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山中行路难 精选

已有 8296 次阅读 2013-7-26 18:01 |个人分类:野外记录|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在野外工作,尤其在山区,有行路很难,6月在塔吉克斯坦的帕米尔山区,算是领教了一回。贴几张照片在下面,除了第一张是在新疆拍的,其它都是塔吉克斯坦。有些是录像中截下的画面。科学网现在还不能直接上视频,没法放车子过河的电影。

           我们过去在戈壁滩上陷车是常见的事,也觉得那些地区路挺难走,但和塔吉克斯坦的山路比,还是要好一些。在那山区里,车跟牛羊抢道,是常见的情况。大热天土路上走起来飞扬的尘土,让后面的车看不清几米外的东西。有时的颠簸,人一不注意,头常撞到车顶。有时山崖上的路很窄,车过去时,外侧的轱辘恨不得有半个悬在空中,让人提心吊胆。有时车山间走着走着路就断了,车到山前不一定有路。

       最多的路是在河滩里,那里都是卵石,个还挺大,但相对于大山,河床比较平坦,不用修,车子在里面拱多了就成了路。那些路躲不过河流,所以车子常要过河。只要不是山洪起来的时候,通常车子都能过。塔吉克斯坦的司机,好像也习惯了这样的环境。按我过去的经验觉得没法过的地方,人家就开过去了,也没有什么怨言,或者是担心把自己的车损坏了。那些地方,没点胆量的司机是不敢开车的。因为路难走比较毁车,我们出去的四辆车,两个星期中换了三辆。

           过激流的时候,司机会下来研究河水情况。搬一块三、五斤的卵石往水里一扔,听得见石头磕碰的响声,那水基本上就能过。否则只好绕路,换个地方走。刚开始过些小溪小沟时,我还觉得很惊险,后来走多了,看上去很糟糕的路,我们都有惊无险地过了,慢慢就审美疲劳,见惯不怪了。但有一次我们的车终于搁在了河水里,让我们着急了一回。

           那次我们两辆车一起走,在河道的卵石滩上颠簸了一下午,最后遇上了一条比较宽的河。我们必须过河,才能到达目的地去工作。犹豫了一会,我们决定过河。我坐在后面车的副驾座上,看着前面那辆车挣扎着过去了,但我的车开到河中间时,大概是排气管被水淹没,熄火了。怎么也打不起来,司机急了,开了车门狂叫,叫啥我听不懂,大概是让过去的那辆车倒过来拉车。过去的那辆车开始往回倒,但又不敢倒得太多。看着那辆车往后倒进河中,我捏了把汗,如果那辆车也陷在河里,我们就摊上大事了。

       两车距离差不多时,司机拿出拖车的绳子,费了老鼻子劲才挂上,因为拉车的挂钩淹在水下,看不见,人拿手去够它时,鼻子就得进水了。好不容易挂上,结果第一次拉时绳子拉断了。我这辆车的司机开始狂暴起来,大声喊叫,塔吉克话我依然听不懂,大概是让那辆车再回来拉。但那辆车再倒回来时,断掉的拉车绳要接上,长度不够了。这时水已经从车门漏进来,几乎要淹到了手排挡口,我的登山鞋已经湿了。从车窗看出去,上游下来的水就在我的车门外打旋,可以闻到那股泥水的味道。我还是很镇静的,但觉得今天有点够呛。于是把带封口用来装午饭的塑料袋从背包中掏出来,把里面的一个沙丁鱼罐头和一块馕倒进河水里,然后把我和另外一个同事的护照装进去封好,又把相机、电脑等在背包中放好,准备弃车下水淌过河。虽然死不了人,但会比较难受。

           这时我也把我背包中的一段20来米的登山用绳子拿出来,并做几股,希望能用来接断掉的拉车绳子。这种绳虽然很细,但是特制用来登山的,可以承受约100公斤的重量,我通常会带在包里,不知什么时候会用上。这绳子并成几股后,拉车也许可以。但司机当时已经急了,如果车子被河水冲到一个更歪斜的位置,再弄出来难度就大了。他当时拿刀把座位上的安全带割断,并成双股去接拉车的绳子,搞了好一会,好歹接上了,居然也把车拉了出来,大家一片欢呼声。车子上岸后我一打开车门,车中的水哗一下涌了出去。我下来把鞋脱下倒水,在地上坐了一会。我不抽烟,但那天我抽了一支。我一点都不惊慌,但我觉得这种时候,抽根烟比较酷。司机把车子盖打开来晾了十来分钟,然后试着启动车,排气管中的水喷了出来,车居然打着了。我们运气不错。整个过程也许就一、二十分钟,但显得很漫长,甚至有点累人的感觉。

           后来又走了些险路,但都没有那次陷车那么精彩了。过去我认为自己已过不少难走的路,慢慢发现更难走的路多了去。当然,无的路,走过后再去看,凡是能走来的路,都不算太难


路何?- 陈湘明

屋内,山中行路

险恶,商海有波

凭望怜无,回然。

?高韵寄桃源。

 




游记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711479.html

上一篇:寻访埃武拉人骨教堂
下一篇:感受巴塞罗那

73 武夷山 王芳 庄世宇 刘晓瑭 黄鸿新 赵美娣 陆俊茜 朱晓刚 徐晓 刘立 刘旭霞 陈湘明 张海霞 吴国胜 张忆文 焦豹 徐大彬 李宇斌 水迎波 曹聪 王永 吕喆 曹建军 陈小润 李伟钢 廖晓琳 王善勇 田云川 钟炳 余昕 何青 王守业 陈敏 明波 林树海 鲍得海 曾红 汪晓军 宋健敏 吕鹏辉 刘全生 王海辉 王鹰 高建国 赵凤光 任清勇 李学宽 李璐 熊李虎 吴云鹏 傅云义 柏舟 杨学祥 胡努春 王海冰 杨正瓴 王桂颖 王安邦 葛素红 姜虹 蒋汉朝 戎可 郭宪光 anran123 lily201307 qqlisten hangzhou nimingtinghao tuner yunmu zhangcz07 seeker99 chzhgxm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4 15: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