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来世做根狗尾巴草 精选

已有 5746 次阅读 2013-8-16 06:27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与感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狗尾巴草| 狗尾巴草

     我在上篇博文中,给我的沙发留言回话:“我下辈子做(作)根狗尾巴草就行了。”我这样说,是因为我有这篇博文等在后面,我几年前就写好了,但那时胡哥还在台上,我要发这样的东西,虽然没什么八杆子打不着的关系,但我还是没发,免得麻烦。现在估计轻舟已过万重山,说点啥没什么关系了。其实只是张照片,当年人家在贵州掌舵时,也到此地一游。后来我也游了,感觉就不一样了。真的让我有点为难的,是导游说,青城山入门的牌坊上,雕刻的是凰在上,凤在下,因为建这门坊的时候,是慈禧在当家。旅游景点如今也是重口味,乱TM的扯。

     贵州镇远的青城山,号称是三教合一的一个去处,我小时候没有机会去看,长大后去看,又胡思乱想太多。导游把我们带到山上,在一个临时搭起的棚子前,让我们都进去。有些游客不进去,还显出不高兴的样子,后来才知道他们是明白人。我进去了,发现里面有几个僧人,穿了黄色袈裟,头上有发白的戒疤,各人端坐一个位子,给进来的游客“讲故事”。我也被请到一位僧人前坐下,师傅看我这提不起来的模样,开口就说,你是读书人吧,十年寒窗不易啊。神人啊,算得这么准。然后师傅给我描述地狱是什么样子,怎样才能转世做人上人。最后让我捐香钱,一个筐子里,有各种大号的人民币纸币。我才恍然大悟,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过我已经被人家开导了半天,虽然有点不情愿,还是给了三张红色的,然后领了一柱高香去烧,否则那钱就白花了。可是那位师傅好像还不甘心,追着我出来,说多捐的造化有多好。我心里真的很抵触,对他说:师傅,我下辈子就想做根狗尾巴草,你不怕我捐多了把你带过去?师傅听了我的话,掉头就走。下辈子做狗尾巴草的愿望,力量是巨大的,看来正是压不过邪哈。但我更相信的是,那是一帮假和尚,虽然头上烧得有戒疤。

     人们在说理和信仰之间,常常是顾此失彼。这一点,林语堂早就看出来了。在我读到的知识分子中,没有人比林语堂受到基督教的影响更深了。他在自己的几本书,尤其在《生活的艺术》中,都提到自己的基督教背景。他的父母是虔诚的基督徒,他是在教会学校长大的,而且父母的信仰将他与中国民间的神话故事隔绝。以后他还参加过神学班,组织过主日圣经班,等等。但他却在这个过程中,对基督教起了疑心,为什么有“处女生儿”?为什么基督教的信仰会建立在一只苹果上?为什么上帝会为一只苹果大怒而罚人类的子子孙孙受罪,而当这帮人把上帝的独生子害死时,上帝却异常快活,将他们一起赦免?林语堂明白,如果世上没有原罪,就不需要救赎,那教堂中的神父们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最后,他号称自己成为一个异教徒,并且相信,异教的信仰是一种更为简单的信仰。他说:“基督教在我看来,好似已使道德成为一件非常困难,非常复杂的事情。而罪恶倒反而是一件极易动人,极自然和极可悦的东西。在另一方面,异教主义倒好似能够将宗教从神学里边拯救出来,而恢复它的信仰的简单性和感觉的尊严。”林语堂没有讲的一个问题,是上帝因为亚当夏娃的恶行,人类变坏了,所以决定清理门户。专门挑了个好人诺亚,让他建好了方舟,然后发洪水把坏人们都淹掉。但是,上帝挑出来的好人诺亚,他的后人都是些什么人呢?整天勾心斗角,打来杀去的,看看中世纪那些黑暗吧。上帝的眼光,也没有把人看透。

   同样,信佛教的人,多半也有类似的教条。先造一个地狱在前面当棍子,再弄一个辉煌的来世在面前做胡萝卜。然后告诉你,交香钱吧,你才有选择梦想的来世。很多善良的人们,喜欢去放生,但在放生的时候,想到的是为自己来世做人上人的路上添块砖瓦而已。俗世中信佛的人,不顾自己所谓的放生在很多情况下是在杀生。为了自己的心情,拿对动物的爱心和对佛的虔诚来互相印证,表现自己的慈悲心怀,如何让动物不受苦,千万不可杀生,否则来世没法做人。可是如果有人说自己下辈子想做别的动物而不是人,他们马上会说:那可是畜生,属于三恶道,做人多好啊。既然非人动物是三恶道的畜生,我们今世为什么要爱它们?把它们消灭干净不好吗?这是因为如果你不害怕下地狱,号称能拯救你的人就没有饭吃了。这让我想起上面那帮假和尚。

   如果一种信仰要靠魔鬼、地狱或者来世的痛苦或幸福来吓唬人、引诱人,逼人就范,不是曲解了信仰的初衷,以邪恶的恐惧来贩卖善良,就是那种信仰本身缺乏内涵,没有说服力。尽管可以吓唬到一些怕死而且下辈子仍然想做人、或者是人上人的人,但我肯定不会去信的。下辈子做根狗尾巴草,长在荒野里,在风中摇头摆尾,即使被羊啃了,把太阳光的能量输送到羊肚子里,让它们能接着吃草、出奶、拉屎、撒尿,让人吃肉。这就是佛。

     附送几张照片,贵州镇远青城山舞阳河



(第一张照片来自网络,特此鸣谢)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717192.html

上一篇:波为水之皮
下一篇:夕阳下的独尾草花

74 钟炳 王芳 李永涛 刘立 陈小润 魏东平 吴吉良 孙平 武夷山 任胜利 陆俊茜 吕鹏辉 张海霞 李贤伟 何士刚 王海辉 陈学雷 马磊 曹聪 彭思龙 葛素红 杨正瓴 廖晓琳 王琛柱 孔梅 王桂颖 曹裕波 张洁 赵星 赵帅飞 水迎波 李学宽 鲍海飞 赵序茅 陆雅莉 刘守胜 李土荣 曹建军 陈湘明 张忆文 吉宗祥 李宇斌 柏舟 徐大彬 罗德海 姜虹 周少祥 余昕 姜宝石 赵美娣 翟自洋 罗帆 茹永新 张玉秀 王启云 董全 王安邦 仇文利 虞左俊 曹小晶 DXY1234 anran123 blackrain007 waun bh3y haoye dachong99 qqlisten seeker99 ddsers EroControl zzjtcm tuner biof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4 08: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