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无私的愤青 精选

已有 11289 次阅读 2014-5-5 05:05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与感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过五一的时候,我在劳动。过五四的时候,才轮到我过五一。这个特别的日子,科学网上很安静,大事不激动,能沉得住气,是件好事情。在自己的文档中刨了一遍,想说五四的愤青,结果敲出上面的题目,看上去挺好,敏感度也低一点,刚好和下面要说的内容有关,就是它了。一个和青年有关、但又无关痛痒的题目,以不再年轻的心情,在这个不再年轻的节日中留个脚印。

           1919年,走在五四运动前面的,是年轻学生,所以这个日子后来成了青年节。翻开历史看看,当时北大校长蔡元培,50出头,是老人了折腾新文化运动的陈独秀当年40岁,是按不住各种化学反应年龄的人。李大钊1916年从日本留学回来,27岁的他成为北京大学图书馆主任兼经济学教授。1919年,26岁的毛泽东发起成立湖南学生联合会,创刊并主编了会刊《湘江评论》。191928岁的胡适是北大代理教务长。五四运动期间,各地组织参加运动的人中,张国焘22岁,傅斯年23岁,邓中夏25岁,罗家伦23岁,瞿秋白20岁,闻一多20岁,张太雷21岁,周恩来21岁,等等。那时邓小平才15岁,正在预热中,还没有上场。上面例举的这些年轻人,多有些本事,能折腾到点子上,或者能往点子上折腾。

           相比之下,如今20-30年龄段的人,都在干什么呢?99.99999%被网络罩着,你想的跟我想的差不多,在电脑前打游戏、玩qq微信、拼学位、实验室里帮老师数豆、整SCI文章、担心房子车子在何方。时代的进步,除了让娱乐影视圈的明星早熟以外,别的人都被成熟得晚了1020年以上。俱往昔,今朝不数风流人物也罢了,数起来让人心酸。肯定会有人说,现在别的东西没有,愤青很多,是时代特质之一。和平时期能吃饱的人们,总得有某种方式去挥洒青春,宣泄能量,愤怒一下是自然现象。愤青每个年代都有,比如文革时的红卫兵,大体也是愤青的一种,他们焚炎帝陵主殿毁舜帝陵,铲孔子坟,多少留下了点打砸抢的痕迹,还算硬朗。现在的愤青,也就是嘴壳子硬点,学会了要文斗不要武斗,希望若干年后,他们不会销声匿迹。

       五四前后,也有愤青现象。说到五四前后的愤青现象,人们会想到鲁迅,他显得像个愤怒的人。1918年鲁迅发表白话小说《狂人日记》时,已经38岁,不算太年轻,以后一发不可收拾,开始自己的文坛生涯,杠杠的。鲁迅的愤怒已被归类为战士的行为,不在愤青之列。毛泽东当年鼓吹过湖南独立,成立湖南共和国。如果那个理想实现了,现在北京人到长沙去旅游,需要办签证;反之亦然,挺麻烦的。可以想像在争论热干面和炸酱面的是非中,会出多少英雄人物。现在来看,润之先生的那个想法,弱弱地说,也有点愤青的味道,不能算数。此一时,彼一时,等到了“宜将胜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时,成了时代最强音,老人家的心情就不一样了;笑到最后的,才能写历史。

           从广义的五四运动看,我觉得那个时代中,比较愤青的集体行为之一,是要废除汉字,代之以拼音文字的运动。这个运动,从卢戆章、王照、吴稚晖等人算起,1908 年巴黎的中国留学生主办的《新世纪》开始发声,到10年后的《新青年》上钱玄同发表了《中国今后之文字问题》一文,汉字改革开始进入状况。钱玄同提出:欲废孔学,不得不先废汉文;欲驱除一般人之幼稚的、野蛮的、顽固的思想,尤不可不先废汉文。钱玄同在给陈独秀的信件中也说过:我再大胆宣言道:欲使中国不亡,欲使中国民族为二十世纪文明之民族,必以废孔学、灭道教为根本之解决,而废记载孔门学说及道教妖言之汉文,尤为根本解决之根本解决。”钱玄同是钱三强的父亲,“老子英雄儿好汉”,前者好“捣蛋”,后者造原子弹,功过谁能评说?

           社会的前进,潮起潮落。大潮起来时,再有能耐的人,不附和也难。当年吆喝废汉字的人很多,比如:

           蔡元培"汉字既然不能不改革尽可直接的改用拉丁字母了。"

           瞿秋白"汉字真正是世界上最龌龊最恶劣最混蛋的中世纪的茅坑。"“中国的文字革命必须彻底的废除汉字。

           鲁迅汉字是愚民政策的利器,是劳苦大众身上的结核倘若不先除去它,结果只有自己死倘要生存,首先就必须除去阻碍传布智力的结核:非语文和方块字。如果不想大家来给旧文字做牺牲,就得牺牲掉旧文字。走那一面呢,这并非如冷笑家所指摘,只是拉丁化提倡者的成败,乃是关于中国大众的存亡的。

           胡适:我以为中国将来应该有拼音的文字。”

           吕叔湘"现在通行的老宋体实在丑得可以倒是外国印书的abcd有时候还倒真有很美的字体呢。"

           陈独秀﹕“...惟有先废汉文,且存汉语。而改用罗马字母书之。

           等到了1931年,吴玉章等人在海参崴的中国新文字第一次代表大会上,通过了《中国汉字拉丁化的原则和规则》,成为汉字改革运动的纲领性文件,其第一条原则称:中国汉字是古代与封建社会的产物,已经变成统治阶级压迫劳苦群众工具之一,实为广大人民识字的障碍,已不适应现在的时代。多年以后,还有毛泽东的文字必须改革,要走世界文字共同的拼音方向

       我经常在想,这些靠码方块字吃饭的人,真要把汉字拉丁化了,他们是否还能有饭吃。我对汉字的研究是一窍不通。自己对汉字的看法,不是来自文字的角度,而是来自文化的角度。我觉得过去的100年,人类经历了世界大战,学到的一件事情,就是要面对、容忍并保护多样性、多元文化、而不是相反。文字是文化的传承工具,也是文化的核心内容之一。无论哪种文字和文化,都应该得到保护。每种文字,都有自己的优缺点。对于缺点,如何能改进,是我们该花功夫的地方。记得北师大的王先生说过(我记不得原话,也没有找到出处,只能是大意,错了是我的责任),当年的废汉字运动,出发点是为了中国社会的改造,教育老百姓;而现在的问题,是对它的科学性的研究。

           问题是,什么是文字的科学性?我的朋友中,有一位是研究非汉字的古文字专家。最近在听他的报告时,我很惊讶他的“研究”方法,和我认为的科学方法有很大的差别,或者说根本就没有。当人们在说文字的科学性时,到底指的是什么?也许这就是研究文字的难处。我们天天在用,但谁也讲不清。最近有位博友提到《舌尖上的中国》的英文翻译“A bite of China ”。我留言说感觉有点别扭,但这样的节目,翻译应该是请了高人的。我觉得翻译比较别扭,有两个原因:一是译意上的准确性,这个就不说了,各位可以自己看;二是文字的空间效应。纽约地铁上常会有些广告、警示等,用多种文字写成。我注意到,在表达同样内容的不同文字中,汉字所占的面积最小。这和我对英汉翻译上的成见一致:如果一段英文译成中文后,所占的空间没有明显减少,翻译就不是成功的。“舌尖上的中国”的英文翻译,和中文的长度差不多,让我怀疑它能所包括和表达的内容。除了空间效应或者说信息量,我所理解的文字的科学性,涉及文字的演进过程、民族性、思维方式、与科技发展的关联、与不同文字的相互交流潜能、教育学、心理学、生物学、信息科学、计算机语言学,等等。汉字的改革,依然存在争议。把汉字弄成拼音文字的看法,仍然存在。在中国崛起的大环境中,如何看待这一问题,是一个新的问题。

           我并不认为五四时的那帮愤青,是有计划有预谋想要搞垮汉字系统。历史的事情,必须历史地去看。当年的那帮愤青认为的对错,今天的愤青可能认为是错对。毕竟参照系统改变了。在不同系统中的人,有不同的观点和看法,很正常。关键是活在当下的人,能否从历史中学到点什么,并能做得更好,不是回到从前,而是走向更好的未来。否则前人的折腾,都白费了。我相信当年的五四文字改革者是认真的,希望能书生救国,用自己的能力,以改变文字去挽救国家民族的命运。尽管今天看来,他们的想法有太大的局限性。相比之下,现在的愤青们,虽然能在电脑前弄出点杯具,把神马整成浮云,等等,和五四时要废祖传文字的愤青们比,还是小儿科、格局也太小了点。客观地说,无论想干点什么事,没有点愤怒在里面,很难干得成。五四纪念日的时候喊一声:愤青们加油,别以为整个“囧”出来,就拯救了世界。在整出一个和废除汉字之间,有几个数量级的差别。而我以为社会是能进步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791395.html

上一篇:中华文明南、北起源说
下一篇:人倒下去前会想啥?

141 庄世宇 陈小润 钟炳 武夷山 刘艳红 张海霞 罗德海 吴国清 王春艳 李学宽 魏东平 戎可 陈湘明 张珑 王德华 杨金波 谢力 马磊 张强 张忆文 熊李虎 杨正瓴 余昕 陆俊茜 牛登科 彭思龙 杨建军 温世正 曹建军 魏国 强涛 喻海良 何士刚 徐建良 林中祥 刘立 王桂颖 姜虹 黄鸿新 谢强 梁进 何青 黄秀清 王善勇 徐义贤 徐晓 陈楷翰 姚小鸥 鲍海飞 许培扬 李璐 雷雷 王旭阳 朱传卫 周可真 史智才 林珂 余超 王锟 黄彬彬 叶剑 刘光银 李宇斌 徐长庆 任胜利 黄永义 水迎波 陈学雷 王号 李志俊 李伟钢 韩枫 程起群 武永军 李志军 李建国 梁建华 李明烜 王修慧 陈德旺 张鹏 耿小昭 薛宇 方唯硕 刘向军 柳林涛 姚远程 刘杰 张南希 王立勇 孙庆丰 周继磊 吴顺凡 吕喆 王树松 陈桥生 吕劲松 王芳 王海冰 张骥 郭胜锋 应行仁 赵美娣 李宁 李天成 柏舟 罗会仟 叶威源 郭向云 秦承志 吉宗祥 许浚远 杨芳 廖晓琳 韩宪军 席晓莉 邓旭坤 zhngshai jiareng 好象 truth21ct zhouguanghui biofans cloudyou JIANHUN seeker99 zzjtcm zizelantk uneyecat wou dulizhi95 amoger jianxingjianyua ddsers wisdomstar ahmen lbjman Veteran11 dreamworld XuexingLu chzhgxm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6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23 13:4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