个位置试试,从有点硬底的河段淌到深水区,在黄河水里象征性地游了一会儿,没敢到激流中去博一把。完成了一个梦想,足矣。这段河道中,有条断层穿过,三叠纪的地层直立,砂岩页岩灰岩变质岩,形成锋利的刃状。我上岸时走动的路线不对,脚板被岩石刺了个小口,流了点血,用创可贴盖上穿袜子鞋子,继续走路爬山。

   去看黄河源头、河口瀑布,有它们的美和强悍。不过那些温柔和力度,都不如人自己到黄河水里去泡一回。人在其中,那种身知和感受,和远远地观望、高谈阔论相比,不能同日而语。黄河水真黄,蜿蜒去东方,泥沙俱下处,文明渊源长。江山需要去体会,天下只能去寻找。

     最后说一下,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这话不知是谁发明的,肯定是没有下过黄河的人。跳进黄河,如果能上来,别指望洗清什么。那水的浑浊度,按现代人的标准,上来还得洗才能清。但我下去后上来没有洗,没有什么需要洗清的。带着那点黄河泥沙,过了青海湖、原子城,又去了南方。



游记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997065.html

上一篇:罗马尼亚随感
下一篇:九寨沟水情

54 吉宗祥 黄仁勇 陈昌春 武夷山 姚伟 张士宏 陈楷翰 曾泳春 刘立 杨正瓴 黄永义 陆绮 季明烁 钟炳 赵克勤 史晓雷 武永军 蒋永华 李俊 郭向云 喻海良 李学宽 王春艳 郑小康 黄鸿新 袁海涛 朱朝东 冯大诚 白图格吉扎布 鲍海飞 苏德辰 王德华 周浙昆 张鹏举 黄彬彬 徐晓 蒋大和 任胜利 汤薇 张海霞 李颖业 刘光银 李土荣 王成玉 王桂颖 fumingxu xlianggg tuner ahmen Tudor seeker99 schist mxt110 ddser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23 06:1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