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醉客海峡之南的平静 精选

已有 5701 次阅读 2016-3-28 05:37 |个人分类:南极回放|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南极| 南极


     南美洲和南极洲之间的海峡,英文名字叫做Drake Passage。这个名字来至16世纪英国授权海盗Francis Drake。中文常见的翻译是德雷克海峡。在巴拿运河凿通以前,这个海峡19后期和20世初的世界易起重要作用。但我觉得从读音上看,用醉客”更好。这个海峡连接大西洋和太平洋,是世界上最深、最宽的海峡。尽管有900多公里宽,但在两大洋的连接处,它却狭窄得像个瓶颈,巨量的海水汹涌挤过海峡,让这个水道成为世界上最波涛汹涌,气候难测的水道。穿过这条水道时,人会在船上被摇得晕头转向。我来去都吃了晕船药,尽管没有晕船,但在单程过水道的两天时间中,大部分时间都躺在床上。即使没有晕船,那种摇晃颠簸,直接就会以物理过程,把人胃里的东西翻倒出来,几乎所有人都会有些不适,醉酒后的那种不适,醉客一般。

     醉客海峡的形成时间,大体上是三千五百万年到三千一百万年之间,南美大陆和南极大陆板块逐渐分开。这个通道的形成,和三千四百万年前始新世-渐新世过度时段上的全球气温下降有关,被认为是当时全球降温的一个因素之一。因为有这个通道,环南极洲的海流得以形成,它阻隔了热带洋流南下,南极洲的永久冰盖在这个时期形成,地球也从始新世的“温室”环境进入渐新世的“冰室”环境。现代气候环境、生物区系等也在这个“冰室”环境中形成。夸张点说,这个海峡和人类的出现有关。

     人们怎么知道三千万年前的气候变化?一个有力的工具,就是分析不同时期中生物、沉积物物中的氧同位素变化。地球上的氧,有两种常见的稳定同位素,一是氧16,占了99.756%;二是氧18,大约占了0.205%。氧18比氧16多了两个中子,所以它形成的水分子要重一点。地球的表面,大约71%是海洋,海水的蒸发是个老常态,自从地球有水以来,每分钟都在进行。这个过程中,氧16构成的水分子因为轻,更容易蒸发进入大气。这个物理过程,对氧的稳定同位素有一种分离作用。水分子们随气流到陆地,成为降雨、降雪落下,又沿着河流回归海洋,构成一个动态的循环。如果地球气候变冷,即使在夏季,气温也很低,那些到达陆地的氧16为主的水就会形成冰,被留在陆地;而海洋中的水,就会变得更重,因为氧18的比例增加了。这个变化会在生物、沉积物中留下痕迹,而我们今天的技术,可以识别这些痕迹,从而知道过去地球的冷暖变化。

     一旦过了海峡,进入南极大陆的边缘,海水开始平静下来,颜色也有些变化,显出一种神秘的灰蓝色,这和海水中所含的盐分、微生物有些关系。船上一位学海洋生物的渔民说,里是世界海洋中,微生物第二富集的海域。这位渔民其实是很有意思的一个人。因为种种原因,没有能继续做海洋生物学的研究,于是自己弄了点捕捞龙虾的活,前两年中国龙年的时候,小发过一笔,因为出口到中国的龙虾,和龙有关系,讨吉利卖出了价钱,尽管他的龙虾,和澳大利亚的“龙虾”,都不是真正的龙虾。真正的龙虾,请看我过去的博文。但渔民心中喜欢的,还是那些遥远海洋中的海洋生物,所以和美国NSF有约,签合同到我们这样的项目中来做“管理”,挣点钱,也去看看自己最爱的东西。我在这次野外最后一次坐冲锋舟回船时,是他帮我把救生衣的拉链拉上的,一个不经意的小动作。结果那是我经历最危险的一次回程。因为风浪很大,冲锋舟刚好顶风而行,很难前进,开足马力走时,会从两三米高的浪尖上拍下来,冲锋舟进水很多。迎风面上,我的救生衣和手套完全湿透,在南极那样的环境中,衣服湿了是大忌。最后是破冰船过来接我们,在我们还没有被冻着的时候上了船。我一直很感激那位“渔民”帮我把救生衣的拉链拉上,否则就不知道是什么下场。不过这些都有点跑题了。

     过了醉客海峡,就可以看见漂浮的冰山,渐渐的冰山越来越多,越来越大,也感到了南极区空气的凉。冰山的那种淡蓝色,我在上次去南极的博文中说过,是我非常喜欢的色彩。经历过风浪,也看过平静,虽然海峡中的风浪可以考验一个人是否会晕船,经受生理、心理挑战的能力。但我最喜爱醉客海峡以南的平静,也由此体会人们喜爱和平的心情。人类的总体,总是希望在和平中度过,没有人喜欢在艰难困苦的考验中过一辈子。如果有战争,一代人的牺牲,是为下一代人带来安宁。见过醉客海峡那种颠簸,是很好的经历,但我不想一直生活在里面,因为我不是海峡上飞翔的信天翁或是海水里钻的企鹅。这些鸟们过日子好不容易,太累就不好玩了。

     我们的生活中,与人斗,我信有人会赢,只要有足够冷酷的心。与天斗与地斗,我从来就没有信过人会赢。很简单,人就是天地的一部分。自然界的一个子集,永远大不过自然界。自己斗自己,何苦来着。我们现在走的路,似乎在重新定义演化的路径,让环境适应我们,而不是我们适应环境。AlphaGo的胜利, 也可以预感计算机迟早会胜过人的大脑。但我相信,人类最终会灭亡的,这个不需要赌什么。到醉客海峡过一趟,你就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但那个结局和我无关。发几张照片,醉客海峡之南的平静,希望我们的将来,都是一帆风顺的平静,直到灭亡的那一天。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965432.html

上一篇:仰望南极星空
下一篇:关键词在文章摘要中出现的频次

45 朱晓刚 戎可 王善勇 武夷山 谢平 陈桂华 李心诚 苏德辰 陈楷翰 钟炳 吕洪波 李土荣 陆俊茜 蒋永华 王鑫 Wiley中国 田云川 柏舟 杨正瓴 陈永金 蒋灵杰 陈小润 徐晓 李颖业 赵帅飞 杨顺楷 葛素红 姚小鸥 白龙亮 李月辉 应行仁 肖海 陆绮 李志俊 黄秀清 张珑 李健民 赵美娣 雷栗 杨月琴 李丽莉 王桂颖 fumingxu xiyouxiyou tuner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19 13:3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