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甲午马年,一无所有卷珠帘 精选

已有 8683 次阅读 2014-2-9 10:45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与感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一无所有| 一无所有

      这个甲午马年,是双春年,也就是开年和结尾都是春,好彩头,感觉一年都挺暖和。这个年开始的春晚节目,又是冯导小刚同学操刀,大家都期盼着点新意。哈文同学才把大、小龙年的春晚导演完,大家就不耐烦了,想看点什么新鲜的,可见现在的观众有多难伺候。对于春晚的节目,我基本上不认为导演有什么错,一个人能做的事真的很有限。一个基本的事实,是十几亿人实在是众口难调。冯导的春晚节目演出后,大家和过去一样,萝卜白菜,各取所爱。喜欢的依旧说喜欢,不喜欢的照例吐糟。创新是不容易的,这个春晚又是一个例子。要成名人物来做事,其实更难出新鲜。当然,地上还画了各种地雷线,不能踩,挺不容易,也需要同情。

     我断断续续在网上看了几段春晚的节目,到目前为止,也没有看完。比较一下,我更喜欢北京台的节目。央视的春晚节目总有点紧、拿着的感觉,而北京台的节目放得下,比较轻松。宽松的环境,不用迎合任何人,才能出好玩的东西,发自心底的快乐。央视的春晚节目,我没有什么觉得最喜欢,但有一个我最不喜欢,就是小彩旗的旋转。让个十五岁的小孩连续转4个多钟头,同志们,即使她不头晕,可也不是机器啊。不知导演根据什么美学或哲学原理,上这样的节目。

     春晚节目中,我最遗憾的,是崔健没有上来。说他之前,我先说一下霍尊,他的《卷珠帘》刚在“中国好歌曲”中冒出来,马上就进了春晚,不是一般的顺利;本来带点争议的东西,急急忙忙就上了春晚,从某种程度上,说明现在能拿出来、也能过审查的好歌不多。霍尊在“中国好歌曲”演唱《卷珠帘》时我就听了,觉得不错,听声音看模样,我折腾了好一会儿,才发现唱歌的是位男同学,惭愧得我脚趾头都红了。但我没有流泪,我的泪点比刘欢同学高一个数量级。我觉的《卷珠帘》的确有些新意,和现下听到的大部分流行歌曲有不同的味道。仔细想不同在什么地方,好像又说不出来。《卷珠帘》音乐的古风味道并不新鲜。我听到时,就感到它和电影《海角七号》的插曲“各自远扬”相似,是岛歌音乐类型。写这段时又去查了一下,果然如此。“各自远扬”的原唱,是日本歌手中孝介,他擅长岛歌类型的歌;而霍尊过去也演唱过那首歌,可以判断他不是新手。不同的音乐可以表达不同的情感,岛歌的一些唱法用来怀古不错,但中孝介拿它来演绎《青藏高原》,简直就是在糟蹋那支歌。

     《卷珠帘》能火,我觉得是有个好名字,是首词牌名,通常叫做《蝶恋花》,有点古意是应该的。加上自己瞎捣鼓点诗词,喜欢这样有诗意的歌,很自然。《卷珠帘》的歌词,让我想起李清照的《声声慢》,陆游的《钗头凤》。尽管内容带点哀怨,歌词虽美也不能仔细推敲,但它至少没踩红线,上春晚没有原则问题。这种温柔的古风能火,说明富裕了的人民有些什么心情,即使在甲午年。

     现在来说崔健的《一无所有》。如果要从我听到过的音乐中,去找一个划时代的作品,来体现改革开放这个时代,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崔健的《一无所有》。这首1986年让他成名的摇滚歌曲,在音乐气质上,体现了从文革的政治中脱身出来的音乐人,渴望自由、开放的一种期盼。那种改革开放,不仅是出国访问,或者引进外资,而是来自骨子里、来自心中一种摆脱传统羁绊,政治钳制,渴望自由,对人性的呼喊。他太想打破中国文化的内敛了,不吼出来不舒服。这支歌,代表了一个时代。以我一个外行的认识,崔健对于中国音乐的意义,犹如毕加索对于世界的艺术。

     中国的声乐家、钢琴家、小提琴家,在国际舞台上获得各种奖的人不少。但在我看来,真正在国际舞台上去争过一回的音乐人,只有崔健。从形式上看,他的音乐是摇滚,和霍尊的岛歌一样,并非一种崭新的发明。但他做了很多大胆的尝试,不仅要摆脱自身文化上的约束,也要摆脱摇滚乐本身的约束,在那个时候,就意识到要做些不同的事,做属于自己的音乐,实属不易。我经常去听他的这支歌,尤其佩服他当时跑到伦敦去参加音乐节,土土的样子,穿一身农民装,而不是打满金属纽扣的黑皮夹克。除了自己的电吉它,伴唱的鼓手、键盘手,他的音乐中加入了竹笛和唢呐这两种典型的中国乐器,使音乐整体上与别的摇滚有很大的不同。唢呐二锅头似的高昂,竹笛明前茶般的清爽,加上没有什么肢体语言,对着麦克风的喊叫,不按规则摇滚。能到外面去这样表现自己的音乐人,到现在为止,也只有崔健。对自己音乐有自信的人,才能做到这样的事情。

     我们这一代人,是在邓丽君的歌中接触到流行音乐的,但却是被崔健的音乐唤醒。崔健刚出来时,那种破锣嗓子的喊唱法,也不是一夜之间就能接受。可是慢慢发现,科学、文学、艺术、音乐中的探索,大胆的探索,都是与传统习惯、规矩、红线格格不入。但脚下的地在走,身边的水在流,那才是希望所在。本来不想说春晚了,毕竟还没有看完。但前天读到有关崔健的报道,他跑到纽约来打他导演的第一部电影:《蓝骨头》(The blue bone),不是“懒骨头”,希望他能成功,也因此写这段文字。春晚的舞台很大,堆满了黄金,但那不是唯一的希望,也不能让它淹没希望。

     读的书越多,走的地方越远,越感到自己一无所有。碰到这种事情时,就想发点议论。人生路上能碰上一个人,一件事,是福气。碰不上,谁也怪不着。为何你总笑个没够,为何我总要追求?你问我,我问谁去?
     噢......你这就跟我走

 

崔健《一无所有》: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gyMzkyNDQ=.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765843.html

上一篇:水上船歌初识威尼斯
下一篇:醉在苗乡

74 杨月琴 张雪峰 刘建兴 苏力宏 李小文 徐晓 杨晓虹 廖晓琳 陈湘明 陈楷翰 王德华 王芳 庄世宇 武夷山 唐凌峰 魏东平 张海霞 褚海亮 孙永昌 文克玲 王春艳 曹聪 刘晓瑭 刘旭霞 张鹏举 吕洪波 罗帆 杨建军 赵美娣 钟炳 褚昭明 徐耀 张南希 曹君君 李伟钢 卫军英 秦承志 陈绥阳 刘慧颖 余昕 柏舟 蒋永华 虞左俊 鲍博 程起群 戴德昌 陈沐 陆俊茜 刘全慧 赵序茅 徐大彬 李宁 刘淼 李志军 鲍得海 郭向云 曾红 刘蓉晖 邓旭坤 王琛柱 王桂颖 王锟 蔡庆华 汪梦雅 杨正瓴 crossludo anran123 biofans UNCblue tuner yunmu cmhuang wooko zzjtcm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3 16: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