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凝固无语的河 精选

已有 5172 次阅读 2013-4-13 03:32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与感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北极,航拍,西伯利亚| 航拍, 北极, 西伯利亚

           飞越北极区,一直都让我有一种很特别的心情。下面是白茫茫的一片,我常常想,要是我们的飞机这时掉了下去,会是个什么样子。我觉得我们不会马上死去,因为极区里多为平缓的冰雪之地,飞机很可能软着陆,不会摔得个乱七八糟。困难的是我们这些活着乘客,天寒地冻中怎么办。这可以参考《活着就是为了要活着》。

           我常坐的航线是大陆航空,到目前为止,都是夜晚飞越北极区,所以我只能看到天黑之前和天亮以后的景色,通常都在极区南部。从飞行图上看,进出亚洲是在极圈附近的Baffin bay水域,而进出北美,是经过Laptev Sea一带。因为这几年航线的飞行时间常有些变换,能看到的地面区域,就会随着昼夜线的移动变化而不同,这对我来说,是件好事。比如,在北美起飞的时间晚一个钟头,飞机就要早一个钟头进入黑夜区,在北美这边天黑前就少一个钟头能看到的地面景物。但在出极圈进入亚洲时,能早一个钟头看到更北边的地面景色。

           经过北极区的时候,飞机上的乘客几乎都在睡觉,我却端着相机,往后舱跑,希望能在机舱窗口上,见到点什么地面上的东西。大部分的时候,极区附近的地面多是云雾缭绕,什么也看不清,很扫兴,我只好回座位上迷糊睡觉。有的飞行中,天空本来是晴朗的,但我和别的旅客一样,困了就睡过去了,醒过来后遗好半天但毕竟来回飞了几十趟了,总还是有些收获。尽管因为时间和光线问题,隔了机窗玻璃,地面上的东西都有些模糊。好在大地足够的宽大,让我能见到些粗线条的景色,并能拍下照片。我也在若干次的拍摄中发现,尽管在如此广阔的天空下飞行,一条航线的轨迹还是很准确的。我在有限的航程拍摄中,常常重复拍到同一个“景点”。

           飞越北极附近,尤其在冬季,海面的情况都差不多,覆盖着冰,白茫茫的一片,偶尔会有些巨大的裂纹。但陆地上就会有不同。北美这边靠近极圈的地貌,起伏比较大,多见陡峻的山和山间的冰川。亚洲极圈南边,是广大的西伯利亚原野,一片神奇的土地。这里在到贝加尔湖之前,没有什么陡峻的山和山间的冰川,令人感叹的,是冻土中白色雪原上那些弯曲的河流,不可思议地蜿蜒曲折。那是大自然雕刻出来的曲线,如大地的缝合线,在那样冷酷严峻的天空下,一条本来该流动的河流,现在凝固着,默默无语。

           习惯了山间溪水的潺潺流淌,见多了江河的汹涌澎湃,那种动的水、响的声,已经是生活的常态。更不要说城里那些被污染了的水沟,流动着污染的水,不仅出动静,还渲染让人恶心的气味。看着那些凝固的河流,真的很难不为之动容,在这个红尘世界中,很难理解它们为什么要存在。它们让人知道,这个世界,还没有被人类的无聊而被毁灭。凝固无的河,来春或者来夏还会动起来。与其相比,人的生命去了就没了,不能再活过来,转世能成啥,得问阎王或菩萨。无论生前有多么的辉煌,去了的人,很快就会被笑容可掬、活蹦乱跳的朋友们忘记。这也难怪,活着的人总是惦记着能让自己活得更好的人。和那些凝固无的河相比,人的一生,实在是太渺小而不足道了。尽管能刻画这个世界的线条,不一定是那些沉默的河,但肯定不会是城里被污染的水沟。严寒的冬季,可以固定住那些流淌的河流,但那些河流的曲折说明,无论喜欢还是不喜欢,无论千曲百弯多么的艰辛,它们从来就没有放弃过流淌,直到太阳熄灭的那一天。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679687.html

上一篇:从SCI到NS文章的纠结
下一篇:一点泰国印象-小吃与美女

74 庄世宇 李伟钢 杨学祥 陈小润 吕喆 董全 吴飞鹏 武夷山 陈国文 翟自洋 雷栗 王芳 罗德海 陈楷翰 王安邦 徐迎晓 钟炳 李心诚 戎可 刘世民 徐耀 李学宽 张伟 王德华 郑小康 李玉梅 余昕 周明明 余世锋 段煦 廖晓琳 陆俊茜 袁海涛 郭向云 刘强 鲍得海 高清松 杨正瓴 李宇斌 王桂颖 徐长庆 强涛 刘艳红 梁进 寸玉鹏 李天成 陈湘明 王号 傅云义 王琛柱 吕乃基 吴怡 罗帆 刘苏峡 唐凌峰 李世春 杨德庭 马磊 乌志明 曹建军 史燕青 蒋敏强 徐萌萌 张海霞 徐大彬 徐晓 苏德辰 ddsers fumingxu bridgeneer qinzhaosu anran123 atlanticlg allegretto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23 06: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