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志书的纪念 精选

已有 5863 次阅读 2016-4-3 11:53 |个人分类:期刊基金SCI-NS|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清明,志书,耀明| 清明, 志书, 耀明

           又是清明。有人放假出去血拼,或者到墓园烧纸,让天上的人过得好点,都有自己的理由。差不多7年前,我写了《送耀明》这篇博文,是一种心情的交代。一直不想再提这件事。现在又清明,回过头来说两句,并非突然想起什么,或是良心发现。这会儿写几句,是我们的一册志书出来了。我在南极出野外时,就有三个同事来信,问我要这个集子,尽管那几个人都不懂中文。我们这个集子是《中国古脊椎动物志》中的一册,完全的中文,最初耀明也是这一册的作者之一,那都是2006年的事了。他很快就病了、走了,没有看到这个集子的形成过程和最终的出版,是一个遗憾。

           我曾经在我的博文中或者什么地方说过,中国历史上有盛世修典的说法。能做、能出这样的志书,多少和中国现在的发展有关。写志书是个繁琐的活,一个良心活,把一地鸡毛的东西归顺出来,一个词后面该加个“s”还是不该加,得说出个道理。以后的人们可以在这个平台上继续向前。除了各方面的支持,比如科技部的基金资助,作者的态度最为重要。现在的科研环境里,做非SCI类型的活,而且是这种超耗时间的活,真有点要了命的感觉。光是各种规范就修改了几十稿。对我来说还好,因为没有太大的SCI压力。但对我的很多同事,尤其是年轻点的同事,这个是一种痛却不能快乐的事。那种不得不做的心情,可以让人理解。当然大家还是知道这件事的意义的,所以无奈归无奈,到头来,事还是要尽量做。你可以敷衍了事的做,留给后人各种哥德巴赫猜想;你也可以仔细做事,为后人省点时间和少留点迷糊。我们的主编是个明白且认真的人,碰上这样的人,千年一回,你可以说有运气,也可以说倒了霉,看你自己怎么看,我的感觉常常是爱恨交加。这个世界上,能认真做事,不玩花架子的人不多,我算碰上了。我的同事,尤其是几位老先生,那种认真的劲头,我自叹不如。我们的责任编辑,也是有一个字一个字扣的职业病,我在此对他们脱帽鞠躬。有他们在,历史就不是一个任人随便打扮的小姑娘。

           我还没有看到我们这个刚出版的集子,很想拿在手中,闻一下墨香,翻一下心情积累的文字。在这个季节,写下这段东西,希望与耀明共享这点感慨,他要在该多好。我一直为他看重科学、严谨做事的性情感动,教会了我很多的东西,可惜他早走了,少了一位切磋科学、能吵架但又能互相理解的朋友,中国科学界也少了一颗明星。我把这本志书中我所有的心情,留在他的墓碑前,清明时节,给耀明。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967576.html

上一篇:《国家科学评论》IF奔六后
下一篇:阿尔法狗的平常心

31 朱晓刚 姬扬 武夷山 刘拴宝 谢平 李颖业 沈律 陈楷翰 史晓雷 杨正瓴 强涛 王启云 钟炳 梁红斌 黄永义 陆绮 王海冰 陈静 梁进 徐晓 李霞 陆俊茜 杨月琴 黄彬彬 曾敏 孙德伟 王桂颖 王海辉 kunyuan biofans xiyouxiyo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5 11:0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