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佛罗伦萨随想 精选

已有 6254 次阅读 2014-9-1 09:24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与感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佛罗伦萨| 佛罗伦萨

     虽然访问罗伦萨有些时间了,但除了在《经典》博文中放了几张照片外,还真没有时间来回味这段旅程。和朋友聊天,说你去了罗伦萨,该写点什么。但他显然在酝酿一个大题目,或者系列感想,不肯随意发言,怕浪费了好题目。我就先发为快,不去发掘那些深邃的文化了,算作“后随想”。折腾这篇东西出来,除了怕忘却经历的事情,记录一下,另外还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这个下午刚好乌云滚滚,雷电交加,停电了。这就意味着没有了网络。没有了网络,人除了用电脑中剩下的电写博文,还能干些什么呢?其次。因为停电前,把一篇Nature Article的清样修改完毕寄出,人都有要吐的感觉,再不出来透一口气,有点对不起自己,对不起生活,对不起老天。于是按吃货的习惯,散写一段散心,也抛砖引玉,期待某人的大作。

     对于欧洲的老城,我是比较喜欢他们保护得很好的老建筑,更不要说那些艺术品。在中国的众多古迹中,我更喜欢明陵那样的朴实,而不喜欢西安古城墙上的现代噱头。我希望明陵原样能得到更多的保护,而西安古城墙上的花哨不要再扩展了。毕竟文化内容的东西,并非是以挣钱为目的的。每一代人正确的选择,是把前人留下的东西保护好,并传递给下一代、下一代、下一代不要把它们当作摇钱树来对待。在人类万年的文化进程中,那些东西是唯一的。看今天的北京,几乎没有什么可以说的东西了,让人遗憾。罗伦萨这样留有很古老建筑的城市,值得去看看,看了也很能理解为什么世界历史中会发生的一些事情。

     要把对罗伦萨的观感写成文字,不得不提一下徐志摩同学。先前李白游黄鹤楼时,有“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这么谦虚的先人,让我们后人有样学样,不敢对前人说三道四,说也只能是恭维几句。差不多90年前,徐志摩按意大利文Firenze,把我们现在按拉丁语Florentia或英文Florence翻译的罗伦萨,译为“翡冷翠”。坦率地说,这个名字我是不喜欢的,总觉得有点小家碧玉,让译者显出点“娘”味,但我又没有发现更好的翻译,让它显得更Man一点。用罗伦萨这个音译的中性名字,我觉得比较好。徐志摩当年曾经写下《翡冷翠的一夜》、《翡冷翠山居闲话》两篇文字。很多后人解读这些文字时,鸡蛋里面挑骨头的有,骨头里面找鸡蛋的也有,累死也在所不惜。我见到佛罗伦萨后,再读这两篇文字,就有了些不同的感想。我觉得徐志摩的文字,对罗伦萨的介绍和理解都十分的肤浅。恐怕是时代的差别,加上个性的使然,让我觉得徐先生志摩同学的文字,除了煽情,没有真实的生活感悟。他的两篇文字,通篇都在讲自己的心情和感想,和翡冷翠没有什么关系。文字中缺乏实地感受,即使到苏杭转一圈,也可以发同样的感想,写同样的句子。这样的文字,让我怀疑他是否真的去过“翡冷翠”。要表达自己到此一游过,能不能提一下大卫雕像,维纳斯的诞生,圣母百花大教堂,海神喷泉,老桥,冷榨橄榄油,50年陈的醋,冷切火腿,特色大牛排,牛肚包?哈哈,对不起,吃货的分析,也就这样的层次,说多就露馅了,您不用费力气砸砖。

     此外,徐同学当年好像也是很孤独、郁闷。所以他写到:“这样的玩顶好是不要约伴,我竟想严格的取缔,只许你独身;因为有了伴多少总得叫你分心,尤其是年轻的女伴,那是最危险最专制不过的旅伴,你应得躲避她像你躲避青草里一条美丽的花蛇!”感觉这种写法比较酸,也比较恶毒。猜想徐同学当时孤身一人在外游荡,只好这样写罢了。如果有陆、林某某在身边,一起游山玩水,又会是另外一种说法了,写出来肯定也会很煽情,更为后人津津乐道。

     历史没有如果二字。过去的事,就不去多翻。徐同学和我大概都到过老桥,这座当年纳粹德国撤退时唯一没有炸毁的桥,让我能站在同一个桥头上看河水流淌。远隔近百年时间相望,世界已经不一样了。每个时代,都有一些自己的关键词,毕竟时代不一样了。要是我现在写诗,会有下面的内容:

 

老佛

怎么还不维修老桥

上面虽然不再卖肉

但还在卖货

好像还有山寨货

你不觉得丢人现眼吗

现在的世界

是老佛为大的时候了

随便你怎么着都行

     

     好在我不是诗人,也就不用去烦心较真了。上面的铺垫后,下面是我自己的世俗故事。

     当年我们坐火车从威尼斯到佛罗伦萨,拉了行李去车站,还有两个钟头的时间。我们坐在车站等车,喝水的瓶子里,装了几口剩下的威士忌,等车、写博、喝酒,看眼前旅行者来来往往。然后上了下午4.25开的车,好像是欧洲之星,车号Frecciargento9443车很空,开动过程中,感觉比国内的高铁颠簸许多,车身甚至有点震动。写到这儿觉得有点滑稽,“车身甚至有点震动”一说,按现在的观点,显得有点不正经,就算感觉到欧洲之星震了我一回吧。欧洲的火车,和中国的高铁相比,显得老气,但真要比,纽约地铁更是老年痴呆晚期。我们那趟车,半路上出了点问题,停了好一会儿,本来该六点半到佛罗伦萨的车,耽搁了一个多钟头才到。拉着行李到旅馆的路又走得不是很顺利,到了旅馆的广场已经8点过了。旅馆在广场的一栋大楼内,我们找了半天才找到。楼的大门关着,我们按B&B旅馆的门铃,没有人答应,给楼里打电话,也没有人接。我们有点慌了,这个钟点,要是旅馆没法住,再去现找就麻烦了。找周围的人问,围着楼转一圈,都没有什么好的回答,还是回到这个地方。直到有楼里的居住者开门进去,也让我们进去了。这个楼里,居民、商业店铺、写字楼大概是混在一起的。

     拎着箱子上楼,在有旅馆名字的门口敲门,敲了半天,没有一点声音。正在我们觉得不知该怎么办时,管理旅馆的小伙来了,说了半天对不起。因为我们车晚了,他等了很久,又给我们电话,但我们的电话都不是意大利电信系统的,我们没有接到。他觉得我们可能不会来了,这笔生意就此黄掉,没想到我们几个还真来了。这个小伙子很殷勤地给我们介绍旅馆,翘着兰花手指,说话有点凤姐的声音,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没想到啊没想到,佛罗伦萨,你当年文艺复兴是怎么起来的?意大利人怎么也这么“娘”,我都有点受不‘鸟’了。后来参观景点时,看见那些右手提剑,左手提着砍下人头的雕塑,感觉现代的意大利人,除了西西里岛还有点故事,让我不敢去玩以外,别的故事也只能在记忆中才能找到了,比如说古罗马的斗兽场,比如说庞贝古城,比如说我想再去一次的苏连托。

     由于我们找旅馆的过程把我们弄得心情有点低,住进房间后,感觉也不饿,就出去买了两种生切的火腿,水和葡萄酒等,随便吃了点凑合了一晚。第二天早起,用旅馆给的免费早餐券,到附近一家滚石餐厅去吃了点早餐。一杯果汁,一杯咖啡,一个羊角面包,一块pizza,意大利式的早餐,把人吃得那个叫撑。吃完我们去乌菲齐美术馆去参观,里面的内容就没法细说了,每个展品都有自己的故事,说不完的。然后到美术馆后面沿河走,穿过河上的老桥,到碧提宮和波波里花园参观。在花园中还摘了人家一个黄了但还没有熟的橘子来吃,酸死了。当然要去看我们住宿附近的圣母百花大教堂,排队去教堂博物馆,进去后爬楼梯,旋转上升,把人累得够呛。教堂顶部的绘画很精彩,天堂之窗。到了顶楼可以在外面看佛罗伦萨城区。这时太阳刚落山,街灯开始亮了,太阳的余晖还在天空中留着,甚至可以见到我们投宿旅馆前的广场,这个城看上去就更有了点意思。下了塔楼,我们去吃佛罗伦萨的大牛排,是当地的特色菜式。我们去了一个小店,在一个有点名气的叫“杂杂”(ZaZa)的饭店边附近。我们没有去“杂杂”,据说它比较宰人。作为一个普世的规律,游人多而宰人的店家里,东西都不会地道。我们去的小店,也很了得。首先意大利人吃饭很讲究,晚饭通常在七点半后吃,我们7点20到,人家还没有开门。后来看我们可怜,放我们进去了,让我们觉得像是饿了饭的人。点的菜中,当然有一客牛排,1.3公斤,60几欧,而且不容分辨就端上来了,端上来什么吃什么。那块肉之大,让我深深吸了口气,也比我想要的要生了那么百分之N,我可以接受。当然,和我同行的人更是吃货,吃得比我都多。还有烤的蔬菜,看上去不错,佐餐的酒也不错,还有一个汤,吃得我有点撑。但吃撑的感觉,总是比饥饿的感觉要好点。和每次吃了肉一样,当时我又发感想了:妈呀,这一顿肉,下乡时我半年都吃不到这么多。这种感想太不合时宜了,但还是忍不住要发。

     第二天跑到学院博物馆看大卫雕像,我是很兴奋、很珍惜的,已经等了很久了。看了下来,很有感概,但觉得最大的收获,不是看到大卫像,因为对他有点审美疲劳了。我比较欣赏的,是大卫像旁边的几尊米开朗基罗未完成的“奴隶”石雕像。这些未完成的雕像,曾经被扔在荒野里无人问津。现在在展览馆的灯光下,展现出自己的魅力。岩石中,一部分人型已经出现,虽然不完美,但体现了一个变得完美的过程。一点一点凿出来的人形,让观者能理解,那些肌肉丰满的人体雕塑,是如何以雕刻者的想法和手法,从这些冰冷狰狞的石块中走出来的。对我来说,过程,见到这个过程比见到一个完美的结果要重要。何况,大卫雕像这个结果,并不完美。我在大厅中就看出来了,更不用说那些专门去研究他的人。学院博物馆的展品不多,但她并不需要有那么多的展品。

     记得那天中午我们跑到一个广场,专门去买当地特别的小吃牛肚包。发现那居然就是一小篷车,和纽约街头卖热狗的摊子差不多,或者是北京夜市上一家卖麻辣烫的铺子。那家做的牛肚包,比较接近中餐的口味,相当的好吃,所以有华语世界的粉丝画了漫画,用中文写了菜单,挂在摊子前,看着很亲切,让我觉得我也有对吃发言的权利了。牛肚包就是在面包间,夹上店家自己卤制的、煮得很烂的、现场切碎了的牛肚。还可以加辣椒,嗨哟,口水出来了。除了牛肚包,小摊中还有牛百叶,牛头肉,等等,可以夹面包,也可以单买一盒来吃。我们买了吃的,顺路拎点啤酒,在附近一座教堂台阶上坐下,有主的恩准,太阳的温暖,加上一对新人在拍婚纱照,牛肚包味道真好,安逸得很。日落的时候,在河边拍了几张长曝光的老桥照片。然后在一家小店要了些生切火腿、肉肠拼盘,加上一个汤,一个葡萄酒炖的牛肉,吃饭前需要先喝葡萄酒。这是意大利人餐前的开胃菜,这一档过了后,他们会换一家正式的餐厅开始吃晚饭。但此时的我,已经很饱了。并且意识到,从饮食上看,欧洲人和亚洲人,文化上真的有很大的差别,从吃的东西上就可以看出来。吃肉吃素的差别,造成的后果和历史,就不是我能讲清楚的了。

     对不起,尽说吃了,文艺复兴及其意义留给别人说吧,或者以后有时间再说,或者不说也无所谓。好在我有照片,不用多码字了,发几张照片,到此一游,也算是见过文艺复兴的发源地了,并且在那里吃过不止一回。






游记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823964.html

上一篇:勇敢的师傅
下一篇:从中国铁矿业说起

47 陈小润 水迎波 许培扬 陈楷翰 武夷山 周少祥 应行仁 王守业 廖晓琳 关燕清 张雪峰 冯大诚 周健 陈湘明 曹聪 沈律 张海霞 王春艳 李学宽 鲍海飞 杨正瓴 赵凤光 强涛 黄彬彬 李笑月 赵美娣 钟炳 王芳 王桂颖 韩枫 蒋迅 杨学祥 梁进 陆俊茜 曾泳春 吕乃基 罗帆 徐晓 nipy yueliang002 wangqinling anran123 eastHL2008 tuner qzw yunmu biof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1 21: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