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山中金矿偶遇娜塔莎 精选

已有 7177 次阅读 2014-1-19 07:59 |个人分类:野外记录|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娜塔莎| 娜塔莎

           有些日子没到这里来灌水了。开年忙乱,从异乡到异乡,行路八万里,干活三五桩。公元年刚过完,农历年放马就要过来,成功还没有出现在地平线上,人却又要去远方。总觉得有干不完的活,欠了一屁股的债。自知是努力了,但一个人能做的事实在有限,只好拿“债多人不愁”来宽心,也希望受我牵累没能完成工作的同事们原谅。周末的时候,码几个字,放松一下自己,否则人生还谈什么希望。

           一直在想这新年开篇该写些什么。很多热门话题可以讲,最后还是散打般记录一些经历的小故事,比较省心、省事。常会有些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的小事情,总在脑海里萦绕。有些人性中难以回避的东西,让我觉得值得花点时间,在脑子里回忆,从照片中回顾,然后用文字记录下来,留给未来去观赏。世界的很多角落,人们在不一样地过日子,也是酸甜苦辣,什么味道都有。

       去年在塔吉克斯坦做野外,是一个很艰苦的过程,我在《山中行路难》和《我的手破相记》中说过一些。6月12日,我们要穿越一座山,以及山边几条河流,到另外一个地区去工作。在山前的卵石河道中,我们装给养的车过不去,只好让它掉头,绕一天的路到山那边和我们汇合。我们两辆越野车穿过河道,继续向前翻山。绕着盘山的泥路,翻过有积雪的山头。从山头上,远远看到了山洼中一些破旧的房子和一些汽车和机械。车子下去的时候,我有一种恐惧感。我很少怕山的陡峻、路的漫长,但我经常恐惧在不该有人的地方出现人,这种世界上最可怕的动物。我们这样的几个人,到了这样与世隔绝的地方,人家要把你灭了,你连吭声的机会都没有。

           怀着一种不安的心情到了山洼中,把车停在一排平房前。我们塔吉克同事尼克莱下车后径直走到一个房门前,推门进去。看上去他对这里很熟。一会儿,他出来招呼,让我们进去,告诉我们,这儿是个金矿,他曾经在这里工作过三年。听他介绍这个地方后,我本来有点恐惧的心就放松了。房间里空空的,原来是个食堂。厨房也很简陋,看上去都是上个世纪60年代的做饭装备。我们坐到一个老旧的长桌边,看到墙上、桌上画着好多好吃的东西,现实却是一位女人为我们端上了切成块的面包,加上一些生辣椒、大蒜、洋葱和盐,请我们就着喝茶。她很和善地笑着,不说话。我喝了点茶,就跑出去看看这个金矿到到底是啥。

           山洼中到处是一些老旧的车辆和生了锈的重型机械,都是苏联时期的东西,一副破败的样子。有个破棚子边,坐了一男一女,那个女的长得极其难看,两人盯着我,我赶紧走开。这里除了那些生了锈的钢铁机械外,让人震撼的就是那些堆积成山的巨大卵石。我的理解,这是个沉积型的金矿,人们把砾岩形成的山石挖出来,经过筛洗,把其中的金子捞出来,筛选过的石头堆在一边。长年累月的挖掘,乾坤大挪移,自然的山成了人工形成的山,愚公移山也造山。人们费这么多力气,就是为了那点金子,它可以让人有吃饭,过得比别人更好,还可以闪光。而那些卵石却多到一文不值,山里人用它们来垒房子住。

           我回到食堂时,几个人都站在外面聊天。其中有给我们上面包的女人,还有一位是矿上的工程师,一个铁疙瘩般的人。我到塔吉克斯坦后,发现他们这里的男人、女人,都喜欢镶金牙。曾经见到一个17、8岁的女孩,嘴里就有颗金牙,十分不解这个现象,也没有问过为什么。我猜想他们可能因为饮食、水源的关系,容易坏牙,所以换牙的人多。用金子镶牙,是财富、形象的表现,优渥的家境,含在嘴里保险。这位金矿的工程师,嘴里一多半都是金牙,笑起来极为灿烂。这地方实在是太偏僻,把人憋得慌,来了群外人,说新鲜话是种奢侈,不说就可惜了,工程师的话显得特多。他先是给我们上“帕米尔”香烟,我们抽烟的人也回敬他。然后他介绍了一下这个矿,说这里一共有36个人,其中两个女人,并介绍给我们上茶的那位,说她的名字叫娜塔莎(Natasha),一个典型的“苏联”女人名字。娜塔莎是这儿的炊事员,工程师在说她时,她一直都在笑。这时我注意看了她,也许有五十岁,笑起来眼角都是皱纹。但她年轻的时候,应该是蛮漂亮的一位。这样的山沟里,没有机会做面膜,抹雪花膏,沧桑岁月很容易就带走了容颜。

           工程师介绍娜塔莎时,有种男人讲女人的野性,甚至有些放肆。他说娜塔莎的老公也在矿上,但到了晚上,她家的窗外经常就有矿上的男人喊她的名字,喊得响亮,她只能把耳朵塞上才能睡觉。我不明白工程师是怎么知道娜塔莎要塞耳朵才能睡的,但他讲的像是实话,没准他也在窗外喊过。娜塔莎在一边笑着,没有表示异议。她会说一些英文,我们聊了几句,我还为她拍了几张照片。那时我有一种特别的心情,觉得女人活在这样的环境中,真的不容易。从这个工地锈蚀的重金属器械、一望无际的岩石堆、大山隔离而产生的时代遥远感,能体会那些干重体力活的男人,长年累月见不到女人,晚上在娜塔莎窗外会像狼似的嗥叫。

           在城市里待久了,大家说话都很客气。忽然掉到这样的环境里、这样的人群中,看到了娜塔莎和那一群人。虽然时间很短暂,却体会到人性最直接了当的东西,对心灵的冲击,不亚于那些人工翻开再又堆起来的、满是巨大砾石的山。这地方让我想起下乡时的地方,我在《回乡路长》中提到。它们给我的印象,都是被世界遗忘的角落,像个麻风村,被世界抛弃的人们在那儿自生自灭。但走近一看,这里的人也想像人一样过日子,有吃穿、有婆娘。

           

           码这段字时,一直在反复听潘寅林演奏的小提琴曲“红太阳的光辉把炉台照亮”。和盛中国、吕思清演奏的同一首曲子相比,潘寅林的演奏不够漂亮,过门高音区中几个长弓音还有点走音的感觉。不过他的演奏,比较紧凑、粗旷和有力度,似乎更切题一点,也配了写这段文字的心情。感兴趣的人可以去听听:http://v.youku.com/v_show/id_XMzYwOTk3MzY=.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760367.html

上一篇:年转一剪梅,梦幻四季调
下一篇:水上船歌初识威尼斯

80 王春艳 张海霞 曹聪 武夷山 吴国清 刘立 刘艳红 梁进 罗汉江 梁红斌 强涛 戴德昌 朱志敏 苏力宏 徐晓 陈楷翰 钟炳 庄世宇 王德华 刘全慧 陈小润 刘洋 柳林涛 孔屏 赵序茅 王善勇 李汝资 唐凌峰 薛加民 杨正瓴 张珑 孔梅 徐耀 李学宽 赵凤光 李志俊 冷永刚 阳姹 朱晓刚 马红孺 郭向云 孙永昌 李伟钢 姜虹 韩枫 蒋永华 陈学雷 董侠 鲍海飞 陆俊茜 陈沐 妥军军 张叔勇 余皓 杨月琴 黄秀清 赵美娣 侯成亚 王海冰 韦玉程 王芳 吴飞鹏 王锟 王安邦 任胜利 黄彬彬 俞立 蔡庆华 ddsers anran123 jimiyg monkey1963 tuner bridgeneer wwxxmm dating luxiaobing12 biofans zzjtcm frake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4 19:2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