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国家科学评论》IF奔六后 精选

已有 17077 次阅读 2016-3-31 07:06 |个人分类:期刊基金SCI-NS|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国家科学评论| 国家科学评论

    万事开头难,是成语吗?我不是很明白。不过我觉得很多事情,开头会很难,也会很精彩,但更难的,是如何维持开了个大头的事情。放完开业的烟花炮竹,看热闹的人们散去,接下来干活的同学,得在过平常日子的状态中让开了头的事持续发展,在繁琐细碎的俗事中,保持事业越来越宽广深厚,而不是虎头蛇尾,最后尖灭掉。清淡的平常日子,被注入了远大的理想,真要过起来是很不容易的。

     说起这个事情,是因为昨天翻看两个月积累下来的邮件,那堆东西中,有个《国家科学评论》NSR)的信封,里面是最新一期有关青藏高原的一个专辑。翻了一下,上面有我熟悉的一些人名字和研究。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信封里面掉出来一个小东西,捡起来一看,是个做得很精致的USB(见图),大概是我见到过最精致的USB。这是个细节。对于我来说,它反映了一种态度,事无巨细,做到最好且有品位,代表了一种自我定位和要表达的信息,最终总会有收获的。把USB拿到电脑上读,发现这个8G的USB中装了2014,2015两年共八期的NSR期刊。感慨NSR都两年了,到了可以回顾、说故事的时候。

     今年奔六的东西很多,从目前的预测,NSR的影响因子会在创刊两年后达到六。这个说难不是那么难;说容易,也不是那么容易。加上开张两年后,刊物被SCI、Scopus、CSCD等数据录,个人感觉,NSR期刊到目前为止,办得还是蛮不错的,也非常不容易。大家都常说中国科技期刊该这样做,该那样做,卧龙先生满大街都是。但别说,去做。做起来才知道不容易。 一个刊物,最基本的功能,是为科研人员提供一个发表研究结果的平台。高深一点,是要表达一个社会在这个星球上的追求和发言权。从做主编、编委到具体的编辑人员,大家都得花功夫,费心思。从指导思想,到一个字一个字去编辑,都得有人来做。办刊物这活,很多都是良心活,为了你我他,也为了中国科技的发声。人们完全可以选择用同样的时间,去做一些更利己的事情,但他们不幸做了点为人民服务的事。

     从我知道的数据,2014年度发表的各个学科文章的被引情况表明,地球科学的引次贡献最大(30%),其后依次为:生命科学(18%)、材料科学(17%)、信息科学(14%)、数理科学(12%)和化学科学(9%)。这个有点出乎意外,我个人一直以为生命科学会领先,这几年都是你们吼得凶,动不动就是NB奖,结果还是地学拔了头筹。向地学口的同事、编辑们致敬。生物口的同学,你们的好文章都哪里去了?

     NSR的野心,是成为中国科技期刊中的旗舰期刊,这个要鼓掌。没有这样的企图心,这事儿干脆就不要做下去了。我想这个刊物的大牛们早就知道,要继续下去,不断扩展,并能更上一层楼,高质量的投稿永远都是第一的。高质量的文章,哪个领域都有,从高处长远来看,谁都能懂的事,就是刊物需要国际化,吸收高端原始研究,加强和全社会的紧密交流。关键是怎么做。当然还要继续投钱,因为要报道一个到位的科研成果,很多时候需要去搜寻,天下这么大,千里马和诗都在远方。去远方,车票飞机票都很贵,更不要说吃,早餐一碗豆腐脑、一根油条就要三块多,碰上嘴叼点的吃货咋办?都得有人出钱啊。现在的NSR,还没有到皇帝的女儿不愁嫁的地步。等熬到那个时候,日子就会好点了。

       各位不要太在意哈,我就是随便说说。没有几句贾语村言,哪儿去做红楼一梦?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966158.html

上一篇:关键词在文章摘要中出现的频次
下一篇:志书的纪念

65 陈小润 李本先 魏焱明 武夷山 罗德海 刘全慧 钟炳 王善勇 郭向云 王海冰 喻海良 姬扬 曹冲 黄永义 许振柱 沈律 周健 杜亚勤 谢平 杨正瓴 王贵林 王涛 毕重增 陈静 余皓 高媛 陈儒军 万润兰 罗会仟 赵美娣 陈理 李土荣 鲍海飞 余宗宝 曹俊兴 徐长庆 贺海龙 王兴民 张珑 李研 陈志飞 朱晓刚 陈钢 刘俊华 唐凌峰 曹俊 高建国 李学宽 任胜利 甘阳 郭胜锋 强涛 沈妙根 徐晓 杨志华 王桂颖 fumingxu dachong99 xlianggg xiyouxiyou zst498606753 笑傲江湖 fangfa12 qzw decipherer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22 16:5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