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面对曾经的生命 精选

已有 5582 次阅读 2015-9-19 06:13 |个人分类:野外记录|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野外,死亡| 野外, 死亡

           我本来想用《生命的忏悔》来做题目,因为我的照片中,一个死亡个体的椎体,有点十字架的形态,让我想到忏悔。但一个无神论者如我,那样做多少有点矛盾。最后感到何必弄得那么沉重,死了就死了,忏悔有啥用。用一个轻松点的题目吧。这个星球上,每个生命的时间都是有限的,所以死亡是一件正常的事。但死亡通常被人描述为一件恐怖的事情,因为人们习惯了活着的快乐,死了以后会是啥样,没有人能知道,尽管编造的故事很多。人类有害怕死亡的恐惧,据说死了就没有可口的东西吃了,比如豆汁、烤鸭、爆肚、炸酱面、庆丰包子...(我只能拿北京人举例,否则就太多了,大家可以参考舌尖上的中国,那里介绍比较全面)。不能吃这些东西了,因此可怕,这是吃货的观点。我在博文中写过人死的过程,比如《武新之死》,一个少年时代朋友的死亡,亲眼见证,非正常死亡,血腥恐怖,但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更往前去战争中的情形,就不用说。人之所以会把人杀死,道理很简单,也很复杂。而活着的人,很少会觉得前面死掉的人和他们的活着有什么关系。

           说人比较恶心,还是说别的动物吧,容易一点。和人类的死亡一样,自然界到处可见死亡。这里贴一些我在野外路上碰到的情况。走在荒野中,突然看见一个死亡的情景,我通常会记录下来。一般来说,这是一种晦气的事情,很少有人愿意去记录一下。但我不知道为什么,看见野外死亡的生物,就有一种冲动,想要把它记录下 来。慢慢积累了些照片,否则空口无凭。城市里的人,很难想象一个人走在荒野中,不经意的情况下,忽然看见一个死亡的情况,无论什么动物,吃肉的还是吃素的,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然后面对那个死亡发点呆,非愚者如我,会拍张照,否则就是落荒而逃。面对死亡,我不做、也不会做祈祷,只能感叹唏嘘一番,我们在太阳下共和的日子不多,在那荒野的寂静中,看一会儿那没有了生命的生物形象,走人,庆幸自己还活着。身后那团东西,N年后会慢慢进入地球的碳、氧、钙循坏中,可能会成为生命的另外一种形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科幻的说法,如果我们能标记地球上每一个元素或分子,也许能在若干年后,找到那个曾经在老爱身上的碳,出现在另外一个笨蛋的身上。一个理想的集合,会比一个非理想的集合有意义,而那个集合的出现,是无序且无法预知的。无论那个集合的最后形式是什么,判断者当然是人类,而且是希望大家过好日子,能更多认识自然界的人(这里以科学家为对象来说)。

           依据人类对死、活的定义,我还是很感叹在荒漠中遇见的那些死去的东西,因为它们和我一样,曾经活过,但比我死得早,让我感到无比痛快和庆幸自己还活着。它们在死了的时候,多半都有一种难看的形态, 任雨打风吹,沉默无语,这也许是人怕死的一个原因,死了太难看了。曾经活蹦乱跳的你,此刻居然也那么的安静,不合常理。生命的形体说明它们曾经活过,而僵硬的形体,说明它们已经死去。所有的生命,需要忏悔时,无论为了上帝还自己,一定要在活着的时候,而不是死去,那时已经没有机会了。看着那些逝去的生命,我能认识未来会是什么样子。彻底闭嘴不说话的样子,其实也是挺可笑、挺可悲、挺可爱、挺自然,也挺无奈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921809.html

上一篇:认识了温柔伤人的草
下一篇:洪堡基金会推荐信的几个要求

31 吕喆 王春艳 李土荣 陈楷翰 白龙亮 李颖业 王桂颖 栾锡武 柳林涛 朱豫才 徐长庆 陈筝 罗朋峰 黄永义 王德华 蒋永华 刘波 韦玉程 郭向云 陆俊茜 赵美娣 彭真明 王启云 杨正瓴 程少堂 叶剑 沈友明 陆绮 张海权 biofans fangfa12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4 15: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