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帕米尔-天山的蒲公英 精选

已有 7404 次阅读 2013-6-30 10:55 |个人分类:野外记录|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蒲公英,帕米尔,天山| 天山, 蒲公英, 帕米尔


   我的上一篇博文《到过了那遥远的地方》,是从乌鲁木齐发的,当时我们刚跑完南疆的野外。我在博文中提到:接下来,我们会再往西去,看看山那边还有些什么。以后的几个星期,我们在帕米尔高原西边的塔吉克斯坦做野外,是我第一次到那里去工作,一切都很新鲜。

从乌市到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要飞两个半小时,南航的飞机晚上11点半起飞,还有20分钟就要落地,飞机已经在下降高度,机长忽然通知,杜尚别上空天气不好,在下冰雹,飞机掉头回到乌鲁木齐。那一晚的折腾懒得说了,我们出师不利。

第二天下午又飞,到达杜尚别机场时,朦胧睡眼看见候机楼的门面,就感到塔吉克斯坦还是个发展中国家。这个机场的规模,和二连浩特市机场的差不多,非常的老旧。后来才发现,塔吉克斯坦最好的路,是中国工人这几年来才修建的,到处都可以看到“中国重工”、“陕汽重卡”的卡车。问杜尚别路边搞建筑的中国工人,说有6万多中国劳工在塔吉克斯坦工作。再过十年、二十年,那里会不一样。

塔吉克斯坦就在帕米尔脚下,是个多山的国家,也是个畜牧业、农业为主的国家。在塔工作的这段时间,体会到在这里工作的不易,没有网能上,我几个月新的计算机又坏掉,我只剩下爬山一条路可以玩了。整个野外很艰苦,对我来说是挑战体力和意志极限的一次经历。整体上说,我从来还没有经历过这么艰苦的野外工作,至少没有在荒野里真的担心过会倒下。但这次我担了心,差点就不行了。当然,无论多艰难的经历,回头去看,都可以笑看往事如风,说出来也只是个故事,以后慢慢再说。先上点简单、温柔、谦卑的蒲公英,补耕一下这块荒芜已久的自留地。

由于印度板块北推,昆仑山西北端的帕米尔高原几乎与天山相遇,两者间形成一个东西向狭窄的走廊,把塔里木盆地和西边的塔吉克盆地等分开。我们在帕米尔两边的工作,很多时候是南看昆仑山、帕米尔高原,北看天山。同一个太阳,照亮南北两山上的积雪,无比壮观。一路见识到的地质现象,比我大学读书四年学到的还多。在中国乌恰县境内,有一块碑标为天山-昆仑山交汇处。碑后的简介说:

“天山、昆仑山在帕米尔高原上交汇,此交汇处地理特征明显。天山山脉在此处呈驼色,东西走向,分隔准噶尔、塔里木两大盆地,是亚洲高大山系之一,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昆仑山山脉在此处呈黛色,西起帕米尔高原,平均海拔5500米以上。在这里,你可以眼望两山,脚踏两地的欣赏世界级山系独特风貌,感受“万山博物园”,体验轰轰烈烈的造山运动,属世界级奇观。”

这段文字有没有道理,请专家来评。我个人的感觉,这话多少有点炒旅游热点的味道。赞美两大山系的碑,立在那里很巍峨、吸眼球,可它是水泥做的,因为水泥比较容易捏拿成各种乖巧样子。拿那水泥货来做昆仑、天山握手的标签,折杀了山上经了千万年风雨的石头们。碑上还置顶了朵塑料花,也让人哭笑不得。

   无论在天山山系中,还是帕米尔地区,这个季节是各种野花开放的时候,其中也有蒲公英,它们或独处,或混在别的野花中争艳。从GPS纪录的情况看,海拔2700米左右的地带,天山、帕米尔的山上都可以看到蒲公英,再高我就没有见到了。不知道山上生长的蒲公英和低海拔地区的是否为同一个种。从外观上看,至少有两个种出现在那些高山上。一个要大一些,一个要小一些,还有些其它的差别。蒲公英忒顽强,在雪线附近的山地上也能生长,类似动物中的老鼠或蟑螂,几乎什么地方都可以存活。城市里人们居住的房屋前后,草坪中总可以找到蒲公英,它们被归类为杂草、害草,年年被除草剂杀,但它们又年年生、年年长,总也杀不完。在这自由的山头上,它们更是长得乌央乌央的。落日余辉下,凋零中的蒲公英还有些悲壮的色彩,但第二天又有新鲜的种子展开白色绒毛,等着风的召唤。

处处都有蒲公英,这归功于它们有能飘荡的种子,随风而动,到世界各个角落。这个世界虽大,随遇能安的地方并不多。弱小的生命要活下去,先得有活命的本事,不能太讲究,是个地方就能待;其次,散比聚要好,就像蒲公英。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703954.html

上一篇:到过了那遥远的地方
下一篇:我的手破相记

73 曹裕波 武夷山 陆俊茜 魏东平 李学宽 王芳 强涛 何青 庄世宇 沈友明 杨正瓴 赵美娣 汪晓军 陈小润 杨德庭 陈楷翰 余皓 朱晓刚 王善勇 吕洪波 徐晓 许培扬 徐耀 韦玉程 曹广福 李土荣 钟炳 刘立 梅庆 文克玲 王志宏 王安邦 曹聪 常顺利 廖晓琳 贾伟 周明明 高建国 刘全生 朱志敏 陈国文 樊晓英 叶剑 王桂颖 鲍海飞 郭向云 吉宗祥 妥军军 刘艳红 赵凤光 水迎波 王汉森 陈奂生 余昕 赵序茅 耿小昭 李泳 李天成 陈湘明 徐大彬 雷栗 虞功亮 葛素红 Majorite kunyuan biofans crossludo fishman936 tuner caogentan zhangzhi FloatingRose rosejump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7 15: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