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老陆的太湖西山 精选

已有 6075 次阅读 2013-4-28 05:46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与感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太湖,西山| 太湖, 西山

           去年七月初去上海开了个会,紧接着又到苏去开会。两个会连着,加上苏州我从来没有去过,再加上其它一些原因,我去参加了两个会。在这之前,我匆匆去过了杭州,写过一段“静静的西湖”,作为到此一游的纪录。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一辈子去一趟苏州是必须的,否则去了杭州不去苏州,人间天堂就缺了一半的经历。

           上海的会完以后,搭同济大学老师送朋友的车,我们一行三人去了太湖国中心。环太湖的路还在扩建,有点乱,在糊里糊涂中,我们就到了会议中心。这是在太湖边上的一个去处,背靠穹窿山,面朝万太湖,比较安静,周围好像没有什么热闹的去处,专门为开会设计的。下了车我才发现,苏州和杭州差不多,夏天怎么这么热啊。完全没有想到。我穿着爬山走路的鞋,拉着行李就走,但我们一位老师,被我拖着也使劲走,结果到了饭店门口满脸的汗水往下流,让我觉得很罪过。

           住进房间后,我就背了相机出去转,因为车子进来时,我已经看见饭店附近有荷花池塘,让我有一种期盼的心情。这个时候,人们都会待在有空调的房间里,或者听评弹,很有特色的苏州风味,外面实在是太湿热了。但我还是想出去转,因为我知道,我这第一次到苏州,也许就是最后一次了。饭店附近的荷花塘中,有人拿带钩的竹竿在搂莲蓬,我跑过去看,是一种新鲜的感觉。人家还送了我一个新鲜的莲蓬,后来我把它留给了签到处的一个mm,因为她为我解释了好半天这个饭店周围的情况。太湖就在饭店跟前,白天和傍晚,都可以走过去感觉一下湖面上的风。湖面上可能是水汽的原因,也有点“霾”,远处的景色在雾色之中,不过我想这和北京的霾是不同种的东西。

           会议宴会的那个下午,各场报告都结束得早一点,我就打算借这个时间出去溜一下。会议的组织者之一,是瑞典的一位女士,中科院的外籍院士,她因为要组织会议,所以早来了几天,四处转过了。我就问她,如果半天时间,去哪儿最好?她建议我去太湖西山,但同时告诉我那边的出租不好打。她去的时候,运气好,叫到了一辆,带着他们转了一圈,还算方便。我有位去开会的同事在当地有朋友,就问我需不需要用车,他可以请他朋友开车拉我出去转。我觉得不好意思,这大热天的,何必让人家来受苦。就自己跑到到环太湖路上去等公交车。结果那车大概是一钟头一趟,我到车站时,也许车刚走了,大中午的,我就在那里死等。偶尔有路过的出租,也是载了人,存心气我的架势,呼一下就过去了。终于在我快要中暑之前,公车来了。如果我没有记错,那是58路车,有空调的票价要多加一块。

           车子到了西山,我下车后,的确没有发现有出租车,但马上看到有辆三轮的“崩崩”出三轮车在路边上歇着。因为我时间有限,需要在六点半前赶回饭店参加宴会,尽管我也做好了准备,如果需要,我就不去参加宴会,自己在外面找点吃的算了,但是还是想抓紧时间比较好。就上去跟歇着的开车师傅打招呼,问他愿意走否,多少钱等等。他起来就说,一百元,少一分他都不走。我砍了半天价,他也不让,我实在是耗不起时间,就答应了他的价钱。坐着“崩崩”出租车出发,屁股可以感觉到硬朗的冲击,对我来说也是经过的事,尽管有点生疏了。

           在车上跟师傅聊起来,问他贵姓,他回答免贵姓陆,大陆的陆。老陆比我大几岁,还算是同时代的人,可以有得聊。他一路安慰我,说他这个价钱绝对值,他保证我想到哪儿去哪儿,让我玩个痛快。不过那时已经下午三点了,再怎么折腾,能跑的地方也有限。我就给老陆说,你就别带我去那些人多的景点了,你是当地人,你觉得什么地方好,就带我去转转吧。他说那好,把我表扬了一番,说你是真知道旅游的人。别的人来都要到缥缈什么的地方去,旅游车拉人去转,人挤人有什么意思,我带你去看地道的西山。我反正已经在老陆的崩崩车上,上了贼船,也只好由着他了,他说这是桃花源,我也只得信,怀里揣着天下还是好人多的念想,跟着老陆转西山。

           太湖西山,传说中有吴王夫差偕西施在此消夏,我也不知该信还是不该信。只能是走马观花,瞄一眼而已。老陆带我转了些地方,果林茶园,村庄里千年的樟树,他老家的房子和旁边的一个老店,据说好几部电影、电视都去拍过景色的一个破房子。老陆还跟我提起来历史,说这里本来有很多的文物,好些漂亮的庙宇祠堂什么的,但文革中都被捣毁了,很遗憾。并且指给我看,某些老建筑里被损坏的石刻、雕塑,说都是红卫兵的杰作。我开玩笑问他:你砸了多少东西?他哈哈大笑起来,说自己那时还小,轮不上去砸东西。我说砸了也没有关系啦,那个时候这是革命者的行为,不破不立,黄帝陵,孔子庙都被砸了,太湖西山能有什么不能砸的东西?他半天没有说话,好像在思考什么问题。西山的很多地方,仍然可以见到文革的痕迹,如今也是景中之景,人们当开心的事来看。当然,典型的苏州庭院、园林这里也是有的,而且相当的好。尤其那幢雕花楼,我去时人家都关门了,老陆觉得把我拉过来吃了闭门羹,很没面子,于是跑去给守院子的人说情,结果人家卖了票,撕了票,让我和老陆进去参观,也是一种缘分吧。没有别的游客,整个楼里很安静。八角的水井,讲究的雕花门窗,厨房里朱红的漆器,白墙围绕下,楼台清静,庭院深深,大户人家的日子,曾经有过多少故事,留在了这寂寞的空楼里。

           跟老陆转的一个好处,是我随时叫老陆停车,他就停,我可以到野地里去拍几张照片,有时候显得有点莫名其妙。他对我说,你要是春天来,这里就漂亮了,各种花都开了,真的很漂亮,很多摄影的人都来这里拍照片。我跟他说,我不是摄影的人,我就是来看看太湖而已。西山真是个好地方,舒缓的山坡土地上,灌木疏林和草各种瓜果都有,碧螺春茶园,更不要说柑橘,梅、枇杷、桃、李、杏、柿、石榴、葡萄、杏、板栗。真的是插支铅笔在地上都会发芽、开花结果的地方。西山可以说可以看的东西很多,就像所有的景点一样,人只能走马观花,很难真的了解,不是不为也,实是不能也,留待下次再去转吧。















































游记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684691.html

上一篇:蜥蜴的生与死
下一篇:又一年流浪的蒲公英

63 陈湘明 戎可 陈小润 苏德辰 钟炳 王桂颖 曹广福 罗帆 吴飞鹏 冷永刚 何雨笙 王芳 郭向云 翟自洋 李学宽 曹建军 武夷山 杨月琴 罗岚 刘艳红 汪育才 张玉秀 陈飞 余昕 赵美娣 冯大诚 何岸飞 金小伟 马磊 徐长庆 曹聪 吉宗祥 张海霞 鲍永利 李侠 鲍海飞 任胜利 徐大彬 张婷婷 庄世宇 陆俊茜 李天成 高建国 唐凌峰 吕乃基 雷栗 喻海良 余皓 刘玉仙 何士刚 王安邦 杨正瓴 陆泽橼 徐晓 王号 姜虹 李璐 biofans sandstorm xuyiganghz anran123 fumingxu tuner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5 01: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