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清明节随想和说歌 精选

已有 4645 次阅读 2015-4-5 07:23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与感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乌兰巴托,我是歌手| 乌兰巴托, 我是歌手

           我第一次到乌兰巴托,从日记上的记录看,是200086日。当天从北京飞,住在乌兰巴托的成吉思汗饭店,718房间。进了饭店就发现,那里居然有寿司餐馆,还有不少日本人,据说他们到这儿来寻找辽阔感觉和他们的祖先。前者容易理解,后者有点悬念,我一直都不是很明白。在这个没有海岸线的内陆国家吃海鲜,吃货的我,有点疑惑是自然的。第二天,我乘一架很破旧的螺旋桨飞机,去达兰扎达嘎德(Dalanzadgad),一个当时人口也就一万多人的“城市”。那架灰色的飞机,是二战时的产物,机身上的漆都掉了,露出发亮的铝皮,我上去时腿就不由自主地打哆嗦,但我也没有勇敢到不上去。这是我有生以来坐过的最破的飞机,估计以后很难再碰到了。飞机上是两排位置,放个背包都不容易。个把钟头的飞行,跌宕起伏,让我心里不断发紧。从那时起我就发誓,即使开三天车,我也不要再坐那种飞机了。飞得不紧不慢不高不低,摔下去肯定是要死人的。

           飞机在达兰扎达嘎德机场着陆时,我才发现这里根本就没有机场,飞机直接在戈壁面上的地皮上降落,好在戈壁面很平,飞机也不重,但那种颠簸,也很刺激。那年的野外季节是很不幸的。首先我的飞机到达兰扎达嘎德后,本来说好和我一块野外工作的蒙古同行,因为什么事情不高兴,自己上了飞机回乌兰巴托了,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就飞走了。加上那是个多雨的季节,我们经常在泥泞中行进,也没有办法做太多的野外工作。蒙古著名的火焰山(flaming cliff),我也只能在濛濛细雨中远观一下。通常的晚饭,我们是罐头的豆类或其它垃圾食品,同行的蒙古同事们自己在我们见不到的地方吃,大概是羊肉?不能确定。晚上我睡在拉油和水的卡车上,在油桶和水桶上垫两块木板,钻进睡袋中,听着过堂风睡觉。那些故事,一时半会很难讲清楚了。

           野外完后,回到乌兰巴托,仍然住成吉思汗饭店。从日记上看,有一天我自己跑到街上去转,到了一家叫“City Coffee”的小店坐下,要了个汉堡,没有吃完,味道不对。喝了两杯咖啡。有点闲,就从衣兜里翻出了个旧信封,在上面记了些感想:“看着一路的英文、俄文、中文、日文、印度文,当然还有蒙文,不同的的食物,感觉到不同文化的融合,这个世界真是很奇妙。咖啡馆外坐着一个十来岁的男孩,手里拿了一根铝棍,像是一条玻璃窗框,背了一个塑料编织袋的包,脸上身上都很脏。显然是个离家流浪的孩子,像是在躲雨,但雨这会儿已经停了。也许是在歇脚,靠在咖啡馆大玻璃窗外的窗台上,看着街上的过往行人和车辆。这是我第一次面对一个情景(人)的直接描述,感觉很奇特。”

           那个咖啡馆的服务生,看上去是个不到20岁的女孩,典型的蒙古族人模样。我问她叫什么名字,她说了,但我记不得了。不过她在我的信封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一是现代名字,看上去像是俄文,二是传统的蒙文名字,竖排,弯弯曲曲,我都不认识,当一种符号来看吧。这是我对乌兰巴托的第一印象,到此一游的凭据。

           我写这一段的原因,多少是因为第三季《我是歌手》落下帷幕,风马牛的及与不及。断断续续写了不少东西,都丢在纸篓里了,看下季能不能用。我曾经说过,相对于《中国好声音》,我觉得《我是歌手》的商业气息过浓,歌手得失心也重,是我不喜欢的地方。不过这个节目至少有两方面的正能量:一是给电视机前的观众听众带来美好的音乐,二是为流行歌坛带来些活力,给吃这碗饭的歌手提供一种参考:看刀光剑影,高手过招,华山论剑,知道山外有山。练好功夫,才是闯江湖的正道。看了这季节目,别的说不好,但有一件事我绝对不会做,就是去买那个做广告的品牌洗衣剂,因为它不断的插入,是这台音乐最强力的破坏者。当然我也相信,MD,去买的人会更多。

           这期节目中,从我看到的内容,觉得最有收获的,是对李键和谭维维有了些认识。过去我基本上连他们名字都不知道。其他大部分的歌手,多少知道点。李键的歌,属于吟唱型的,歌唱技巧只能是二流。但他和其他歌手相比,从服装到选歌,都带点“文”气。虽然歌路很窄,但用心挑了适合自己声线、走心的歌来唱,比较适合听众的口味。但这种类型的歌,听一次可以,每次都类似,会有点审美疲劳。谭维维踢馆进来时,还是有些紧张,慢慢显出能量和多样的歌唱风格。擅长藏调的她,把‘康定情歌’和‘乌兰巴托的夜’两首歌都唱出了经典的范。后者是这期歌曲中我最喜欢的一支歌,“嘿,你在我们的世界,期待着什么?我们的世界,只剩下荒漠穿过狂野的风,你慢些走,唱歌的人,不时掉眼泪。”如果我是评判者,我会这样来考虑:从中国流行歌坛来看,李键的唱法,喜欢不喜欢,它是一种类型,值得保持。从《我是歌手》中打拼的歌手来看,我还是希望看到多样性的歌手,能展示自己的多样性和能力。

           《乌兰巴托的夜》有很多的版本,比如降央卓玛版,杭盖乐队版。谭维维这一版大概是最高音版。对于“夜”来说,歇斯底里的喊是大忌,容易把人吵醒。但谭维维的改编、发挥还是不错的,加上杭盖乐队恰到好处的伴唱,在背景中注入草原之魂。擅长藏调的谭维维的声线,和草原长调还算和谐,让这首歌有了一个崭新的表现。相比而言,刘欢同学和杭盖乐队配合的《轮回》,就是败笔。欢哥的声音太不和谐了,草原上本来跑的是马群,突然窜出只猴子来,会让人大吃一惊。吉克俊逸和杭盖合作的《鸿雁》也很失败,后者的唱法,是男人的摇滚,那种苍凉和力量,让主唱吉克同学的声音显得轻薄。感觉像黄蓉去做丐帮帮主,根本就是不和谐。

           杭盖乐队的加入,让我不得不认可《乌兰巴托的夜》这首歌。杭盖这帮人中,胡日查的长调,义拉拉塔的吉它和伴唱,都很有味道了,很静或很乱,但纯朴、干净。我最喜欢的杭盖乐队成员,是那位演奏马头琴兼呼麦的巴图巴根,最有侠客风格的一个人,表现低调,但呼麦却是独特的。在和吉克俊逸合作《鸿雁》合作时的低音,让我感触良多,想起了老邪,太有江湖高手的味道了。这帮人曾经在欧洲的一些音乐会中折腾出了些名声,最终等到了中国好歌曲这样的机会,能在国内发光。亮了以后,他们这帮人还是很踏实的,没有因此而进入九天云霄的飘忽。这可以从他们和其他歌手的合作中感觉到。他们自己唱过《乌兰巴托的夜》这首歌,很在调子上。但作为伴唱者,杭盖在和谭维维的合作中,表现得很有分寸,轻描淡写,恰到好处,让人感到他们卑微的低调但强大的存在,这是歌者的自信和对人生的认识,让听者明白主题和陪衬的区别但又不失自我。谭维维所表现的《乌兰巴托之夜》,在杭盖乐队的帮衬下,达到一个新的演唱高峰,可以秒杀港台任何一种流行音乐。我也相信,音乐这种东西,在具有文化多样性的地方,如果有创作的自由,会表现得更加的有深度和广度。

            “乌兰巴托的夜”这支歌,是我心中这期《我是歌手》的冠军歌曲。尽管谭维维的声线有点金属感,但这首歌,她超越了自我。我的认识有我的偏见。偏见之一是因为歌的改编,是为了唱给父亲的:你走了,那么多年,嘿你在,你在这世界,每个角落存在。这歌让我在清明时节,想到了我的老爹。


乌兰巴托的夜

作词:桑得扎布作曲:普日布道尔吉

中文填词:贾樟柯, 谭维维

你走了那么多年/你还在我的身边/那一天你微笑的脸/如今闭上眼/我还能看得见/穿过狂野的风/你慢些走/我用沉默告诉你/我醉了酒/乌兰巴托的夜/那么静那么静/连风都听不到/听不到/飘向天边的云/你慢些走/我用奔跑告诉你/我不回头/乌兰巴托的夜/那么静那么静/连云都不知道/不知道/乌兰巴托的夜/嘿你在/你在这世界/每个角落存在/嘿你在/你穿过风/穿过云穿过一切回来/乌兰巴托的夜/那么静那么静/连风都听不到/听不到/乌兰巴托的夜/那么静那么静/连云都不知道/不知道/我们的世界改变了什么/我们的世界期待着什么/我们的世界剩下些什么/我们的世界只剩下荒漠/穿过旷野的风/你慢些走/唱歌的人不时掉眼泪。

http://y.qq.com/#type=song&mid=001dxAmL3Lgg5Z&from=smartbox

http://y.qq.com/#type=song&mid=004bYgzV3jzwEM

http://mojim.net/cn_search_u2_hWpfHLDyEOg.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879930.html

上一篇:忆汤圆
下一篇:人生何能不孤独?

54 张珑 朱晓刚 李伟钢 武夷山 钟炳 刘艳红 吕洪波 雷栗 应行仁 柏舟 赵克勤 徐义贤 陆俊茜 张海霞 黄永义 梁进 余国志 贺海龙 曾泳春 赵美娣 王华民 周健 黄运峰 王海冰 徐晓 蔡小宁 翟自洋 王春艳 刘立 李晓明 韩枫 陆绮 陈湘明 王海辉 马磊 郭胜锋 庄世宇 袁君云 罗帆 杨正瓴 汪小龙 黄彬彬 赵凤光 陈小润 杨月琴 biofans wwxxmm eat anran123 seeker99 qzw tuner yunmu scalinglaw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4 09:5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