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人倒下去前会想啥? 精选

已有 9282 次阅读 2014-5-7 09:57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对大部分的人来这不是个问题,但却是我自己的体验。我在去年9月的博文《野花我香》中写道:“本来想写一段自己夏天在野外差点热晕倒的恐怖感,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真的面死亡的恐惧,但在天气,不想给刚过的各位添堵,就上点松点的,把个夏天拍的野花上来几。”很快天就凉了,马上又要热起来,赶在出野外前把这段经历记录一下,免得碰上更难的,回不来时,这段就是回不来的解释了。

           去年去塔吉克斯坦出野外,写了几篇博文,比如《山中行路难》,记录了一些野外生活的心情。那些文字,多来自帕米尔高原。那个野外季,我们大部分时间都在山里度过,扎营的地点,有的就在雪线附近。所以整体上是一种凉的感觉,尽管白天也有晒得够呛的时候。正是因为这种体验,让我在最后几天,差点出了事故。

           我们从山里撤出来后,在杜尚别住了一晚,第二天驱车近200公里,到了塔吉克斯坦的南部地区。见到路边山前的起伏较缓的地层,决定过去看看。车子试了好几回路,终于走到了我们想要去的山梁上。我和Brian下来,两个人准备从这个点上往回工作踏勘,让车子往回开,在大约三公里外的一片砂岩出露的地方等我们。Brian是我过去的博士后,年轻人,爬山比我强,但下山比我差,我在《我的手破相记》中提到过。他在野外的一次意外中风,留了些后遗症,下山时落脚的判断有时有些不准确,所以不敢像我那样往下溜。 这两天他肠胃有点不好,我就让他沿车道边的露头往回工作,而我翻过山梁,从山的另外一面往回走,这样我们两个人可以观察的面积会大一点。

           车离开之前我们检查了一下带的水。我的水壶几乎是满的,那相当于两瓶康师傅矿泉水的量。那时我们站在山梁上,有点风,加上刚从有空调的车上下来,并没有感觉到热。前一段时间我们在山里工作,几乎没有出现过喝水的问题。加上眼前这片露头,估计一、两个钟头就可以走完。一切都是在有把握下。我们让车走了,然后我翻山到另外一边。说是翻山,但真正意义上,这只是些缓坡丘陵,算不上山。翻过山梁后,我应该往左手方向走,但我看见右前方有些岩石出露得很好,但有点距离。犹豫了一下后,还是向那个点走去,希望能尽量多地看到点什么。从那里一边工作一边往外走,是我的计划。

           这个季节的山坡上, 长着10来公分高、完全干枯的草。没有让人感到危险的严峻,但还是有一种怪异,安静、干燥、让人有点捉摸不定。在我往沟底走的过程中,就开始觉得气温比我预想的要高得多,走了一会儿,就开始喝水。到沟底时,感觉到头顶的太阳和岩石间,那种热和我过去有过的经历不一样。尤其是山沟里一点风都没有,让人窒息。当我从第一个点往第二个点走时,Brian在对讲机中说他不行了,准备回到车上,让我悠着点。

           这个地点的岩石,就像照片上那样,看上去像是陆相沉积,但它们是浅海或者是海陆交互相的,是特提斯海最后退出这个区域的记录。除了个别的点上有灰岩,大面积的都是些比较粗的碎屑岩石,包括一些发红的岩石。但里面产出大量的浅海相的生物化石。等我走到第二个点时,我发现我带的水已经比我预期的下去了很多。我犹豫了一下是否要在第二个点上做记录,打GPS点,但我还是做了。然后毫不犹豫地放弃了前面的工作,开始往外走,去找车。那时我已经感到不妙,沟里气温太高,我的水绝对不够支持我把活干完。

           意外的事情,通常发生在人们完全觉得不会发生问题的时候。我在往回走的时候,一开始想快,于是就见坡就翻,但那种气候下,往高处走,人就喘息不止,一定得喝水,看着节节下去的水,我决定不再翻坡了,沿着羊踩出来的道,尽量沿着水平路线往外走,等走到沟口,再横穿到停车的位置。这样走会省点力气,少喝点水,但因为山梁两边的沟是放射状张开延伸的,我的行走路线会长一点。天下没有什么真正的捷径。当我走到有砂岩出露的地方,也就是图3的位置,那里有点荫凉,我休息了一会,还拍了那张照片,也用对讲机跟队友联系,告诉他们我可能在的位置,他们说出来找我。这时我的水瓶中,只剩下最后一口水,我决定留在最后的关头再喝。

           从我休息的地方,我决定向左手的一个沟口走,预计出去应该是接近停车的地方。忍着口渴,那是一段艰难的行走。如果天气好,那简直就会是散步一样的悠闲。但现在是烈日当空,而我还剩最后一口水了。不像在山里面,水喝干了,还可以弄点雪来化水喝。这里完全是干枯的环境,一点潮湿的感觉都不存在,想到自己的无能为力,人有一种恐惧感。这是我这一辈子从来没有过的状况。

           我们的人这时也有点紧张,开车出来找我。好在这个地区面积不大,地形起伏也不算大,我们的对讲机在大部分时候都能联系上。我让他们把车往高处开,这样有可能看见我,因为我的位置比较低。在对讲的时候,我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估计对方听到的声音会更可怕。等我走了相当一段路后,我觉得应该差不多了。按我的判断,如果我翻过眼前的一片坡地,我应该能看到车子或车路。我停下来,喘了会气,喉头干热,很隆重地把水瓶中的一口水喝干,然后爬坡。艰难地到了坡顶,抬眼望去,大热天我冷汗都出来了:前面是一片覆盖黄色枯草的土地和一座我绝对不可能翻过去的、更高的山坡。那时我真的傻眼了,在对讲机中喘着粗气说,我不行了,赶紧带着水来找我。但这个地区的地形起伏,人如果在低一点的地方,别人就是离你20公尺也见不到你人。队友也觉得不妙,一直在对讲机中说话,他们开着车往坡顶上穿,但仍然没有看见我,只好在对讲机中跟我保持联系,怕我真的倒下没有了声音。

           我没有办法多说话,就是对着对讲机喘气,让对方知道我还在。那时我在想该怎么办。先想是不是要到沟对面的砂岩板的荫凉下去躲一会,休息一下再说。但到达那个位置,需要费点力气,肯定会更想喝水,但我已经一滴水都没有了。于是决定去爬前面的那个山坡,尽管知道自己不可能爬到顶。但我明白即使要倒,也要倒在一个高一点的地方,别人才有可能见到。否则倒在现在这个低洼地上,加上周围的草,他们是很难找到我的。我在对讲机中告诉队友我的想法后,就往那山坡走过去,也有点遗憾自己居然会阴沟里翻船了,这回。就在我走到山脚时,突然发现有救了:那车轱辘碾出的车道,就在山脚下。在那个地形上,站在10米外都看不到它。我把身上的包往地上一扔,在对讲机中叫队友把车子沿着车道往回开,我就在路边上等。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觉得动一下都会有可能让自己倒下。人有点幻觉,好像那条路在太阳下蜿蜒移动。我尽量挺着,而且在想,这样就倒下,也太憋屈了点吧。

           顶着阳光站了有多久我不知道,感到有黑忽忽的车子开过来停在我身边。现在想起来,如果车再晚10分钟,我是不是就倒下了。门打开的时候,我感到车里空调出来的凉气。我已经没有力气把我的包提进车。Brian帮我把包提进车,然后拉我爬上车。我接过他递过来的一瓶水,慢慢喝,我还很清醒,不敢喝得过猛。师傅看来也是有经验的人,他把自动车窗全都摇下,否则车里的冷气会对我不利。车子开出山去好一会儿,他才把窗子摇上。当一切都平静下来时,周围环境没那么干燥,或者是身体的原因,我开始大量出汗。我的手臂靠在车座上Brian的计算机外套,我抬起来时,计算机外套上是一道被汗湿了的印痕。周身的衣服也湿透了,我举着滴汗的胳臂跟Brian开玩笑说,我刚冲了个澡。他说:Man, you are a hardcore geologist。这话让我有点感概,我已经不是需要这样去做的人了,这样的时候,愚蠢的成份也许多一点。我仍然觉得,这只是个意外。

           我们的车子往回开去找午饭吃,我说需要找到有卖啤酒的馆子。不是因为我好那一口,是因为即使我有水,但大量出汗后,需要盐份和其它电离子的补充,喝纯净水不好,也喝不下去,需要喝点有点味道的东西。开了近半个半个钟头后,在一家路边餐馆前停下。塔吉克斯坦是一个以伊斯兰教为主要宗教信仰的国家。按传统的教义,是不能喝带酒精的饮料。但现在毕竟是21世纪,什么都在变化。很多的餐馆为了生意,不允许在餐厅里喝,但可以在外面的桌子上喝酒,这家路边餐馆也一样。于是我们决定在这里吃午饭,那时的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左右。我坐在车上,一直有点反应迟钝,记得从下车到树荫下的餐桌,我好像走了很久,身体关节很涩。坐下后,先要了啤酒,倒进杯子里,加上盐搅合一下,比水好喝多了。后来我要的汤也上来,就着馕喝汤,那天我居然胃口很好,我知道自己应该没有问题。吃饭的时候,塔吉克斯坦的同事尼克莱又发话了,说他们这个季节和气温下,每天11点到下午四点间都不工作。听他说那话,我都没有力气笑了。你咋不早说呢,兄弟。上次我的手臂被野草弄伤(见我的手破相记),他也是事后诸葛亮。不过我理解他的交流能力有限,他也不知道我们的目标,所以不能怪他。只是人在这个狼狈样子的时候,别人这样一说,会觉得有点滑稽和无可奈何。

           这顿饭我们慢慢吃了有近两个小时。Brian仍然处于不佳状态,居然没有我吃得多。饭后有点缓过来的感觉。上车前,我往大号的矿泉水瓶子里放了些盐,一路慢慢喝淡淡的盐水。那天后来的情况还好,除了感到非常的疲乏,没有出什么别的状况。接着我们去了一个有水库的地方,看到那一湖水,钓鱼的娃,岸边的蜻蜓,还是有水的地方好。

           有时候写几个字,完全是一种心情,没有逻辑,没有道理,那种规则都太无趣或者是有碍心情的表达,所以就乱码,想到哪儿是哪儿,前言不搭后语,都无所谓了。现在你要问我,人倒下前在想什么,我可以很真实地告诉你,那时我想到的,就是如何坚持住,不要倒下,倒下可能就完了,而且就这样完了太窝囊。完全没有为人民服务,实现共产主义理想的考虑,这大概是当年我下乡时一直入不了党的原因,太贪生怕死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792106.html

上一篇:无私的愤青
下一篇:活着归来的遗憾

119 袁贤讯 曹聪 丛远新 武夷山 王春艳 应行仁 蒋永华 郭向云 王云才 何士刚 水迎波 杨建军 王芳 赵序茅 李宁 虞左俊 陈小润 李志俊 王善勇 林中祥 孔屏 杨正瓴 刘洋 郭胜锋 胡九龙 冯大诚 武永军 汤薇 林珂 陈湘明 柏舟 周少祥 王剑 钟炳 张海霞 郑永军 何青 李宇斌 李侠 林涛 陈学雷 李学宽 魏东平 韦玉程 翟自洋 庄世宇 刘全慧 柳林涛 王孝强 王启云 徐义贤 颜宁 朱志敏 肖振亚 廖晓琳 王鑫 刘庆宽 吕乃基 郭宪光 赵美娣 张强 张文增 陈楷翰 曹建军 李伟钢 余昕 罗德海 戎可 马磊 褚昭明 梁进 陈冬生 黄秀清 刘立 许培扬 强涛 王桂颖 王德华 刘钢 侯沉 妥军军 吉宗祥 李天成 徐长庆 韩枫 张光明 秦承志 王俊 黄火明 徐晓 陆俊茜 刘全生 王海冰 任胜利 姜虹 王海辉 黄彬彬 沈友明 陈静 王森 赵宇 朱磊 汪梦雅 张海权 monkey1963 kunyuan wangqinling zxk730 zzjtcm bandaolang123 biofans anran123 JIANHUN aliala tuner rosejump super1983 leehaul loujinsha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6 10:1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