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又一年流浪的蒲公英 精选

已有 5405 次阅读 2013-5-5 06:40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与感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蒲公英| 蒲公英

     周末看稿子累了。这些日子,因为各种理由,人也该累了。五一的时候我在劳动,五四的时候,我仍然在劳动,只能是说命苦吧。人不是神仙,能做的事有限,更何况做了任何事,能被人理解的时候也不多,所以平添了一份心累。看着外面明媚的阳光,心想为何要为难自己,拿相机到屋外的草地上拍几张蒲公英和花不好吗?好奢侈的想法。

     虽然是野花,不如九百九十九朵玫瑰来得信誓旦旦,但和有钱人消费的方式相比,我只有那些黄色的野花,在阳光下开放,如柴火妞似的灿烂,让我想到当年的那些日子,清茶一杯,补裤子兜的洞,以及熬日子和到处乱窜的时候。常常会想到一个没有什么人迹的去处,去拍些野花,比玫瑰强多了。期盼着梦想成真的时候。

     光线好,可以用不同的方式去拍蒲公英。我胡乱折腾了一番,回来看照片时,发现从小就知道的蒲公英,很多细节其实从来就不知道。那种精致,不是人能达到的境界。蒲公英的花很一般,可它那种子形成的绒球,却给年少的你我留下过童话般的想象。蒲公英能成名,在于它种子的美妙。那柔弱的样子,注定要在风中颠沛流离,没有一个约定,不知归宿在何方、如何把握自己离去的方向。人们落叶归根的习惯,妈喊你回家吃饭的呼唤,如巨大的枷锁,桎梏着追逐,羁绊着对这个世界的寻觅。仔细看蒲公英的种子,那种微弱的身段,的确一辈子只能随风飘荡了,那就是命运,认还是不认,没有什么差别。生命的轻重,岂是大小多少能衡量的?

     蒲公英这种植物,也是挺好的食物,对于一个吃货来说,不能不提一下。蒲公英做食物,据说对健康很有利,无论是,剁了包子,它的叶、花、茎、根都是营养丰富的保健野菜炒食、凉拌、做汤,风味。对于吃货们来说,吃瘦骨伶仃的蒲公英,是一件健康的事,比吃多油的肉高尚多了。在西方,蒲公英更是一种害草,科学家们发明了各种杀草剂,为的是要剿灭它们,原因是它们太贱了,或者是太顽强,什么地方都可以长,长得让人心里发毛,非把它们剿灭才能安心。

      最后,不得不提一下方文山作词,周杰伦作曲的歌“蒲公英的约定”。这哥俩实在是可恨,歌不怎么样,却把有点文化的东西都折腾了一遍,连蒲公英也不放过。他们要真有本事,我希望他们下一个作品是“资本论”,让老马也能酷一把。想着周同学嘴巴里嘟嘟噜噜地嚼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的关系,那该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音乐了。不过这哥俩毕竟还年轻,嘴上无毛,办事不牢,说话难得不欠考虑,他们绝对不知道等你很辛苦的说法。蒲公英对大多数的人来说,和方、周哥俩的梦想完全不同,它不是小学篱芭旁的故事,而是人生旅途中的偶遇。蒲公英是一颗飘荡流浪的心,岂是有吃有喝的人能理解的。这个世界上,问一下自己周围身边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能约定多年以后,要去那旮旯拍野花的,能有几个人


蒲公英的约定》方文山词,周杰伦曲

小学篱芭旁的蒲公英 
是记忆里有味道的风景
午睡操场传来蝉的声音 
多少年后也还是很好听

将愿望折纸飞机寄成信 
因为我们等不到那流星
认真投决定命运的硬币 
却不知道到底能去哪里

一起长大的约定 
那样清晰 打过勾的我相信
说好要一起旅行 
是你如今 唯一坚持的任性
在走廊上罚站打手心 
我们却注意窗边的蜻蜓
我去到哪里你都跟很紧 
很多的梦在等待着进行
一起长大的约定 
那样真心 
与你聊不完的曾经
而我已经分不清 
你是友情还是错过的爱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686809.html

上一篇:老陆的太湖西山
下一篇:到过了那遥远的地方

82 王善勇 陈小润 钟炳 戎可 武夷山 苏德辰 徐晓 刘全慧 何雨笙 刘旭霞 曹广福 王安邦 张海霞 赵美娣 黄鸿新 梁进 罗帆 李世春 刘艳红 陆俊茜 罗岚 肖海 李学宽 曹聪 马磊 余昕 陈楷翰 徐大彬 郭胜锋 边媛媛 王芳 彭真明 周彬彬 韦玉程 王德华 庄世宇 王琛柱 郭向云 王飞 姜虹 李伟钢 陈湘明 张天翼 葛素红 雷栗 王桂颖 李璐 李天成 马红孺 唐常杰 张婷婷 陆泽橼 李泳 史燕青 吴飞鹏 刘慧颖 陈筝 吉宗祥 张玉秀 曹建军 杨正瓴 余皓 傅蕴德 王鹰 李竞 李土荣 贾伟 李汝资 杨月琴 代珍 焦豹 俞立 虞功亮 zzjtcm truth21ct yxh3161 yunmu anran123 biofans mathqa F995 xuyiganghz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4 09:4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