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雾霾折射合理发展才是硬道理 精选

已有 13265 次阅读 2015-3-1 07:34 |个人分类:有感而发|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雾霾,北京,柴静| 北京, 雾霾, 柴静

     周末本来是要审两篇稿的,压了有些时间了。不过看到柴静《雾霾调查:穹顶之下同呼吸共命运》的纪录片,有些感想,就把过去写的一段东西翻出来,表示一点支持。这段文字是2013年3月9日写的,那天我从北京飞贵阳去看母亲,天气很糟糕,从北京市区到机场,一路可以感到飞沙走石,天空中飞扬着废纸片和塑料袋。两点多的飞机,耽搁到快5点多才起飞,当时因为风沙原因,机场进入飞行管控,关闭了一条跑道,各家飞机得排队等起飞指令。我们在飞机里坐等了两个多小时,写下了这段博文。后来才知道,当天T3航站楼的屋顶又被风掀开了一角。那趟飞机比较空,我自己选了个后部靠窗的位置。飞机起飞后,拍了几张窗外的景色,很霾。而且三个多钟头的飞行,一路霾到天黑,让我相信那天北京的雾霾不是一个局部问题,也不是一个简单的、局部污染问题。因为时间的原因,下面的文字可能会有些时间上的不和谐。此外,当时写的一段东西,我已经单贴在《从中国铁矿业说起》一文中。

     我一直对北京的空气污染感到困惑,我当年念书的时候,天多半还是蓝色的,现在见到蓝天,觉得跟过节似的。2013年,年前躲过“世界末日”,我写了段《北京,北京》来纪念。没想到年后北京一直雾霾天气,PM2.5值持续飚高,北京的家人、尤其是老人不敢出门。网上也出来了大雾版《北京、北京》,叹息、伤感、无奈。让人觉得北京好像处在末日后遗症中。曾经在一个北京的朋友面前,无意说出一句话:北京人在那种环境下生活,习惯了,也就无所谓了。结果我的朋友说:孟津,不是我们不想有好的环境,我们是没有办法,我也想天天都看见蓝天白云。所以我觉得我的话有点冒犯了。但什么叫做合理发展?我不懂经济,没法说。我在很多偏远的乡村看到的情况,可以给我一点启示。比如我写《又见炊烟升起》,讲在贵州农村的见闻,传了几张照片,都是报喜不报忧的,我把难看的部分都剪掉了。实际的情况,我还是觉得有问题的。比如当地搞新农村计划,盖房子,按领导要求的设计式样盖,结果弄得很乱很难看。为什么不按当地的特色,当地的资源,按照当地的传统文化和习俗,盖一些有当地特色的房子呢?以我外行的眼光,我就认为那是一种不合理发展。

     2008年北京举办夏季奥运会时,据说是行政命令,工业排放等得到了控制,天气情况好了。那时我对人为调控的说法多少有点怀疑,但也没有什么理由。后来多注意了一点,发现局部气候的可控制性好像是有可能的。最明显的一个例子,是2009年国庆节前一天,北京一片雾霾,天安门广场上两排民族柱,立在一片灰色中,每排28根从这头差点就看不到那头。当时心里打鼓,明天要这样,城楼上站着的领导,看不见游行的队伍咋办。但第二天早上起来,天空非常晴朗,可以说是“国庆蓝”。阅兵式上,天上飞机看得很清楚,就别说地上的一切了。十来个钟头的时间,天气变化巨大。后来有人说,国庆那天天气控制得有点好过了头,以至于十一那天阳光过多,让城楼上观礼的领导和街上游行的群众都被晒得够呛,要是能稍微调节到多点云彩,挡点太阳,多点阴凉,就完美了。最近又有了APEC蓝的说法,但我前段时间去国科大山上看时,没有看见蓝色,APEC会场在一片灰暗中。北京的雾霾,似乎已经成为常态。当然,别的城市,也遭遇同样的问题。

     2014年元月,北京出现了20多天的雾霾,PM2.5经常爆表。三月份两会期间,老天也不给点面子,让各地代表的肺不爽。从很多报道和研究来看,雾霾天气和人类活动是有关的。新闻中也有很多如何治理雾霾的建议,但我见到的多数建议,感觉都是有点治标不治本的内容。就像为了控制腐败,政府规定领导到基层活动,海参鱼翅燕窝都不能吃,必须四菜一汤。管钱的人给自己定一个菜谱,四菜一汤,光天化日下少吃点,就能让世人相信一切都清廉了,简直是笑话。当钱能由纳税人监管,有道理才给你钱;拿了钱没干事,即使不进笼子里去,你得取下乌纱帽走人,腐败就不会是一个问题,它和吃海参鱼翅燕窝或者四菜一汤没什么关系。

     造成雾霾天气的人为因素,和关几家工厂、提高燃油质量,多种树都有关。但问题的根本,在于中国采取什么样的发展模式。我曾经在一个博友的博文后留言,说了下面一句话:“我比较担心的是中国现在的发展,重复了西方社会的发展模式,而且各个地方自由发展,没有什么计划,以后会有麻烦。”文革后期,中国的经济处于危机边缘,那时老邓提出了“发展才是硬道理”的口号。在那样的环境下,这是正确的。但中国的很多政策,一旦提出,既没有配套的平衡措施,也没有长远的规划,更没有纠错的机制。十多年前,我曾经问过一个做领导的朋友:为什么中国的稀土会以沙子的价钱卖出去?没有回答。后来我慢慢明白,所有看似有道理的东西,都要服从一种发展战略的主流思想。过去的几十年,发展才是硬道理,挣钱才是硬道理,GDP是硬道理,别的一切都要让路,能够增加GDP就是合理的,否则都是不合理的。一直纳闷,马克思主义都可以发展,别的为什么就不能变呢?

     中国以一种独特的社会制度,走在西方资本主义发展的老路上。追求眼下的物质丰富,而不是遵循传统,量入而出去发展,不仅考虑现在活着的人的利益,也考虑后代的利益。而这不仅是政府行为,也是个人行为。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能过得好一点:开更好的车,住更大的房子,吃更好的食物,多有几件衣服换,能坐汽车就不骑车…。所以,雾霾天气的根本因素,来自我们自己,每个人或多或少都做出了自己的贡献。在批评政府、制度的同时,每个人也许可以检讨自己:个人行为和政府行为的一致性。

     很多人,都把西方的工业化当作一种进步的参考标准,按那个标准去判断对错。我们一定要开着轿车去上班,才叫做社会的进步吗?我们为什么不把它视为一种慢性自杀行为?最糟糕的是,所有这些,似乎都在一种无序状态下进行。看看北京五彩缤纷的各种大型建筑,就能理解什么叫做无序。到各个地方上去看看,漂亮点的自然景观,当地政府多会建一围墙、修一门,坐地收门票。明明是一种破坏,但却被认为是发展了,因为收到了门票,收到了钱。钱再换来了宝马,宝马们又都喝油,油又在中东,只好千里万里去买去运,甚至还要担心油路被断。那么多的小煤窑低效率地开采煤炭,煤老板们赚到了钱,地方政府收到了税,但煤炭资源却没有被有效地利用。但谁能说这不是发展了?那可是硬道理。人们毫无顾忌地消费着子孙后代的资源,来满足眼下的生活。如果没有全国范围的协调发展,每个地方都追求自己的利益,很难想象长久下去,会是个什么样的结局。

     任何社会,在不同的阶段都应该选择、调整对自己最有利的发展战略。如何合理的发展,是不能回避的问题。发展是要有代价的,只有对全社会的长远发展来说合适的发展,才是合理的,才是应该进行的。对于一个社会的发展,不是只算眼下的利益,而是要考虑到子孙后代的利益。在对环境、资源、土地等问题上,中国可以向日本学习。日本的农田,每一个角落都修整得合理到家,很少看到垃圾乱扔的现象。到了夏天,城市里的酒店、会议厅中的冷气,也没有北京的酒店、会议厅开得那么凉爽。日本的国土资源和中国没有可比性,又坐在火山带上,危机意识比较高,他们不得不那样过日子。但中国的国土中,可耕地面积,适合居住、发展的土地,也没有960万平方公里,可使用的土地中,很多已经被使用了几千年,地力衰退,没有化肥就没法长庄稼。人们如果没有办法去加大可使用土地的面积,至少不要用各种污染,去破坏和减小这个可使用面积。

     城市是各种资源的主要消耗地。去年1月26日中国经济年会中,有数据表明中国的城镇化率已经达到了52.57%。但政府的持续发展方针,似乎仍然希望通过“城市化”来拉动经济,保持GDP的增长。为了持续的经济发展,预计还有几亿人进入城市化的队伍中时,中国有相对的资源应对政策吗?能源、矿产、粮食、水、空气、土地,等等,是否都准备好了?全方位发展成以物质丰富为标准的社会,即使做到了,如何维持,可以维持多久?城镇化一定是持续发展的好方法吗?农村现代化能够成为一种替代模式吗?说到底,人类文明,除了物质满足的路径,难道就没有另外一条路可走了吗?

   柴静的报道很中肯,它的正面意义我就不说了,我对她的工作和奉献鞠躬致敬。我只说一些她没有说到的东西。第一,雾霾和发展有关,而发展和中国的历史和老百姓过日子有关。中国需要发展,这个前提需要交代清楚。不发展就只能挨打,这是硬道理,尤其是在过去百年的历史中来看这个问题。这对一个有悠久历史、众多人口的大国来说,和一个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小国是没有可比性的。第二,在和西方国家的比较中,中国巨大的人口,改革开放前发展的严重延迟这个事实必须得考虑。比如她让住家附近的工地把土堆盖上,减少风沙这个例子,可以有不同的解读。北京在20年前到处开挖建房的时候,和现在基本建好的状况不可同日而语。同样的道理,修高速路,修地铁,修高铁,都会有类似的问题。发展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但如何能在合适的发展阶段进行合理的调整,把发展过程中的负面作用降到最低,是一个全局性的问题,是一个不断调整的过程,需要理性。第三,柴静的报道,似乎把解决雾霾的办法集中到用煤还是天然气上,并且拿伦敦的例子来做样板,这个概念我认为多少有点落伍了。使用化石燃料(煤、石油、天然气、可燃冰),它们的基本性质和结果是类似的,来源也是有限的。而且柴静的报道,对于中国的化石燃料资源过于乐观,对可能涉及的国际政治问题也完全没有考虑。你需要的东西,别人也需要,而不能人人都同时拥有时,你怎么办?第四,我觉得她没有拓展其它的能源可能,比如太阳能、核能、风能、再生生物能源,是一个不够完美的地方。所以,我觉得她很精彩地展现了问题,也提出了一些解决的办法,从用天然气替代烧煤,到每个人的节制、举报、参与行为,但解决办法不够完整。有些地方,可以说是理想主义的幼稚。不过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永远没有完美的东西。她没有涉及的一个根本问题是,西方的工业化发展道路,一定是人类进步必然要走的路吗?柴静的思路,依然是以西方社会发展的轨迹为参考,并以此来判断对错。但中国,甚至人类有没有不同的、更好的发展路径?

   无论我们的想法多么的幼稚,但我们的领导和老百姓,应该都希望能在蓝天白云下过日子,大家一起努力吧。以此文顶一下柴静同学,她让我们的注意力,集中到我们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2013年3月9日北京

2013年3月9日北京机场

2009年9月30日下午天安门广场

2009年10月1日空警2000过场天安门

2015年元月20日鸟瞰APEC会场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870892.html

上一篇:羊年说凤凰城的吃
下一篇:忆汤圆

84 郑环泉 钟炳 罗德海 陈小润 姬扬 吕喆 孙根年 张珑 武夷山 王德华 霍艾伦 杨月琴 刘光银 肖海 曾泳春 科苑往事 檀成龙 马红孺 刘强 蔡小宁 孔梅 沈律 陈楷翰 焦飞 郭向云 陈桂华 胡俊 孙永昌 鲍海飞 谢强 魏东平 黄永义 余超 姚小鸥 范志强 吕东升 喻海良 刘立 贾伟 于仲波 柏舟 赵克勤 韦玉程 岳松峰 梁红斌 鲍博 孙卿 张骥 李璐 冷成彪 曹贵瑜 李毅伟 姜虹 薛宇 徐耀 汪晓军 陈湘明 蒋永华 王树松 何士刚 庄世宇 马磊 陈永金 陆绮 张丽娜 赵凤光 李丽莉 赵斌 徐晓 余世锋 王春艳 杨正瓴 李心诚 张海权 biofans uneyecat HLpope seeker99 feixiang2008 Simon forest02 lcy371463420 zcphenix tuner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3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0-19 13:2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