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人生何能不孤独? 精选

已有 16546 次阅读 2015-4-11 05:18 |个人分类:有感而发|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孤独| 孤独

     贴几张荒野中的照片,过周末了,又。做事的时候,往往都是这样一种情景:一个人独自向前走,而前方并没有路,得自个去走出一条路来。这些日子淹没众多的工作中,为了自己的真爱,别的都放下了。忽然有了些难以捉摸的心情,好像坐在咖啡馆里,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听下雨的声音,等到花儿也谢了。大学毕业时,我在医院里躺了一个月,耽搁了研究生考试,身上插着管子,中秋的夜晚,惨白的月光投进病房,楼下停尸房传来伤感、渗人的哭啼声,心情就是进了地狱般的绝望。那时很羡慕能在地上走动的病房室友,他们是幸福的,可以双脚着地走路,那就是自由,而自由是无价的。怎么也没有想到,后来自己会走过那么多的城市、街道、戈壁、大山,双脚着地走了那么多的路。对绝大部分人来说,那种辛苦的路,是受罪。但对于我这这样的人来说,走在野地中,蓝天白云下,热风冷雨中,就感到一种无与伦比的自由。仰望不同的天空和云彩,你我之间,聚少离多,但在一起的时候,永远都是快乐的,把命赌进去,也是值得的。

     走远路会有一种孤独感,前面没有方向也没有真正的路,后面又很少会有人愿意踩着自己的脚印走,并且一直走下去,那种神话故事中才会有的情节。上大学的时候,就听到一个说法,好像是某个名人说的,大意是生活不会如想象的那么好,但也糟不到哪儿去,而人的脆弱和坚强,往往会超乎自己的想象。脆弱时可以为一句流泪,但坚强时,自己可以咬着牙走很长而艰难的路。我对这样的描述,有一种直觉的体验,太熟悉了,人生真的就是这个样子。寄托了无限希望的人和事,因为你、我、他的对和错,或者就是巧合缘份,会在荒野无人的时候,众多诱惑中显出脆弱和坚强来。那时我发现,心灵的旅程很难碰到一个可以真正放松休息的驿站,让自己把心里的一切都放下,把身心的一切都晾晒在星空和太阳下透气。这个世界太喧嚣和世故,而且越来越喧嚣和世故,不能让人放松到没有警惕。真的碰上一个理想的驿站,比如一座荒野中的破房子,酷热中的凉风或细雨,甚至一个懂我的人,那就是一生的偶遇和缘分,比流星砸着我的几率还小。我最后发现,理想的驿站之所以存在,是因为我的到来。我没来,它也不存在。

     我有幸见过些海浪,冰雪,戈壁和大山,和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的人相比,我走过了更多的地方。但我还没有去过非洲,到传说中的稀树草原上去看猎豹追捕羚羊的场景,或者往丛林中去钻一趟,看看人类最土的人群是怎么个活法。至今我都不敢说的一句话,就是我周游了世界。我期盼着那一天,能圆我一生最大的一个梦想。

     经常感到自己就是自己生活的观察者,看着我走过的路和路上的我,评断那些普通日子的是非,希望能清楚地了解自己,并从中体会到点什么是人生。我常常会因此有感于一些早年的歌曲,比如罗大佑的《光阴的故事》和《闪亮的日子》,随手写下它们,因为躺在床上刚好听到这两首歌。它们给了我一种回味和反差,去思考人生,包括自己。现在的各式流行歌曲和歌手,越来越依赖超级包装和潜规则。无论卖什么货,没有一个漂亮的盒子,上面贴上霸气的标签,里面是金子或泥土,人们都无法识别,或者都无所谓去辨识里面是什么,标签上说了算。那些早年的歌和歌者显得土气、粗糙。但音乐本该是赤裸裸的,没有什么华丽的衣服可以用来打扮它,就像真的感情和甜言蜜语之间的差别。两相比较,现在的歌,更多在追求某种刺激,随处可见市场定制的痕迹,这样的商品,可以论斤要。而早年的歌,更多的是歌者的心声,有时甚至会出来有点五音不全,但真情的歌,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它会触动到人的脆弱,让人流泪,即使今天,我仍然有这样的感受。

     能够走过那么些城市和山野,不仅要有体力上的坚持,也需要心里的坚持。那种坚持的内核,就是能够守着孤独,并期待着梦想。守着孤独的根本,是自己并不孤独,世界上总有一种理解和爱,如黑暗中的星光在前方闪烁。带着那些风尘潇洒的歌,有你有我一起走,一路都是快意。常常不是在艰难的跋涉中坚持,而是在不经意间,已经走过丛山峻岭。带着书、音乐和梦想中的你,身体和灵魂都在路上,去到那些没有人去过的地方。孤独是一生注定要有的经历,感谢那些雪山、草原、海浪,夏日,山风,感谢有你。

     去年还路过西安,登那座厚厚的古城墙,油油的肉夹馍味道还在嘴巴里;也在欧洲游荡过,品尝柏林有点土气但过瘾的猪肘,看那段喷满花哨情感的废墙。今年还不知会去什么地方,东方明珠下走一遭,西湖边上看荷花,还是继续在野地中溜达?走完人生很容易,也不过七年,十八年,随便乱点。即使一百年,也不过就是一百年而已。

     可能是从小就习惯了自己玩,慢慢发现我没有什么朋友,也没有觉得因此缺少什么。一生的朋友到底是谁,很难言传。在那些戈壁滩上,风沙飞扬处躲雷电的时刻;在波西塔诺,雨中爬上那些石阶找饭吃的夜晚;或者就是一起喝口酒,说说远方的好声音,简单不过的日子。生活中的一些经历,变成了生命的一部分,要说清楚很难,有时会很痛,就好像自己解剖自己,打开胸腔,掏出心来说:心如拳头般大。什么事说起来真的都很容易。轻松点说,我大部分的朋友都是不用惦记的人,不会压在心头上,大家能懂的东西不用多说,心有灵犀,本来就该是很轻的一点。当然,朋友和自己能依赖的人,还是有本质差别的。一个人活着,并不叫孤独。当身体和灵魂都处在荒野中感到无助,或者在喧嚣的城市中没有和任何人有交集时,那是一种孤独。但孤独对我来说并不可怕,习惯了,有时候甚至很期盼它,挑战它,享受它在的时刻,让我感到孤独。真正可怕的东西,是对孤独的恐惧,失去自我、失去真爱、失去对这个世界的期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881480.html

上一篇:清明节随想和说歌
下一篇:从被拒稿件复活看同行评议中的两极评审

112 陈小润 刘艳红 戎可 武夷山 郑永军 钟炳 董全 曹聪 刘旭霞 李伟钢 朱志敏 易奎 王光辉 杨正瓴 刘苏峡 王华民 王德华 赵克勤 柳林涛 徐世文 何青 郭胜锋 黄秀清 苏红 徐晓 孙永昌 朱立 张鹏举 梁祖青 秦占杰 韦玉程 刘波 马磊 李笑月 向召伟 杨月琴 陈志刚 赵帅飞 蒋力 王春艳 林珂 邹烨 沈律 陆绮 裴军令 肖重发 赵凤光 李天成 谢蜀生 邱敦莲 蔡小宁 刘晓瑭 邸领军 王军军 王海冰 刘立 任胜利 张士宏 金耀初 姚伟 任文龙 余国志 李本先 胡翰 黄达 邵鹏 朱豫才 蒋永华 蒋继平 强涛 武永军 廖晓琳 曾泳春 吴静文 王伟 朱晓刚 董侠 冷永刚 陈筝 庄世宇 高建国 彭真明 王善勇 沈友明 赵美娣 陈湘明 魏亚鹏 吕喆 朱高明 张丽娜 翟自洋 张增杰 刘晓锋 张海权 biofans louiexp icgwang fangfa12 F995 eat tuner wangqinling xuexiyanjiu xfdysdjs seeker99 crossing htli scottfan s11s anran123 zhucele www985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0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6 02:4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