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科博七年痒,断指点最高 精选

已有 5511 次阅读 2014-10-20 03:21 |个人分类:博客感言|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博客| 博客

           在这儿写博七年了。尽管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但好歹是七年。刚开博时,有人搁下话:看你能坚持多久。七年应该是足够的久,人生有几个七年?假如去掉前三个不明事的七年,后三个不管事的七年,剩下的拎起来看看,就没有几个七年了。我能坚持做一件事,这个博客是一个证明。如果下一年不掉山沟里去,就能看见胜利。比如说博文出一本书之类的事,有无心插柳的收获。七年之痒有很多挠法,我还是说点和科网博客有关的事来挠痒痒吧。

       当年我上这个网来的时候,一篇博文每天有百十来点就不错,每天的博文量也不多,很寂寞、很青涩,但有意思的文字和人物也不少,我在《博客感言》系列中说过一些,就不啰嗦了。现在可好,一篇博文上来,一天没有几千、上万点就不叫辉煌,既不解气,也不解恨,更不用说让人满足。所以,越来越多高点击率的博文应运而生,有心灵鸡汤型的,忧国忧民型的,牛气冲天型的,打假揭短偷窥型的,算命占卦指点江山型的,风花雪月暧昧型的…。各种类型的博文,真的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形势一片大好。最可贵的,是人们再也没有被引蛇出洞捱打的顾忌。科网江湖中的吃货、喝客、玩主、乐家,高人圣人神人,在红线下各显神通。从这里可以感觉到,领导越来越自信,群众越来越勇敢,社会越来越进步。    

       不过科网这个江湖还是不够大。从硬指标来看,再能个的文字,再精彩的故事,一篇博文摊上几千点很容易,上万点也不难,几万的也不少,可要上10万,就不是那么容易,上20万,更是凤毛麟角。毕竟这里不是新浪,在13亿人的社会中,这里还是小众型的聚会场所。到目前为止,科学网点击率最高的博文只有一篇,应该获得科学网NB奖附带奖金。我自认为(不好意思)那篇文章,就是我的破碎小指骨的科学它居然和科学有点关系,出乎我的预料,也让人费解。

           我在今年四月七日写《重温旧博文的感想回翻过去的博文,注意到《破碎小指骨的科学达到了17万多,我非常意外,也因此行关注,希望找到其中的原因。我想如果能找到那个秘密,我谁都不会告诉,以后如法泡制,少劳多获,每年不用多花功夫,写个三、五篇,点数就够了。可惜我还没有找到那个乾坤大挪移的妙招,只能做点猜想。到目前为止,这篇博文的点击量是23.8万多,我暂时假定它是科学网有史以来、到目前为止单篇点击率最高的博文。我没有办法、也不想去查证这是否属实。如果有人能指出其它更高点击率的博文,我会把上面的说法修改成点击率第二或点击率最高的博文之一。

           当时纳闷这篇博文怎么会有这些点击,有几天我就专门去看这篇博文,并且做了记录,发现它每天都增加二、三千点的点击。我一直奇怪,为什么会这样?一根破手指,谁在点它呢?后来我发现,当点击量达到23.8万后,忽然就慢下来了,几乎处于停顿状态,似乎热闹过后,被人抛弃。

           我曾经说过,这个网上,对有知识性、有思想的博文,关注度都不高。人们更喜欢去看和过日子有关的文字,应了一句话,现代人活得都很实际。知识也好、思想也好,和我过日子有什么关系?在这个网上泡了一定时间的人都知道,博文要有高的点击率,需要去说研究生、找工作、打架、基金、CNS,NB奖,痛扁政府,挖苦名人,等等。总之,让别人难过但自己痛快的内容,看热闹又不用交钱的事,以弱者身份控诉世道的不公平,都是好题材。做梦也没有想到,点击最多的博文,居然是破碎小指骨的科学。我上面说了很多类型,都和科学没有关系,但这一篇和科学有点鸡毛蒜皮关系的博文,怎么就能在科学网上独领风骚了呢?百思不得其解,太有讽刺意味了。

           于是就乱猜测。我觉得当初要是写了个题目“破碎了的小指骨”,没有“科学”二字,估计就没有今天的成就感了。所以“科学”两个字,在科学网上是至关重要的。这是第一感觉,但不是很靠谱。此外,就是有谁为那篇博文安装了什么机关,每天都自动点击N多点。这个我就真不懂了。如果真有这样的东西,有很多更值得被人关注的博文也可以装。另外一个可能,就是这篇博文进入了相关内容(比如说医学)的文献或相关系统,而学医的人不少,手指头断了的人也很多,所以就成了。我觉得这个可能性比较大。其它我就找不到什么原因了。但又不明白为什么到了23.8万时,我正津津有味地看着它上升,怎么突然就死逑了。谁把机关关掉了?这里面肯定是有文章的。也许是有人发明出了比断指更精彩的东西。我真的不懂这个网络,感觉花了时间写的那些风花雪月,吃喝玩乐,国家前途、世界命运的博文没人看,这十指连心的疼,居然这么多人感兴趣,什么世道!




博客感言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837032.html

上一篇:重访安第斯山
下一篇:春花秋叶,杂诗一束

60 李笑月 曹聪 王善勇 戴德昌 余国志 罗汉江 王守业 曾泳春 姬扬 罗德海 陈湘明 钟炳 刘艳红 应行仁 陈小润 杨连新 鲍海飞 蒋永华 王德华 李学宽 马磊 张海霞 赵序茅 柏舟 杨正瓴 郭胜锋 韦玉程 赵美娣 韩健 肖重发 赵克勤 沈律 陆俊茜 徐晓 曾红 葛琳 张鹏举 周少祥 王启云 唐常杰 李土荣 王海辉 李天成 陈楷翰 余昕 虞左俊 梁进 赵凤光 马英 汤薇 魏东平 姜虹 水迎波 王桂颖 吕乃基 LongLeeLu tuner dreamworld 笑傲江湖 crossi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3 11: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