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散写一段夏季 精选

已有 5772 次阅读 2015-8-1 13:48 |个人分类:野外记录|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野外记录| 野外记录

       和往年一样,野外工作结束就意味着夏天即将过去。那种日子是很特别的,戈壁滩烈日下整天的暴晒,回村后先灌一瓶冰镇的啤酒,然后盆中盛两勺塑料桶中晒了一天的温水,抹一把身上。讲究点的话,用两个矿泉水空瓶盛了桶中的水,足够洗个头。水是从村外的井里拉回来的,所以说这里水就是油。有时也能接自来水,同样的井水,每天傍晚七点来水,个把钟头的时间可以接水。这里的水稍微带点咸味,还算好水,烧开后泡茶喝没有什么异味。今年夏天有些特别,工作区雨水比较多,我们常会看着天上的乌云团和风向来决定该往哪个方向去工作。工作区在我们居住的村庄四周,近的20公里,远的4、50公里,间隔足够的远,可以躲开戈壁滩上成团游走的雷雨。因为雨水多,有些土路被水泡过后就很难走,坑坑洼洼,有些地段会很滑,加上车轮上裹上了泥,车子容易打滑。有一次我的车为避开路上的坑,司机刹车踩得重了点,车就在泥泞的土公路上扭开了,方向盘控制不住,车冲下两米高的坡到沟里,撞上沟对面的坡又回到沟里,剧烈颠簸后,终于停在沟中。车子在往沟中去的时候,我使劲抓住车门上的扶手,心想这回完了,车子必翻无疑。结果我们命大,车没有翻,除了掉了两块挡泥板,什么事儿都没有。下车后挨个问其他三人有没有受伤,大家都说没事,真的是命大。沟中都是水泡过发软的泥,要是都是石头,就可能是另外一番景象。这前不着村,后不挨店的地方,又是雨天,真要翻了车伤了人,那就摊上事了。

       五年前我们也在这个苏木(乡)居住过。现在这里路修好了,穿过村子的水泥路两边,是太阳能板供电的路灯,晚上没有过去那么黑暗。进村的公里边上,还修了间厕所,人们可以到那里去方便,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到处随便。尽管我仍然看见有男人在街上撒尿,但没有看见女人那么做了。垃圾还到处乱扔,我曾经在《夕阳晚霞村庄博文中提到过,要改变习惯需要时间。尽管有各种改变,这里离现代化还有一段距离,比如说没有互联网。一开始有点不习惯,没有网好像离开了文明。但日子仍然要过。没有网的日子里,常有偷得浮生半日闲的轻松,好不容易找到个机会,和那个烦躁的世界隔开一段时间。晚饭后端着计算机,坐在门口的石阶上写点东西,感受凉爽的空气,天黑后看满天的星斗,或者是远方黑云中的闪电。能安静地待一会儿,已经是这个世界的一种奢侈。

       某天吃完晚饭,我到村边去拍落日。村边是一望无边的戈壁,地平线上有电线杆,偶尔油路上有汽车过,甲壳虫一样在落日余晖中爬行。村边的土房子边,看见一小男孩,爬到土墙上玩耍,我就拍了一张照片。他发现我在拍他后,跑回家喊他被照相了。结果一位大姐跑出来,跟我聊天。这位大姐估计比我年龄小,但看上去比我大,有风沙的日子更加打磨人。她大概是那位小朋友的奶奶,很能聊,跟我聊了十几分钟。我们队里跑出来拍夕阳的同事,把我跟她聊天的情况拍了下来,说是绯闻。MD,这也是绯闻了。我们聊的都是日子。我问那位大姐:公路修到乡里了,你们是不是日子好过了些?她说:啊呀,公路来了嘛,小孩子都走了,没有人想留在这里,我们留在这里,过日子可不容易了。我说:慢慢就会更好了,你看不是都有太阳能的路灯了吗?她说:啊呀,一直都说要改要改,等改好了我们都老了。我又问:你老家是哪里的?她说是在中旗。中期在那儿?中旗在后旗那边。后旗在什么地方?后旗离这儿不远。最后我也没有搞清楚中旗在什么地方,大概就是在附近。那些日子,很想再见到夕阳晚霞村庄中那种恐怖的落日,但没有等到。那样的太阳,可遇不可求。

       野外工作除了受到雨天的影响,进展还算顺利,把上个世纪20年代留下的一些问题,弄了个差不多。顺带的收获,是有机会见到各种野生动物,野兔、蜥蜴、跳鼠、金雕、蓑羽鹤、呱呱鸡…。和往常一样,收工的时候,大家在一起,我会为各位拍几张照片,也可以放到博客中。今年收工当天的时间早点,太阳还比较高,光线角度差了点,可以看清楚脸就好。一年又一年,记录岁月的变化,也记录野外工作的艰辛。不管干哪一行,什么事要做出点样子、做好,不花时间是不行的,没有团队合作也是不行的。我很钦佩队里的各位同事,能吃苦,也有幽默感,凭自己的本事,洒汗水出劳力,把工作做得有专业的讲究,安心找碗饭吃。

       回到二连浩特,可以洗个澡,也可以上网,又是城市生活的节奏。离开之前,总是会有一顿饭局,除了庆祝我们结束了野外工作,也感谢当地政府的支持。巴特尔局长是喝奶茶吃手把肉长大的壮硕蒙古族汉子,我们通常称呼他为“巴局”。巴局很能喝酒,一喝起来话就多,总说老了喝不动了,过去是两斤,现在只能喝一斤了。巴局比我小两岁,曾经也是文青,多年前答应我一件事,要用蒙文写首诗送给我。过去了这么多年,我以为他已经忘了,没想到他这次说欠我一样东西,就是那首诗。他说一直都记着的,也一直在写,但总是觉得写得不理想。我期盼着他能写下一首自己满意的好诗,下次再见时我能见到。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909801.html

上一篇:桐画故事
下一篇:天空中写京城夜空雷电

68 陈楷翰 陈小润 朱晓刚 曾泳春 郭向云 武夷山 杨正瓴 李学宽 赵克勤 黄秀清 樊晓英 王号 朱志敏 陆俊茜 刘立 钟炳 李土荣 吉宗祥 张珑 郭战胜 韩玉芬 曹聪 郑学军 檀成龙 张忆文 徐耀 吕洪波 王华民 彭友松 赵凤光 彭真明 姜虹 廖晓琳 陆绮 金耀初 黄永义 李宁 陈筝 水迎波 吕喆 周士贵 林中祥 陈儒军 陈湘明 冯大诚 易奎 高敏 周少祥 刘全生 蒋大和 韦四江 徐长庆 陈智文 孙永昌 李璐 高建国 张丽娜 王桂颖 蒋永华 徐义贤 白龙亮 杨月琴 qzw anran123 wwxxmm doctor5 htysth biof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3 17:0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