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重访安第斯山 精选

已有 5542 次阅读 2014-10-11 05:13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与感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安第斯山| 安第斯山

           在我的心目中,南美洲的安第斯山,是我想重返的地方。非常有幸,因为一个会议的机会,我又回到了安第斯山这个国际会议在阿根廷的门多萨(Mendoza)举行,有一个和中国有关的专题研讨会,我受邀做一个报告,因此有机会重回安第斯山。过去的几次会议,是在悉尼、北京、伦敦这样的大城市举办的。门多萨这个小城市举办这样的会议,多少有点撑。但这里,或者说是南美洲,有它的独特之处,和达尔文的物种起源、魏格纳的大陆漂移学说都有直接关系。你如果读过达尔文的物种起源,书的导言开篇第一句话,就是有关南美洲的生物和地质。

           我没有去仔细翻我过去的博文,但我至少有两篇是提到了南美洲的,那就是活着就是了要活着和《飞越安第斯,见到地之角》。20多年前,我在安第斯山中做过野外,很幸苦地工作,没有太多心情去记录周围的风土人情,随着时间,往事淡漠了。在前一篇博文记录了当年的一点野外活动点滴和一个真实的故事,可惜那时是胶片相机,条件限制,留下的照片很少。后者是2011年飞越安第斯山去南极,看到了山峰和冰川,很壮观,但没有身临其境的实在感。这次会议期间,有一个会间的地质旅行,但我没有报上名,和一些会议代表,去转了“High Mountain”,阿空加瓜山一线的安第斯山景色。

           太平洋板块的扩张,挤压出来一条南北走向的安第斯山。阿空加瓜山安第斯山的最高峰,也是南美洲大陆上的最高峰,海拔大约6960米。阿根廷的导游一直都在车上用西班牙语和英语做宣传:阿空加瓜山分之百属于阿根廷,但有些智利人出的的地图上,把它也划进了智利,这是毫无道理的。这让我感到了一种熟悉。当年到安第斯山跑野外,是在智利境内,山的西边。两国间的边境线长达五千多公里。那时智利和阿根廷两国为了国土,关系很僵,我们去的时侯,边境摩擦不断,我们去的很多地方,都有智利军人带着枪跟着。20年过去了,现在看来两国人民之间心中对那些山地的归属还是耿耿于怀。尽管多是些大山,拿来也没啥用,但谁都不愿放弃属于自己的东西。

           阿空加瓜山是死火山,也有种说法:这样的地质构造中会产金矿。真要有一天那山中挖出了金子,不知道智利、阿根廷会不会打起来。所以我觉得那山里最好不要有黄金。在靠近智利边境,大约3855米海拔的拉库姆布里隘口,我们停车吃午饭。这里矗立着一座耶稣铸像,面朝阿根廷方向,建于1902年,是阿根廷和智利为纪念和平解放南部巴塔哥尼亚边界争端签订《五月公约》而建的。它的基座上铭刻着:此山将于阿根廷和智利和平破裂时崩溃在大地上。希望两国和平,否则这山塌了,砸着的不止两个国家。

           作为南美最高的山峰,想要去征服阿空加瓜山的人可以说是络绎不绝。山脚下有块坟场,导游说那里葬了很多登山死亡者。我对登山者一向是崇敬的。站在阿空加瓜山下的风中,对着墓地为他们默哀,尽管他们和我是八杆子都打不着的人。生活中,人们经常会问你做这件事、干那个活有什么用这样的问题。如果有用无用的底线,是划在人能活着并繁衍这个基本的生物学起点上,那么除了农民,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人干的事有用,且不说那些起副作用的事。人做的很多事情,并不是为了有用,这就是人之所以为人,与别的动物本质差别之一。比如说这登山,人冒了生命危险去登顶,有什么用呢?千辛万苦登顶,上面连氧气都很稀薄,但这就是因为我们是人的原因吧。我想珠穆朗玛峰脚下,也会有类似的坟场,而且我希望那里埋下的人,会比这儿多很多,毕竟珠穆朗玛峰有8844.43米高,比阿空加瓜山高了近两千米,这可不是个小数。我一生的一个遗憾,就是没有成为一个真正的登山者,当我意识到它的存在时,我已经过了去折腾登山的年龄。后来一直都在那些不高不低的山中窜,有点憋屈。真要能登顶一次阿空加瓜那样的山,看一眼世界,心中将会是怎样的敞亮。等下辈子吧。

           说山的时侯,最好再带点水。这条路上,还可以看到印加桥( Puente del Inca),这是一个天然石桥,横跨在门多萨河上。桥上富含硫的温泉常年流淌,泉华沉淀在石头桥上和周围的岩石岸上,给石头染上好看的色彩。我们去时,桥被拦住,人不能上桥走到对岸,只能在这边隔着门多萨河遥望。好在河很窄,那些富有色彩的泉华沉积看得很清楚。这种泉华沉淀出来的地貌,我在西藏也见到过。印加桥当地居民的一种独特工艺品,就是人用各种材料做成一些杯子、罐子的胚子,然后放到流动的泉水中,让泉华沉淀在上面,最后形成艳黄色的成品,看上去浑然天成。印加桥附近还有一组高大的岩石峰,直立陡峻,当地印第安人称其为“忏悔的人们”,是我比较喜欢的一处山景,可惜我只能在车上路过看一眼,隔着玻璃窗拍了张照。

           门多萨出葡萄酒,很多朋友都在酒庄买了酒做礼物带走,我以后再说酒。我因为转两趟飞机,手提行李不托运,这样方便一点,但也没有办法带酒了。尽管在南美的几个机场,我包里的整瓶矿泉水是可以过安检的,这有点让我吃惊,但我不确定酒是否能带上飞机。我从那边带回来唯一的东西,是在印加桥边的小摊上,翻出来的几块大概是玛瑙或玉的石块,花了几美元买下。它们偏冷的颜色蛮漂亮,看上去不会有假。这样的山脉中出这样的石头是很自然的,火山地震,曾经有过翻天覆地、沧海桑田的变化。而我能从这大山中带走的,就是几粒安静的石子,拿回来搁在书架上,是重返安第斯山的纪念。阿空加瓜山、印加桥、“忏悔的人们”,以及更久远之前,在这山中度过的日子,都在那里静静地躺着。

           重游安第斯山,见识到很多自然景观,和新疆天山、昆仑山一带的山景有很多相似之处。当年我来这儿时,安第斯山是我当时见过最大的山。后来去了西藏,也在天山、昆仑山中转过,大山见多了,现在就没有觉得安第斯山有多大了。我很满足有机会回到那里,在北半球秋天时,感受一下南半球的春天。我最大的发现,是无论什么地方,若干年后再回去,它已不再是记忆中的那个地方,感概岁月的流逝,往回走时,一切又都从脚下开始。




游记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834661.html

上一篇:又见故乡
下一篇:科博七年痒,断指点最高

50 曹聪 曾泳春 钟炳 刘艳红 陈小润 苏德辰 武夷山 王桂颖 马磊 陈楷翰 张珑 张海霞 沈律 应行仁 吕喆 何士刚 陈湘明 强涛 李贤伟 朱朝东 徐义贤 李土荣 方唯硕 杨正瓴 余皓 王有基 陈新 王春艳 李学宽 虞左俊 刘光银 赵序茅 王芳 戎可 吕洪波 鲍博 王德华 徐耀 韦玉程 陈伟 陈桂华 戴德昌 朱磊 gufan01 Majorite anran123 tuner biofans yunmu htli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23 23:3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