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关于爱因斯坦信的新内容 精选

已有 10630 次阅读 2015-4-29 07:43 |个人分类:有感而发|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爱因斯坦| 爱因斯坦

     前段时间,因郝炘博主的一篇博文《也谈爱因斯坦给斯威泽回信的翻译(补充版)》,大家表了很多议论和考察。我凑热闹,在郝炘和谢力博主的博客中留了言(见参考文献1、2),说了一点自己的看法。后来发现这个争议,和如何解释原始文献有关。原始文献不清楚,人们怎么解释,都只能是按自己的认识来解释,永远都没有办法清楚。所以我通过我们图书馆馆长,给波斯顿大学以及以色列爱因斯坦档案馆的Barbara Wolff女士联系,用他们图书馆系统的语言,希望得到最原始的纪录。现在看来,原始资料的确认,已经不是那么容易了。或者说,老爱同学的信,只能是历史的小姑娘。

           我首先得到的信息,来自波士顿大学John Stachel先生,他是物理学和科学史家,是因斯坦文献(Einstein Papers Project)的首任编辑,从1977年起,编辑发表了因斯坦文献的第一和第二两卷。行中。他在回信中,根据网搜索(我不能确定他是根据系统内部还是一般的网络,比如Google搜索),列出的因斯坦信如下:

     “Development of  Western  science  is  based  on  two great achievements:  the invention of the  formal logical system (in Euclidean geometry) by the Greek philosophers, and the discovery  of  the  possibility  to find out causal relationships by systematic experiment  (during  the  Renaissance).  In  my  opinion  one  has  not to be astonished that the Chinese sages have not made those  steps.  The astonishing thing is that those  discoveries were made at all.”

     这里他引用的是两个“those”,也用了“has not to”, 而不是“have not to” 或“did not”。当然,他也和别的人一样,提供了另外一个线索,就是1959年10月20日,ArthurG. Wright 写给Derekde Solla Price的信。在给以色列爱因斯坦档案馆的B. Wolff女士联系的几个回合中,她显然已经被多回合的咨询弄得有点莫名其妙,说最近怎么有这么多的来信,考察老爱的那封信,估计都是科学网博友的杰作。她最后的一封信,有下面一些给我的内容,我就不翻译了,免得有歧义:

           “Dear Jin Meng, the question whether it reads "these..." or "those ..." is hardly relevant given the fact that the only  known  copy  of the letter is the transcript of the English translation  of a text Albert Einstein  no doubt drafted in his mother tongue, German. Thus we do not  know  whether  he  originally  wrote  "diese  Schritte" oder" einen  solchen  Schritt"  and  "jene Entdeckungen"  oder "solche Entdeckungen"  or  something similar/different. - Best regards, Barbara”

           这段文字,说明“those”或“these”的翻译,就现有的资料,是不能够确定的。

 

           下面是Wright在1959年10月20日给Price的信的部分复印(文件编号61  382),我有复印件全文,但没有把握版权问题,只能提供部分信息,信件的原始内容,在耶鲁大学,当时Price在耶鲁大学历史系任教。

     除了去知道的内容,段文字的最后一句,提到因斯坦很可能自己打字写了那封信,大概是个新的内容。但很憾的是,“this is a copy of that letter” 仍然不清楚,这个“copy”到底是我们现在看的英文信,是另有德的信件。那个时候还没有复印机,重新打印的可能很大。

     根据我能有的资料,我对老爱信的看法,和一些博主说过的一致(很抱歉我没有找到和列出有关的原文,太多了,不能系统收集),那就是他的信最后的“those discoveries”, 不是指中国的四大发明和其它。这一点从郝炘博主贴的Arthur F. Wright的书评可以看出,从李约瑟的《The Grand Titration》收集的文字也可以看出。他对科学的定义,逻辑学的形成、实验科学的产生都有自己的看法。他的有些说法,论证有点牵强,或者有意识地改变了争论的问题,和知识分子的辩论常使用的方式类似,我就不说了。从他提到老爱对中国文化所知有限,到他最后的结论:Modern  universal  science, yes;  Western  science, no! 就可以看出他和爱因斯坦认知上的根本差别。

     下面是我的两段留言,作为参考文献,也收入篇博文中。其中包括我那封信的翻:“西方科学的发展基于两项重大成就:希腊哲学家们(在欧氏几何中)发明的形式逻辑体系,和(文艺复兴时期)以系统实验找到因果关系可能性的发现。我认为人们不必惊奇中国的智者们还没能迈出那些发现的步子。令人惊奇的,是那些发现居然能成。我仍然持同样的观点。此外,和我对英中翻译的基本观点一致,那就是在英译中的过程中,因为汉字的单个字或词,在同等空间下,承载的信息量要大。所以英文的中文译文,一定要比英文短才合适。


参考文献1: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14-882200.html  此文来自科学网郝炘博客,转载请注明出  

参考文献2:

Einstein's"those discoveries"为什么不是四大发明或发现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69170-882310.html  此文来自科学网谢力博客



爱因斯坦的回信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886012.html

上一篇:古罗马遗址的拱结构
下一篇:鸦羽

28 武夷山 刘全慧 李宁 刘立 谢力 李伟钢 杨正瓴 陆绮 陈儒军 朱传卫 曾杰 陈小润 田云川 陈长金 史晓雷 冯朝君 王荣林 钟炳 陈湘明 沈律 陆俊茜 王春艳 陈奂生 杨月琴 tuner fumingxu seeker99 bio2015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1 14: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