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认识了温柔伤人的草 精选

已有 6765 次阅读 2015-9-14 11:14 |个人分类:野外记录|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yugan,,塔吉克斯坦| 塔吉克斯坦, yugan

         两年前在我的手破相记》博文中,我描绘了一种在塔吉克斯坦山中遇到的草:“那草看上去很绿、很嫩,也没有刺,很温柔的样子,我们上、下山常常要抓一把这种草基部的主干,才不会把它们弄断。”因为在那次野外活动中,手臂多次触碰到那种草的地方,后来长满水泡,折腾了一个多星期才好。当时问塔吉克斯坦的同事尼可拉,那草叫啥名字,有一种要报仇的心情。尼可拉给我写了“Ygan”。回来后始终没有查到那是什么,只好说:“猜想他会不会是写错了字。”没弄清那草是什么,一直有点耿耿于怀。直到今年4月29号,科学网梁红斌博主在我的博文下留言:

              [43]梁红斌  2015-4-29 10:56

孟老师花了这么长时间终于找来了我去年在塔吉克拍了很多此植物的照片现在博物馆有一个塔吉克留学生请他帮助解决的……
学名Prangos pabulariaLindl.
科名伞形科 Umbelliferae
塔吉克俗名Trava Yugan  Yugan 来源于俄语; Prangos来源于拉丁学名
中文俗名栓翅芹牧草栓翅芹
种名释义pabularis =food, fodder, 食物饲料
地理分布产于西藏中亚等地

              博主回复(2015-4-3006:19)非常感谢得空仔细回复

           终于认识了那温柔却能人的草。尼可拉果然是写错了字,把Yugan 中的“u”弄丢了! 这又是一个差一点差很多的例子。Yugan是中文俗名栓翅芹的植物,一个有30多个种的伞形科植物的属。 但Yugan没有一个确切的中文译名,按拼音敲,出来的是“鱼竿”“预感”“语感”,差了十万八千里。只好用Yugan来表达。有了正确的字,很容易就查到有关的信息,发现这草的确能伤人,所以在塔吉克斯坦徒步旅行的活动中,人们会警告:Yugan生长的季节,建议穿长裤,这种看上去温柔靓丽的草,如果直接接触,会灼伤人的皮肤。我觉得他们以后会引用我的博文,看着那满是水泡的手臂实例,更有说服力。

           从网上下了些相关的文献,带在计算机里,有点零碎时间时,把文章翻出来读一下。我的一点嗜好,就是会去读一些其它研究领域的论文,作为一种业余时间的消遣,多少也可以学点东西。博文后面列出了一些文章,感兴趣的人可以去看看。一直没有回复梁博主的留言,也是因为文献读得太慢。断断续续读了些有关的资料和文章后,有一点粗浅认识。这种植物能伤人,因为这个属中大部分的种,含有很多特殊化学成分,具有多理学活,抗微生物,抗氧化,胞毒性,乃至壮阳作用,等等。它被使用在治创伤和白斑病上。在比较新的一篇文章中,讨论了这个种植物中12种标志性化合物,它们对好几种癌症细胞系有反应,包括肺癌,表皮癌,黑色素瘤,前列腺癌和结肠癌。看完后我就乐了,这些癌没准以后要躲着我走了,那可是因祸得福哇。天下真要有这样的好事,真得去走天下了。

           塔吉克斯坦光照片,尽管有会人受的可能性,但我是喜那些远方的光。

           特别梁红斌博主

 


参考文献

Akbari, M. T. et al.2010. Chemical composition and antibacterial activity of essential oil fromleaves, stems and

flowers of Prangosferulacea (L.) Lindl. grown in Iran. Bulgarian Chemical Communications, 42:36–39.

Ahmed, J. et al. 2011. Totalphenolic contents and antioxidant activities of Prangos Lindl. (Umbelliferae) species growing in Konya province(Turkey). Turk J Biol. 35: 353–360. doi:10.3906/biy-0809-23

Ballabh, B. et al. 2008. Traditionalmedicinal plants of cold desert Ladakh—Used against kidney and urinary disorders. Journal of Ethnopharmacology 118: 331–339

Chatterjee, A. et al.1972. Lactonic constituents of Prangospablaria Lindl (Umbelliferae). Tetrahedron 28: 5175-5182.

Farooq S. et al. 2014.Isolation, Cytotoxicity Evaluation and HPLC-Quantification of the Chemical Constituents from Prangos pabularia. PLoS ONE9(10): e108713. doi:10.1371/journal.pone.0108713

Koul, S. K. and Thakur, R.S. 1978. The essential oil of Prangospabularia Lindl. Indian Perfumer, 22: 284–286.

Özek, G. et al. 2007. Comparisonof hydrodistillation and microdistillation methods for the analysis of fruitvolatiles of Prangos pabulariaLindl., and evaluation of its antimicrobial activity. South African Journal of Botany 73: 563–5.

Sharma, N. 2013 Standardization and Phytochemical Evaluationof the Aerial Parts of Prangospabularia.

Journal of Pharmacognosy andPhytochemistry 1: 47–51.

Tada, Y. et al. 2002. Coumarinsand γ-pyrone derivatives from Prangos pabularia: antibacterial activity and inhibition ofcytokine release. Phytochemistry 59: 649–654.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920745.html

上一篇:百合花芯
下一篇:面对曾经的生命

41 张珑 李学宽 吴国林 陈小润 王春艳 李颖业 杨正瓴 魏东平 鲍海飞 陆泽橼 黄永义 白龙亮 武夷山 虞左俊 李土荣 刘洋 黄仁勇 王芳 徐耀 钟炳 梁红斌 陈楷翰 赵克勤 杨月琴 金耀初 朱延平 徐长庆 刘全生 陈筝 武永军 水迎波 王桂颖 程建兰 李志俊 梁进 冯大诚 陆俊茜 陆绮 biofans aliala bridgeneer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22 00:1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