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专业的野外午餐 精选

已有 6837 次阅读 2014-7-28 06:38 |个人分类:野外记录|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吃

   现在生活好了,天天都是好日子,人们除了在家做饭,上馆子吃,也喜欢在周末跑到郊外野餐,自己带点做好的食物,或者烧烤点东西,山水之间有新鲜空气,食欲和心情都大好。生活中本来该有些放松和快乐。有一些户外活动发烧友,开了四驱的吉普车,各种野外装备齐全,或独行,或成群结队,到人迹不到的野地里去折腾,包括在野外做吃的,寻找人之初的感觉。

   专业的野外午餐,通常很简单,多是就地取材,逮到什么吃什么。我去得最多的内蒙古、新疆,20-30年前,我在野外的午餐,基本上就是馒头夹点咸菜,外带一壶白开水,活得也挺好。现在交通、吃住条件都好了,和当年不能同日而语。驻地有时是偏僻的村庄,但一定会有饭馆。晚饭会有肉吃,多半也能有啤酒喝,吃饭时还可以请店主在冰箱里放两瓶可乐,第二天大早出发前,把冰好的可乐放在cooler里带在车上,午饭时,也是一天最热的时候,凉凉的喝一口,那是相当的爽。当然,补充液体最自然的办法,是吃西瓜,这个就不用多说了,看照片就知道。开瓜的方式也很多,从菜刀到榔头都用,还有号称“杀瓜博士”的切瓜能手,把瓜切得好看、好拿、好吃。午饭的时候,还可以在戈壁滩上,拿两车当支架,撑起一张防嗮网,弄一片荫凉。人在大太阳天的荫凉下啃西瓜,一个字:爽。然后大家整午饭吃,早起在市场上买的饼、馍、肉、黄瓜、葱、西红柿,等等,加上酱豆腐、咸鸭蛋、榨菜、老干妈辣椒,等等。有人还要吃生蒜,说是可以防止肚子出问题,反正吃了也不用对嘴,想吃啥吃啥。人在多霾的城市里,脸上戴了面具过日子;而在这荒郊野外,晴朗的天空下,大家都比较自然,各种玩笑一堆一堆的,很有乐趣。

   戈壁滩上年景好的时候,野葱会比较嫩,我有时会弄一把夹在馍中来吃,多点味道,更是一种心情。内蒙古苏尼特地区的羊肉是有名的好,不膻,当地人都说是羊吃了沙葱的原因。我亲口尝尝沙葱后,感觉味道还真不错,可以压膻味。现在各地餐馆中,凉拌沙葱已经是一道常见的小菜了。吃完沙葱,再吃吃沙葱的羊的肉,荤的素的都有了。如果是在新疆,当地人又说话了:他们阿尔泰的羊才是最好的,还大量出口到中东地区。阿尔泰山一带不仅草好,水也好,而且盛产各种宝石。因此当地人说他们的羊好,因为喝的是矿泉水,吃的是中草药,走的是金光大道。还有人加了一句:拉的是灵丹妙药。

   回来说人吃的午饭。有时我会觉得现在的野外午餐有点奢侈了。过去野外折腾几个星期下来,人通常会掉些体重。而现在则相反,会增加体重。一个原因是中午没有少吃,晚上回去大家抢着吃,就吃多了。但一个基本的事实,是现在有充分的食物。过去大家也会抢着吃,但没有吃的东西,啥也没得抢。如今上了30岁的人,无论男女,没有点肚子的人少见了。增加了野外行动的负重,人容易累。偶尔走远路,我会带点简单的吃的在背包里,中午就不为荫凉下的午餐往回走了。一个人坐在太阳下的沙地上,慢慢嚼有点发干的饼或馍,喝水壶中凉水泡出来的绿茶,感受风把汗带走而留下的凉意,看着荒野发各种感想,有一种孤独感,但知道这个世界上真正孤独的人是不存在的,多少都会有一丝什么心情,把你牵挂在某根柱子上。

   西方人因为饮食习惯不同,出野外时带的午餐也不同。 午餐通常是带点饼干、干肉肠(常见的是salami)、干果、巧克力、水果糖、沙丁鱼罐头之类的食品,感觉不像在吃午饭,也没有人在外面切西瓜。我最近的一次经历,是在南极野外用午餐。我们的工作区在岛的山顶附近,爬那种满是棱角分明岩块的山是很费劲的,也容易受伤。启程时得把外面的厚衣服脱了,因为负重攀登,很快就会发热出汗,一个劲把领口拉开,让汗气散出。但两个小时的攀登到目的地后,身上仍然都是汗,贴身的内衣湿了,得赶紧把防寒服穿上,否则会冻着。南极地区有风的日子很多,风中人会感到更加的寒冷,尤其是贴身的衣服是潮湿的,而且极不容易干。大风的日子,吃午饭很难,但饭还得吃。那种强风中,人站不住,必须蹲着或者趴着。午饭时找个背风地方,风会小一点,但也到处是吹起来的沙子。有一次我和一位澳大利亚的同事吃午饭,两人挤在一起,背对着风,把包放在身前,拉开拉锁,手伸到包里操作,打开塑料袋弄吃的。因为寒冷,手指头的动作不灵活,加上活动空间小,开饼干的包装纸比较容易,但开沙丁鱼罐头就有些难度,不仅要把它打开,还要防止罐头开了后汤不要流进包里。这种罐头沙丁鱼,要在城里就是喂猫的东西,猫也不一定爱吃。但在那种寒冷、饥饿的时候,夹点在饼干里,我的同事抹着鼻涕说:有点肉真好。我同意。最后还剩了点,他说留给离我们不远处的另外一个同事。尽管很当心,吃这些东西时,嘴里仍然嚼着沙子,那里的风没有规律,有时忽然来一下,我们再怎么防备,也没有办法完全躲过沙子。

   好在我们没有那么背气,也有天气晴朗安静的时候。那时周围湛蓝的海水上,飘着淡蓝色的冰块,有海鸟在叫唤,偶尔有冰川垮塌的声音,天涯海角的遥远和安静,我在《南极回放》系列中有些介绍。一个人坐在雪地上,把吃的放到雪上,慢慢享用。那种野外午餐的气氛,很难描述,就像在天堂中一样,让人怀念,想再回到那里。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815172.html

上一篇:我们看见夏天的云
下一篇:西伯利亚森林

69 朱晓刚 曹聪 杨学祥 齐国臣 李学宽 陈小润 王春艳 王善勇 王桂颖 席晓莉 柏舟 王守业 张鹏举 王德华 雷栗 徐晓 杨正瓴 陆俊茜 王海辉 武夷山 何士刚 陈楷翰 张海霞 张叔勇 廖灏泓 刘艳红 黄永义 赵凤光 魏东平 钟炳 李宇斌 黄明清 李健 陈湘明 王芳 余昕 朱志敏 廖晓琳 刘立 王永 罗帆 鲍博 虞左俊 韦玉程 秦占杰 朱铁源 程起群 傅云义 曹须 余党会 刘光银 王喆 高敏 刘强 余超 陈筝 董江 李土荣 李璐 李笑月 张海权 zgg anran123 zzjtcm chaijf wangqinling tuner caogentan biof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9 06: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