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野花为我香 精选

已有 7449 次阅读 2013-9-23 01:08 |个人分类:野外记录|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野花香| 野花香

           周末弄完一个跟同事切磋研究的文章,一个争议性的问题,对方是我的朋友,在学术问题上的碰撞还是第一次,对于我们提出的问题,得到的专业性回应,让我表示钦佩。大家都是认真的人,对这个世界有不同看法,研究中出点问题是正常的。我们还会就存在的问题继续切磋下去,直到我们达到共识。给同事的电邮、稿件发出后,长出一口气,就想找理由来放松一下自己,发篇博文吧。

           本来想写一段自己夏天在野外差点热晕倒的恐怖感觉,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真的面对死亡的恐惧,但觉得现在天气还太热,不想给刚过了节的各位添堵,就上点轻松点的,把这个夏天拍的野花传上来几张。文字照片在野外就弄好了,发出来比较省事,省了写和整理照片的过程了。

           专业摄影和业余摄影,除了装备上、技术上的差别,还有一点不同:专业摄影照片多是等来的,为了一个完美的瞬间,不惜耗上大量的时间;而业余摄影照片多是碰上的。碰上什么是什么,能够选择的东西不多,拍了就走人,好坏就是它。随便走到世界上的一个角落,都能见到些野花。这里的一拨野花,多来自塔吉克斯坦,今年六月拍的。在爬山的过程中,营地的清晨或黄昏,偶尔是心血来潮时随手拍下。

           说到野花,人们的惯性思维都是路边的野花不要采,隐喻一些人事。路边的野花不要采,拍总是可以的。我拍摄野花的时候,比拍摄家花要多得多得多,因为我碰到野花的时候,比碰到家花的时候要多得多。我会专门到公园里去看家花,但我在工作中却不得不常常碰到野花,开在凛冽的环境中,无人问津的旷野里,为了生存也要漂亮,不顾寂寞地开放,这个世界真的是奇妙。

           最惬意的野花拍摄,是在我们的营地附近,比较从容,可以在落日时分,或者清早太阳升起的过程中,找到些光的角度,让那些平淡的野花,多出点颜色。在外面跑时,路上常常偶遇些野花,不一定漂亮,但过去没有见过,我通常会拍两张,留下做个纪念,是缘分,是知识,也是自然人生。每当见到各种野花草时,就发现书到用时方恨少,自己知道的东西太有限。大部分的时候,只能说一点那是豆科的,那是菊科的,那是…的花,如此而已。有些深山中的花,直觉上像是野生的郁金香,野生的芍药,野生的鸢尾花,野生的葱花…,但我都说不出真正的道理来,看上去和见过的家花相似,似曾相识,少了点家花的养尊处优、荣华富贵状。一生一世一条命,野花、家花谁能更高尚?大家活下来都不容易。山里的村姑,城里的大家闺秀,各有各的难处,也各有各的自在。

       有些花的照片,是我在爬山时,累到就想一头倒下去不再起来时,端着相机去拍的。我知道我们这种野外工作,有时会跑几年不一定能出什么结果,一切就过去了。拍几张当时当地的野花或是风景,能让我记起那些日子。即使没有工作上的结果,总有两张照片,我千里迢迢而来,累个半死,就算是为了看你一眼。没有这些野花的照片,我的记忆中会很快丢掉那些日子。有次我们在登山的过程中,体力达到极限的时候,我的同伴问我:我们这样做,值得吗?我能体会到他的无奈,但我回道: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能失去什么呢?很多时候,我们都不是在靠体力做决定,而是靠意志做决定。不要去想出SCI文章,只是到过这里就足够了。那样的时候,我总是很感谢身边的那些野花,没有什么神奇,它们为我香,因为我到过这里来;那些野山中的花,能到这个博客里来露脸,也是千年等一回了。这种收获,只有到过的人,心里才能明白和理解。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727043.html

上一篇:十五的月亮十五圆
下一篇:博士资格考试失败后的处理程序

71 曹聪 张海霞 戎可 武夷山 钟炳 王德华 葛素红 李学宽 刘洋 王芳 吉宗祥 李土荣 陈龙珠 杨正瓴 熊李虎 朱晓刚 陈小润 曹裕波 强涛 廖晓琳 陆俊茜 陈冬生 黄彬彬 吴云鹏 苏德辰 韩枫 冷永刚 戴小华 张玉秀 鲍海飞 盛耀彬 梁进 赵序茅 陈楷翰 余皓 李宇斌 刘光银 马磊 唐凌峰 王桂颖 李天成 陈沐 赵美娣 林涛 徐长庆 魏东平 王锟 白小川 余超 水迎波 罗帆 翟自洋 刘全生 虞左俊 支海美 杨月琴 邓旭坤 妥军军 qqlisten tuner xuyiganghz biofans Noble007 F995 hhahaa crossludo ddsers 心静如水 nimingtinghao xd crossi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9 07: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