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到过了那遥远的地方 精选

已有 8514 次阅读 2013-6-1 10:16 |个人分类:野外记录|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南疆,野外| 野外, 南疆

           曾经写过一段博文:“在那遥远的地方”。写那段文字的原因,是因为见到一位朋友拍的一些照片,纪录了南疆和田地区的一些人文景色,让我有一种感动,也让我眼馋得不行。我1982年大学毕业后就在新疆跑了两、三个月的野外,后来从1996年起,在新疆接着跑了十多年的野外,但因为工作的原因,工作区域一直都在准噶尔盆地北边。粗略地划分,阿尔泰山和天山之间为准噶尔盆地,通常叫做北疆。天山和昆仑山系之间为塔里木盆地,天山以南,昆仑山系以北称之为南疆。我去过很多次天山南边的吐鲁番盆地一带,但我心中真正的南疆,是沿着塔里木盆地西、南缘一线的地区,一直都遗憾没有机会去看一眼。

           有朋友在南疆工作,说了几次希望跟着背包去跑一趟,看一眼昆仑山的巍峨,体会一下塔里木盆地的辽阔。但我们的时间总是凑不到一起,别人出去时我没有时间;我有点时间时,别人又得忙别的事。直到去年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有机会计划去南疆。这次从乌鲁木齐飞喀什,一路到乌恰、阿图什、疏附、莎车、英吉沙、和田,见到帕米尔高原的雪,感受到西域的风,体会到了昆仑山脚下的风土人情。然后穿过塔里木盆地,到阿克苏、拜城、库车,再穿越天山回到乌鲁木齐。天山南部阿克苏到库车一带,那些广阔的“平原”,是我没有想象到的漂亮。虽然很辛苦,但我这回终于可以说到过了新疆。当人家说起吐鲁番的葡萄、哈密的瓜、库尔勒的香梨、阿克苏的苹果、叶城的核桃、阿图什的无花果、库车的白杏、喀什的石榴、和田的大枣,我大体能明白那是什么意思了。这些水果的出产地多少有点串,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阿克苏的人说阿克苏的苹果,伊犁的人也说伊犁的苹果。人都会自己夸自己的家,这是可以理解的。

           和一般的旅游者不同,我们每天上午九点左右出去工作,晚上八、九点回来到夜市去吃晚饭,最晚的时候是近12点才吃晚饭。夜里改稿子、整理资料到凌晨一两点,基本上没有时间和机会去看城市的面貌。好几个地区都有博物馆,朋友推荐了的,我们却没有机会去看。不过我们每天往山上去,会经过一些偏僻的村庄,见到受商业化影响最少的村民,那是另外一种体验。当车在陡峻、峥嵘裸露的岩石大山中颠簸穿行,尘土飞扬中,我们感到干热而又无聊的时候,猛然间前面谷地中出现一片绿洲,钻天杨在风中摇动,麦田也还是一片绿色,那种出乎预料的祥和,给人一种难以形容的心情,比南方的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欣慰更有冲击感。昆仑山上下来的雪水,虽然浑浊,却浇灌出了阳光下那一片又一片的绿色,让人可以在这里生存繁衍,也让过路的我们在山中有可以喘息的机会,并体会到这才是传说中那遥远的地方。

           那些村庄多很安静,偶尔有驴车在土路上过,赶车的有男人也有女人,而男人总让我想起故事中的阿凡提。房屋是拌了草的泥抹的墙,而院墙多由树枝编搭而成,都是就地取材。每家两扇开的院门都很宽大,好像是当地居民体现财力和体面的招牌,门面做得很讲究。我比较喜欢那些简单、原色的木头门,和这里的山水比较般配。如果街上有小摊和吃饭的地方,一定会有卖各式水果、干果、烤肉、拌面和的。制作的过程很有意思,每到一处如果停了车,我都会跑去看,很简单的过程,但很特别,是普通人家过日子的依靠,也是一种千年文化的沉淀。新烤出来的是非常好吃的,更不要说馕坑烤肉,但吃的东西等以后再说。

           在那遥远的地方,最让我感到特别的,是南疆女孩、女人们的服饰和头巾,大概多是丝织的,色彩总是非常的鲜艳和丰富,延续了丝绸之路的遗风。即使在最偏僻的村子里,黄土的墙、白色的杨树干前,那些晃动的色彩,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风情万种。我们常常在村中停车问路,可以看见院子里的男孩女孩,光了脚丫子在地上跑,因为我们的到来而激动,用好奇的眼光,像我们看他们一样看我们。和城里的小孩不同,这偏僻村庄里的娃没有被洗得那么干净,用城市的标准,他们都不能细看,习惯成自然吧,我小时候跟他们也差不多。不过他们多是快乐的,脸上的笑容,腼腆而灿烂,人本来该是这个样子。

           当然,到任何地方,都会有遗憾的时候,这是生活的常态。在塔西南地区的几天,天气都很“霾”,远处的昆仑山看不见,错过了很多美好的景色。有时会起风沙,铺天盖地一片黄色,张嘴闭嘴就有沙子磨牙。出去干活得蒙着脸,爬山快了喘大气就有点憋得慌。也许十万、百万年来这里就是这个样子,否则那些黄土、沙丘怎么能堆起来。穿越塔里木盆地的塔克拉玛干沙漠,除了我们差几公里车子就把油烧光的一点担心外,整体过程有点过于平淡,本来预计是件不容易的事,跑过后才知道,如今沙漠被油路穿通,平平的,好几百公里。路虽然很漫长,但和想象中真正的沙漠穿越相比,多了点奶油味。沧桑磨难的路途,很多已经成为过去,人的脚板再也不需要那么坚硬。平坦的大路,让现在的人能到达得快一点、远一点、容易一点,却直直地把人引向软弱。这是人类自己设立的演化路径。

           有各式各样的遗憾,但去到了那遥远的地方,得到的东西很多,对一个靠爬山走路吃饭的人来说,可以满足了。接下来,我们会再往西去,看看山那边还有些什么。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695527.html

上一篇:又一年流浪的蒲公英
下一篇:帕米尔-天山的蒲公英

103 陈小润 魏东平 陈楷翰 王德华 陆俊茜 朱晓刚 张海霞 鲍海飞 戎可 杨正瓴 赵美娣 廖晓琳 唐常杰 任胜利 马昌坤 王善勇 沈友明 李学宽 李土荣 刘光银 杨德庭 张婷婷 黄秀清 宋健敏 李宇斌 曹聪 刘立 曹广福 张焱 庄世宇 李永丹 刘波 张忆文 徐大彬 张玉秀 刘建兴 鲍博 武夷山 罗帆 柏舟 钟炳 徐萌萌 周彬彬 陈学雷 余昕 陈湘明 李伟钢 徐长庆 马磊 高建国 郭峰 吕乃基 王海辉 李晓明 雷栗 苏德辰 鲍得海 虞左俊 王守业 焦豹 罗德海 张珑 徐世文 史燕青 吉宗祥 马红孺 董全 陈沐 杨月琴 闫国进 胡努春 杨学祥 王号 何雨笙 傅云义 韦玉程 王锟 陈奂生 徐耀 徐晓 翟自洋 孙启良 王芳 王安邦 黄彬彬 梅庆 王桂颖 朱志敏 妥军军 耿小昭 李璐 bluesky2030 anran123 yyfy105 rosejump biofans crossludo zgg seanhhu tuner xuyiganghz chzhgxmu ddser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5 20:5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