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鸦羽 精选

已有 6271 次阅读 2015-6-4 07:06 |个人分类:野外记录|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乌鸦| 乌鸦

           我在红色岩石的山谷中走过,天空中掉下一片羽毛。看了半天,觉得是乌鸦的羽片,然后注意到有乌鸦在对面山头上叫唤得很欢实。人们通常认为乌鸦不是好鸟,因为它们天生就有黑色的羽毛,腐食,呱噪。说谁讲话口没遮拦,净说不吉利的话,就会说:你这个乌鸦嘴!我见过乌鸦最多的地方,是德国柏林,真没有想到,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傍晚时分,乌鸦们在德国人的红色市政厅上空成群结队地飞。我在那儿拍了几张照片,一位等红灯的路人用英语对我说:不可思议吧?的确有点,完全没有想到柏林有这么多的乌鸦。那些乌鸦,是人喂出来的,和人和谐共处于都市,成为其中的一景,叹为观止。旁晚时分,黑色的乌鸦在暗淡的天空中,看不出什么特别。幸好有点灯光,可以感到它们的影子,比天空还要黑。

           圣经中,大洪水后四十天,驾方舟漂泊的挪亚打开了窗户,放出一只乌鸦去探路。乌鸦飞去飞来,没有什么作为。后来挪亚又放出一只鸽子,第一次无功而回,而七天后再放出去,鸽子回来时,嘴里叼着一段新鲜的橄榄枝,挪亚就知道地上的水退了。嘴叼橄榄枝的鸽子,后来成为和平与和平使者的象征符号,无论你信上帝与否。而乌鸦依然是黑色的乌鸦,喜欢乌鸦的人不多。但中国文化中有“乌鸦反哺,羔羊跪乳”的说法,视为美德,那是一种不同的理解。时代不一样了,什么都会变。

           野地里的乌鸦和城市里的乌鸦没有什么差别,全身都是黑色的,叫起来也一个德性。城里的乌鸦,歇在城市屋檐下,多半吃嗟来之食。野地里的乌鸦,歇在荒野山崖上,自己去觅食。此外,野地里的乌鸦,呱噪声要比城里的大多了,还带点回声,在野地寂静的空旷中回荡。无声处的声音,总是响亮的,尽管有点渗人。城里各种杂音多了,老鸦呱噪显得有气无力,更不用说回音了。

           我远远地看见那几只乌鸦在折腾,闲得无事找事的样子,就向它们待着的山崖走过去,老鸦们飞了起来。当我继续前行时,乌鸦们可能怕我去捣它们的窝,在我向山崖上攀登时,它们又飞回来对着我喊叫,并做出各种动作,是威胁,也是一种引诱,怕我真的爬上去看见它们的窝和窝里的家当。那个山崖是笔直陡立的,我不可能上得去。我只知道它们会这样反应,所以我有意爬高点,等它们来抗议,我可以拍几张它们折腾的照片。坏鸟也有着急的时候,那是一种人们能够理解的好心。

           阳光下看乌鸦,就是一片片破碎飞翔的黑夜,这是乌鸦能成名的地方。黑色的鸟,命中注定出身不好,愿不愿意,多演着反派角色。它们也很懂得在太阳下表现,知道这比在黑夜中折腾要引众生瞩目。反过来也有类似的例子,比如说一点烛光,就该待在黑暗中,要在太阳下燃烧自己,自焚也没有什么意义。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895390.html

上一篇:关于爱因斯坦信的新内容
下一篇:桐画故事

43 陈湘明 陈小润 武夷山 刘旭霞 郭向云 张珑 李学宽 陆俊茜 吕洪波 赵凤光 马磊 杨正瓴 李世春 陆绮 刘全生 冯大诚 赵序茅 黄永义 余国志 徐晓 杨建军 曹聪 赵美娣 鲍海飞 钟炳 张叔勇 黄彬彬 张忆文 李俊 葛素红 魏焱明 王桂颖 柏舟 虞左俊 刘光银 张增杰 刘光波 白龙亮 杨月琴 陈静 廖晓琳 anran123 biof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17 14:0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