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羊年说凤凰城的吃 精选

已有 4636 次阅读 2015-2-28 06:19 |个人分类:以食为天|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凤凰,小吃| 凤凰, 小吃

沱水流,口水流,流到城人不愁,食档

面悠悠,悠悠,盘盘难舍留,酒酣夜未休。

     贴这个帖,实在是欠了很久,也实在是觉得过年该说吃。上面几句,是我在2012年8月写水绕风情凤凰城时的一段打油《长相思》。这个长相思,话有点粗,理不一定粗,至少对我来说,是一种真实的心情,你懂的,对不?有一个人回答就够了。羊年之初,不说几句吃,愧对余下的人生,因为羊就是食物。前面的博文中,我曾经说过补课堵漏的事,为自己没写博文解脱几句。感谢黄继光、董存瑞故事对我的教育,让我有了个坚固的参考系统,每天工作到凌晨两点,然后六点起床继续干活,是可以容忍的。因为和黄、董同学相比,不用献出自己宝贵但不怎么年轻的生命,是相当容易甚至是幸福的,感谢围观的你们。

     有点闲暇时,我会找点世俗的事情消磨光。对于干活的人,不干活的时候,可以感到放松和放松后的幸福。前几天先写了篇有关春晚节目的博文,发九斤老太的感想:一代不如一代。然后纠结接下来是写点严肃的问题,忧国忧民一回,还是继续挠痒痒,让日子过得舒服点。后来翻到我攒下的很多吃的题材,猛然发现好久没有说吃了,有点罪过。民以食为天,这么久不说吃,感觉人生路走偏了。于是决定发几张湖南凤凰城的小吃照片做补偿。必须老实说,凤凰小吃于朴素和低,不是说吃的典范,但却是一种传统,尽管不是很力,但比不说好。

     些废话是上几照片比好看。照片很多,如果一一解,那就是一个长篇了。我就第一,是一关于米粉的照片。对于南方人,米粉是常见的东东。那天我在河上疾走,饿了,很饿,想找点吃的,看家小店就闯去了。我知道临河的饭馆比较贵,主要是可以宰游人,吃饭的时候,还要占便宜看着河水流,不交钱没有道理。我义无反顾地进去了,因为我真饿了。去后看的一切都蛮干,味道如何还不知道,就决定在儿吃。点了碗泡椒米粉,里面有点肉,众多的泡椒,然后坐在根吃。一口下去,发现泡椒味道正宗啊 ,太正宗了,北方人是不能理解的。那种味道,我描述不出来,只有你真的喜,你才会真喜欢,恐怖的逻辑就是不讲逻辑。我在角落里猛吃,半天才发现我那吃的呼唤声漫天响,把别人都惊到了,让我觉得这么多年的高等教育怎么都对我弹琴了呢,小时的吃相居然没有改变。最后我没有吃完米粉,那一钵有点多,很实诚,我虽然饿,但胃却装不下了。我现在正在流口水,后悔当时怎么就那么蠢,没有把它吃完

     对老百姓来说,食为天。吃这西,不用煽情,人会有自然的选择,喜就喜,不喜就不喜,没有什么道理,只是个习惯而已,人们只能尊重、理解。我点照片,表示我到过、见过某些吃法念和吃友在一起的日子,对我来说很重要。中国南方,吃的多化,是我需要研究和学的地方。最重要的一点,是它适合人文、环境、气候。本质上它们不夸,不奢侈,是自然系了几千年的食文化。看见这些照片,让我想起30-40年前,到了年的候,我们那里的土人是要讲究吃四指厚膘的猪肉才能解馋的(我建议你拿你的四个指头比划一下,看看四指厚膘的猪肉是啥样子)。现在可以随意了,多数城里人不会想吃肥肉,而是讲究健康饮食,不是什么好吃的东西都要吃,吃点难吃的东西以保证自己的健康或证明自己的高尚,都是有意义的行为。我越来越觉得仍然吃肥肉的我好落后啊,没有什么希望了,这辈子。当然我也发现人们吃的逻辑有点混乱:肥肉好吃,但又怕自己会长肥肉;长肥肉的一个坏处,是不能继续吃肥肉。但我敢肯定的一点是,如果有唐憎肉,仍然会有人去吃的,无论多少钱一两,长生不老,比啥都要强,因为可以继续吃肥肉。这个说明,人是最怕死而又最好吃的一种东西。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870645.html

上一篇:从前究竟有多慢?
下一篇:雾霾折射合理发展才是硬道理

54 曾泳春 陈小润 钟炳 魏东平 武夷山 杨月琴 王春艳 张婷婷 李伟钢 赵凤光 沈律 张叔勇 王海辉 刘艳红 喻海良 黄永义 李颖业 郭向云 蒋永华 温景嵩 陈湘明 李学宽 罗帆 陈楷翰 任泽 韦玉程 智欣 刘光银 张丽娜 水迎波 虞左俊 吕喆 董全 马陶武 彭真明 陆俊茜 陈儒军 刘强 柏舟 肖海 黄栋 庄世宇 孙永昌 王剑 唐凌峰 田云川 杨正瓴 张增杰 anran123 biofans 好象 tuner yunmu seeker99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4 03:5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